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侯爺偏頭痛-第4部分

這是怎么回事?!”我揚了揚書,繼續道:“你這么厲害,為什么還肯來侯爺府做男妻?”
湯擒一笑:“你不是說我要來近距離看著我妹妹,好為她伸張正義不受欺凌么?”
我有點不高興:“你少放屁,根本就不是這個原因,我現在才發現你那么厲害,如果我今天欺負了你妹,你不管在天南海北都能趕過來宰了我,為何還要嫁到府里來!”
湯擒:“你猜啊?”
我:“你猜我猜不猜?”
湯擒:“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我一拍桌:“你是想跟我猜多久?今天不說明白你就別上床了!”
湯擒抽了抽眉毛,黑著臉拍了拍我的肩膀:“原因很重要嗎?”
“那是必然。”
“即使我們很恩愛了,你還是非得知道原因?”
我點頭:“必須知道。”
在這個關鍵時刻,皇帝宣召要我進宮,我催促湯擒快點講,他卻把臉一板,表示他的故事短不了,讓我聽完再走。可皇帝的圣旨不能耽擱分分鐘,超時就會被砍頭的啊!雖然知道傅起不會因為這個砍我,但恃寵而驕會壞事的啊!
“我先走,回來你跟我講!”我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
湯擒道:“我只講這一次,你走就一輩子別想聽。”
我抓頭:“你怎么這么任性啊!那你要講多長的故事?”
湯擒道:“搞不好就是三四個時辰吧。”
呵呵,三四個時辰?傅起那么喜怒無常,若他發怒真砍我,三四個時辰后我尸身都涼了吧……
門外的公公不停地催我,我恨恨的咬了牙就走,走到門口依舊沒有轉過身,但是我說了一句話:“知道嗎,湯擒,我要的答案其實不是什么冗長曲折的故事,你只需要說三個字,因為你愛我,我可能就傻乎乎地既往不咎……可是你沒有……”
嘆了口氣,我就開門坐上的進宮的轎子。
“你這輩子什么都行,就是看人的眼光不行。”傅起一見到我,就白了我一眼,慢悠悠地道。
我想的湯擒,心里又是一陣亂攪,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四肢都開始發起麻來,但我還掙扎著裝無所謂:“怎么不行了?”
傅起起身,走到我面前,然后用他那涼冰冰的手捏住我的下顎,把我的嘴打開,喂了幾片非常苦的東西進來,我正想吐,他就告訴我說:“含著,你盅毒犯了。”
怦……
怦怦……
怦怦怦……
伴隨著鼓噪的心跳,仿佛三伏天下起了大雪,又好似驕陽中升起了冷月。
他不安地抬起手,在我眼前揮了揮:“怎么了?”
我問傅起:“你都知道了,為什么不罵我?”
“他妹妹給你下盅,他又想要你性命,你都知道了可還拼死要往跟前湊,朕罵你有什么用?看你們這么恩愛,朕可不愿做那討人嫌的鴛鴦棒,待打散了你們這對假鴛鴦,你又怪罪到朕頭上,不如你讓你去碰壁。”
我淡淡回他:“我也覺得我并不缺愛也不缺追求,可單單對他執迷不悟,想必這盅,下了很久了吧……”
傅起隨意地哼了一聲,然后將我往龍床上拉,“每個月今日你都會鬧一次盅毒,一會兒忍著點,先躺一下,有朕在。”
我閉著眼睛,過一會又睜開,傅起就坐在床邊。
我開口問:“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
</div>
章節目錄 第026痛 虛晃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醉得最厲害的那一回,你記不記得?”他身上有一股藥草味,味道很淡,但是一直縈繞在我鼻尖,說這話的瞬間,我感覺到很奇怪。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如今我輕易不去想,就算要想也要剝開記憶的層層壁壘,才能在落著灰的角落里尋到這一天。他大婚前,群臣沒入酒肉池林,歡聲笑語不曾停歇。我到御花園看月,腳步虛浮,發箍正被樹枝一勾,瞬間披頭散發好不恐怖。
這時,卻見他穿著喜服從要洞房的殿里出來,走路一搖三晃,我喊他一聲,想嚇嚇他,他一愣,過來就將我拉進了假山里。
那個假山做得尤為好,中間空著正好能藏一個人,說了只能藏一個,所以他硬擠進來都快要把我壓死了,我齜牙咧嘴:“皇上這是耍什么酒瘋?”
你猜他說什么?
他什么都沒說,直接低頭就吻住了我,閉塞的空間,身后已經傳來宮女和太監們的尋找聲,我嚇得脊背都繃直了,卻見他仍吻得專注。
那夜我喝了不少,所以辨不清酒味更重的是他還是我,我推開他,他的后腦磕在假山一覺,血流如注。我嚇得大喊來人,最后像是兵荒馬亂,也不知我到底是暈血,還是恰如其分地醉了過去,這是千古謎題。
我再醒來時,御醫已經給他包扎好,人都說,皇上喝大了撞到了假山,被尋花侯所救,若不是尋花侯,大家都玩得瘋,哪里會知道皇上會躺在假山后,也許真就血流成河難以回天了吧。
我也堅信是傅起喝飄了,因為不止我,群臣一直都跟他敬酒,他端起自己面前的金樽,太監四席為他一杯一杯地倒,不是喝多了鬧事又是什么?
所以我便忘了那個吻,他也許把散發的我當成了皇后娘娘。
傅起接著道:“那一回我沒喝酒。”
我:“…………”
傅起身體不好,早就應該料到西席那個死太監不會放任傅起一杯一杯的喝酒,原來杯里從來都不是酒,那么……
不,不可以的,這樣是不行的。我真不該問出那樣的問題。這個問題帶來了越來越多的小問題,旁枝繁雜,每一個都會要人的命,比如“你把我當誰?”“你喜歡男人還是喜歡我?”“你是否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你知道總有一天我會聽從我爹的吩咐完完全全得取代你坐上皇位嗎?”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最好。我問了個傻問題,還好有救。
四肢百骸猶如蟲蟻啃食,我突然覺得這盅毒來犯的時間剛剛好,我不用再回答任何話,因為我已經痛得張不開嘴。
我不是一個愛流汗的人,因為我最怕運動也最怕曬,每夜都被伺候的好好的,連虛汗都不曾流。這會兒,才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我就流濕了整整一床被。
宮女們要來給我換衣服,但我已神智錯亂見人就抓,后來隱約聽見是傅起屏退了眾人,拿起御醫熬好的湯藥,一勺一勺喂我,我打散一勺,他就再舀一勺,我掀翻一碗,他就命人將再熬好的端進來,我將龍床弄得濕盡,我像個瘋子一樣承受莫大的痛苦,我抓狂。
我感覺到他脫我的衣裳,看見我的饞胸布也沒有半分遲疑,幫我擦了身體,再幫我穿上干凈的衣裳,我記不了那么多,我的腦子被蛇蟲鼠蟻鉆來鉆去一樣根本不能思考。
等天光大亮的時候,我知道這一遭我渡過了。關苗來報,說湯擒跑了,湯嫩也跑了。傅起在旁靜靜的喝茶,用茶杯蓋慢慢地撥拉茶葉,他的眉眼細長,看著就覺得感情涼薄,經此一夜,我的秘密曝光于他眼前。
春宵,盛世,一眨眼,都是虛晃。
以后誰還能和我把酒言歡,促膝長談。
</div>
章節目錄 第027痛 人渣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么這么對我,但我隱約又好像知道,也許因為我是個人渣吧。
傅起聽了我的自我懷疑,陰笑了一下:“還是混賬。”
我點點頭,嗯,對,我還是混賬。我自五歲起就四處稱霸恃強凌弱搶零食又搶玩具,家里有再多金山銀山我都不稀罕,就愛搶著來;十歲就因為調戲國子監的同學結果把那同學嚇哭了回家找他爹告狀;十五歲我就開始在胡同口攔截根正苗紅的禮部侍郎家的二公子,他不親我我就不讓他回家;二十歲就開始收獲無數少女少婦以及寡婦的芳心一眼沒看都放在腳底踐踏。我常年作惡多端,風評黑差,如果我死了,一定沒有人給我哭墳。
噢,也許還有關苗會,他是個忠仆,可是我還記得爹救他回來讓他做我保鏢之后,我垂涎他不茍言笑的忠犬脾性,硬是要拉他親親又抱抱,關苗當場下跪,嚇得就如篩糠,我嫌他不從,硬是挑他毛病,罰他在冰天雪地的時候跪在院子當中,我還和府里的丫鬟一起笑話他眉毛落雪好像老翁,這樣想來,也許我死了他根本就不會掉一滴淚。
看,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渣,作者書寫著我這人渣的一生,就沒打算為我翻盤。
所以我中了不知名的盅,每月都要被折磨到臨死邊緣,還不曉得有沒有其他副作用;所以我愛上了一個知名的少俠,他與我共枕眠,卻時刻想讓我喪黃泉;所以我這個看似是寵臣的J臣,也被皇上笑話著,這都是我應得的。
報應。
我起身要走,傅起悠悠一句:“反正你都追不上了,不如泡完腳再走。”
御醫煉制了多種密料,窮苦人家的孩子拿來喝都會感謝老天賜給自己這個養生的機會,可是皇帝嘛,只不過拿來泡腳。以前傅起時常邀請我泡腳,也邀請我共浴,我怕被識破都沒同意,即使那些泡一泡多活三年的噱頭在耳旁一直勾引我,我都忍住了。
這回聽他一說,我就直接泡了。
他嗤笑一聲,道:“人都說你是多么惡劣,多么陰險狡詐卑鄙下流,可是朕覺著,你也不過是仗勢欺人,耍耍小性子罷了,那些評價別太往心里去。”
我道:“我本來就沒太往心里去。”
傅起又哼了一聲:“那你家里跑了的兩個,你就更不會往心里去了對吧。”
我嘴上說對,可是心里知道不對,我在意,我很在意,如果今后再看見會接骨續筋,治傷風推拿、內傷不愈、痢疾拉肚、房事不當、不孕不育、痔瘡出血,會解毒投毒、驅蠱下蠱的人,我一定會想起湯嫩。
如果今后再看見穿著偏偏白衣,不論天熱與不熱都要拿著一把上書名家筆記的折扇扇啊扇,和你說話都用眼睛勾著你的人,我一定會想起湯擒。
而且我的床,以后要怎么繼續睡?
傅起又對我說:“今晚留下吧。”
我一驚:“留下做什么?”
他的聲音不疾不徐:“你想做什么?”
</div>
章節目錄 第028痛 公子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沒等我們繼續闡述做什么與不做什么時,我已經落荒而逃,傅起沒再叫我,也沒指示別人攔我,我拉著關苗一路跑出宮門,又一路跑回了家,腿差點沒跑折。
姨娘們依舊在打麻將,我爹不在府里,湯擒兄妹倆不知所蹤,連封書信都沒留下。我想起湯擒身上穿著一件白色袍子,低著頭拿他那雙含笑的眸子睨著我,對我道“我就是你的萬千世界,我就是你的萬丈紅塵”那時,我的心就亂跳的一塌糊涂。
還是難以放下啊,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我媳婦跑了,還一連跑了兩個的這事兒,在城里掀起了軒然大波,我才在家呆了三天,慰問團就換了不下三十撥,我被輪的眼皮差點沒翻過去。
而傅起,也真不辜負我倆這么多年的情誼,是日日喊我進宮,我第一天沒去的借口是我偏頭痛,第二天沒去的借口是我痛風,第三天沒去的借口是我偏癱,當然,還沒說癱呢,傅起就微服私訪來了侯爺府,那時我正被前廳的慰問團損得挖心撓肝,只恨不能找個地洞鉆進去。
然后關苗附在我耳邊小聲說:“皇上來了。”
“啥??”我猛地站起來,不行,不能再坐以待斃了,我進屋抓起包袱就從后門溜走,關苗跟在我身后小跑,也不多問。
我要走,我必須逃離這是非之地,傅起想干什么我真是太清楚了,他簡直……他簡直是胡來!與其說我落跑,倒不如說是正好給了我一個尋找湯擒的借口,我還想見到他,想親口聽他解釋。
抱著包袱正趕路,前方不急不緩地走過來一位身著紫色衣袍的小哥,因隔得有些遠看不清面皮,但他如墨一般的長發用了一只白玉發冠給高高束了起來,很有模有樣有姿有態。但今天情況緊急,看帥哥就免了吧……
正與那人擦肩而過,就聽一聲:“小侯爺。”
誰叫我?!我嚇得差點下跪,皇上的人馬這么快就追來了?
回歸理智才發現,叫我的人正是眼前這位帥哥,我皺起眉頭:“你誰?”
那人咬了咬唇,“我是禮部尚書家的二公子,暮齊,小侯爺真是貴人多忘事。”
啊……回憶起來,記憶里好像真的曾經存在過這么一個人,但是具體在哪里又搞不清楚,跑路逃命要緊,他就算帥出一朵花來我也沒工夫跟他廢話了,“哦~這位仁兄,你叫小爺我有何貴干?”
暮齊的臉色有點尷尬:“我聽說了你的事,怕你太過傷心難過,所以……”
原來還是慰問團的一員,這就是現實,若我不是尋花侯,我失個戀肯定沒人鳥我,正因為我的身份在這擺著,我被人甩被人大臉大家都樂意看……哦不,是大家都需要過來安慰安慰我走個過場。
你以為來家里的那些人我都很熟嗎?真正熟的沒幾個,剛才竟然還有人跟我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我,實在不行說嫁兒子也行……你說說這世道亂的,他們到底咋想的啊?
當我是葷素不忌的滛棍嗎?我也是有自己的感情的好嗎?
“爺沒事,勞你費心,拜拜。”我夾著包袱轉頭就走,想了想又多跟他說了一句,“別告訴別人我走這條路啊!”
“你要去找他?”暮齊的聲音聽上去有點不是滋味,但我沒空跟他解釋。
就像我沒空跟所有人解釋一樣。是的我是要去找湯擒,即使他傷害了我。
對不起,可是我愛那個賤人。
</div>
章節目錄 第029痛 顏控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關苗列了好幾條路線讓我選,我研究了半天,不由得還是敗給了自己的愛玩本質,我選了水路。( 平南文學網)關苗付好錢,我與他便登上了那條大運船,船航行數月之久還會回到這個地點,我想,如果在這段期間內我沒找到湯擒,或者是我已經找得厭倦了,不想再繼續了,那就隨船回來就好。
當做黃粱一夢,當做什么都不曾發生。
我料到了千千萬萬種開始,比如船上有舞樂隊,有好酒好菜,有夜夜笙歌,有推杯換盞,卻沒想到,一切有倒是有,只是我無福消受,船一開動我就吐了。
我……竟……然……暈……船……
這真是一個不好言說地開頭,我浪跡天涯尋人的道路在第一步就差點沒把我搞死,我白天吐,晚上吐,吐了吃,吃了吐,我吐吐吐直到吐的酸水都沒了,可還是想吐。
船上的人還議論我是不是女扮男裝,吐是因為懷了。然后還有人,說我不可能是女扮男裝,絕逼應該是離家出走受不了苦的娘炮一枚。
我:“……”
沒人認得我,我本應該高興的,可又有點不知名的心酸,難不成我原來有名氣是因為我是尋花侯,而不是因為我是閔在?
“主子,來喝點粥。”關苗把我從床上扶起來,一勺一勺喂我。
船上客房很多,本來想要兩間的,可關苗說他要保護我,他可以不睡,站在我房里就好……他當我保鏢當了這么多年,從來都是這么倔強,怎么說都說不通,我把嘴皮都快磨破了,告訴他現在我們兩個連狗屁都不是,我在別人眼里是個娘炮,你也不過是個馬仔,別那么敏感。可他依舊不聽。
我喝完粥,又吐了一桶,這才躺下。
而關苗,倒真像個木樁一樣背著身子站在我窗前,我閉眼了一會兒又不由得睜開:“我說苗啊,你這樣子也不是個事,我半夜一睜眼就看見你杵在這,會嚇出神經病的好嗎?”
關苗連猶豫都沒猶豫,就往外走:“那我守在門口。”
我忙拉住他:“你就不能好好睡覺嗎?這床這么大,再不濟你也可以打地鋪,你非得保持清醒干嘛?怕人暗殺我不成?我這條半殘的命早就沒什么可貴的了,誰要拿就拿去吧。”
“不要這樣說!”關苗急了,小眉頭皺得死緊。
我毫不懷疑我要是再胡說他就會給我跪下讓我慎言了。
關苗長得很普通,沒什么過人之處,淹沒在人群當中你絕對不可能第一時間看到他。不過他長著一對酒窩,非常非常可愛,可他平時不茍言笑,所以這酒窩我沒看到過幾次,當年我那樣對他,也只是因為他傷好后對我笑了一笑,我一下子就精神了,直接開始打他的主意,后來……
唉,總之,我真是一個該死的顏控。
“苗啊,我從來沒有這樣喜歡一個人,莫名的喜歡,看到第一眼就喜歡得不得了,這種感覺你懂么?”
關苗道:“懂。”
我笑:“你懂什么懂?如果沒有他,我肯定會死。”
關苗說:“主子,其實你那感覺不是喜歡,是中了盅。”
我說:“不,你不懂。”
</div>
章節目錄 第030痛 忠心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換來的結果也許是荒山孤墳,更有可能是尸骨無存,幸福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很小,可我仍是無法按捺住內心的悸動。
關苗咬牙握拳,那副樣子就好像背負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我懂的,等見了面我就殺死他,等他體內的盅死了,你的盅肯定也就解了。”
我問:“你確定?”
關苗道:“……不太確定,但是我不想讓他再接近你了,他不是好人。”
這些年我要山得山要水得水,風里來雨里去養得一手好節操,一見帥哥就掉得丁點不剩,智商直線下降。我覺著,一個男人,他吸引人的地方可以是金錢、權利,這些都是最直接的催Q劑,可是我有,我不需要這個,我要的就是那種看上去清閑得很,閑得放浪形骸,閑得只能招貓逗狗搖扇子的小白臉。
獵艷不是一回兩回了,可關苗從沒像這回一樣這么主動插手我的事情,畢竟主仆有別,我說一他不能說二,現在他卻一點都不在乎這個,學會很直觀的表達情緒,倒也是進步,“你不喜歡他,為什么還要跟著我出來找他?”
關苗咬了咬唇,整個臉色在燭光的映照下晦澀不明:“因為我不想看你在家里成天嘆氣,你一傷心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這保鏢,如今保天保地都嫌不夠,還兼帶保心,真是難得啊難得。我這人雖然荒唐,但誰是為我好我還是能看出來的,關苗的忠心,讓我在這搖搖晃晃的船中感到很溫暖,就好像世界并沒有丟下我一個人,起碼我還有關苗可以使喚,我們可以頭甘共苦,一起去找人。
我沒讓他走,他就在床下打了地鋪,一身黑衣就像一個利索的夜行者,他將手臂放在腦后,仰面躺在地下,半晌都沒有傳來半點鼾聲。
“苗?”
“嗯。”他馬上就回答,看來根本就沒有睡。
我陷入了自己的情緒里:“萬一找到湯擒,他不認我,也不給我解釋,而我也不想你動他一根汗毛,到那時候,處于那種境地的我該怎么辦?”
我不是不心慌的,我仰仗著湯擒和我有過夫妻之實,就覺得他應該屬于我,可萬一真碰見了,他并不將這當回事呢?我沒有束縛他的身份,該怎樣將他帶回家來?
夜色寂寂,傳來關苗不冷不暖的聲音:“他要是惜福,肯定知道該怎么做的,主子暫且放心吧。”
暫且?這兩個字更讓我不放心了。
關苗又說:“假如他真的不知好歹,那主子就忘了他吧,行嗎?”
這是這一夜我與關苗的最后一句交談,我沒回話,可能是睡過去了,也可能是故意回避,我不愿再想。忘記這個詞說來簡單,但著實不易,我若真能忘,就不會在暈船到快要死的時候也沒有產生過一次打道回府的念頭,要是真能忘了就好了。
我成親了,但是幸福卻保持得如此短暫,這幾天我一直在想,若那天,我抗旨不去在家聽湯擒把故事講完,結局會不會變得不一樣?
</div>
章節目錄 第031痛 海盜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有目的地的趕路有風險,而我們這種漫無目的的尋人想不到也有風險。( 平南文學網)這條運船我以為是全程走河路,卻腦子一抽沒去想大河總會入海,也更不會想到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我們會遇上海盜……
說是海盜還不準確,因為這群人是山賊出海滋事,這樣謎一般的雙重身份,直接就讓我呆傻了。
那時我正在船艙里吐,其他人都在甲板上曬太陽,突然一聲撞擊聲,我直接就栽倒在自己的嘔吐物里,惡心的我差點沒又吐出一盆去。甲板上有了馬蚤亂,我心想,這船長這么寬的水路都能把船開撞了,那本事可不是一般的大。
然后我聽見有人烏拉拉的喊人我就覺得不太對勁了,接著關苗把我塞進被窩里,自己上了甲板,一去不回。
我躺在床上,自己把自己熏得不行,也因為著實暈船,不太有力氣,只能干躺著,等關苗回來伺候我。等啊等啊等啊等,感覺耳邊傳來很明顯的水聲,仔細一看,船艙漏水,水已經及膝了!
我勒個擦,老天爺給我的驚喜真是一重又一重!
我趕緊淌水往上跑,不管上面是人是鬼我都得上去,因為我不會游泳,并不想這么戲劇性的去見閻王。誰知道一露頭就看見幾個光著膀子的大漢拿著大刀,從另一艘船上越過來,我嚇得想縮頭,卻被人直接抓住領子扔到了蹲地的人群當中。
我像一塊柿餅一樣扒在地上,只覺自己算是狼狽到頭了。
一個很猥瑣的男人開始發言,他的門牙斷了一半,說起話來都漏風:“都別擔心,我們飛云幫只打家劫舍,不害人性命,只要你們乖乖的,我們搬完東西就走。”
“你放屁,你們這哪算打家劫舍,這是劫船,還草菅人命!”有群眾反對道。
那個斷牙猥瑣男過來就是幾巴掌,抽得人家鼻血直冒,然后他還說:“不用你多嘴提醒,現在官府管的嚴,我們飛云幫只好轉戰海路了,我們也很委屈的好嗎?我們是山賊,山賊被迫變成這樣,我們也很辛苦的好嗎?”
“二當家,不要跟他啰嗦,我們都搬得差不多了,撤吧。”
我湊到那位被打得飄飄忽忽的男人問道:“大哥,你剛才說的草菅人命是什么意思啊?”
大哥吸了吸鼻血,又用袖子蹭了蹭,“就字面的意思啊,這群王八蛋剛殺人了,他們把一個人扔到海里了。”
我立馬就站了起來,是頭也不暈了,腿也不軟了,“被扔進海里的人穿什么顏色的衣服?”
“黑色……”
完了完了,我的關苗!!
我急忙跑到船邊,伸著脖子往下看,卻連一個水花都看不著,眼淚不知不覺地往下掉,我大喊:“苗啊,苗,你在哪,不要嚇我啊!”
那個飛云幫的二當家直接就轉身回來了,他抓住我的領子,把我像雞仔一樣提起來,“兄弟們看,他像誰?”
“感覺像個女的。”
“是了!大當家這么多年不碰女人,我怎么就沒想到呢?!也許他會喜歡這種鼻涕眼淚一把一把的娘炮呢!把他帶回去吧!”
我急著也想跳船,卻根本逃脫不出魔爪,簡直要死…………
</div>
章節目錄 第032痛 冷淡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人的一生總會遇上這樣或那樣的烏龍事件,我被刺殺過,被下過盅,被皇帝覬覦命懸一線,但我就算再聰明,也不會想到我逃跑之后闖蕩江湖外加尋人的第一步就踩空了,我直接被下海做海盜的山賊擄上了賊船,他們要將我祭獻給那位據傳患了性冷淡的大當家。
我勒個擦,我悔啊!我悔得腸子都青了!
關苗是死是活無法預料,我現在沒有半點辦法,除了被宰割根本沒有路可走。
“他好惡心啊,怎么一直在吐!”
“吐干凈了也好,比較方便。”
“要不要把他扒光了給洗個澡,然后像宮里那樣卷成春卷那樣抬進大當家的屋里?”
“你他媽的有病嗎?你渾身軟得就像鼻涕蟲一樣,你讓誰給他洗?大當家的東西你們誰敢先驗貨還是怎么著?都不想活了?”
“也是,這是貢品,這次收成比較好,說不定大當家解決了這方面的問題,我們的日子也就都好過一點!”
這些山賊的議論一點都不避人,全傳到我的耳朵里,于是我就更暈了,從來都是我強占他人便宜,所以現世報來了嗎?
船還在開著,駛向一個仿佛可以預見未來的領域,不知道我現在尋死還來不來得及?
死前我想掙扎著再問一下:“這位大哥,實不相瞞我已成親,我娶了十三房姨太,夜夜笙歌,身子早就不潔了,不能伺候你們大當家啊……”
“前面不潔沒關系,你懂得。”
我繼續哭喪著臉:“我不太想懂……我只知道被別人強迫我寧愿魚死網破啊大哥,放了我吧……”
“別磨嘰了,貞操值幾錢,告訴你,跟了我們大當家,有你吃香的喝辣的時候,到時候不要太幸福哦我告訴你!要不是我們大當家對女人連正眼都不看一眼,怎么會輪到你去占那個便宜!”
貞操確實不值錢,但是命值錢啊!“等等……你們的大當家萬一一看見我不滿意,拿刀捅我怎么辦?”
“捅你你就受著。”
“……”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來一次,我一定不上這艘船,不,如果能夠重來,我一定不會在陽春三月出門去看花魁小綾兒的熱鬧。
船航行了大約七八天,我像一條爛魚躺在甲板自暴自棄,我知道我臭死了,但是鑒于我已經蓋上了飛云幫大當家的章子,沒人敢拉我洗澡,可能是因為他們都血氣方剛,也瞧不起我這樣的娘炮,都不想搭理我。
終于上岸的那天,我仿佛看到了黑白無常在對我招手,該怎樣逃過一劫,又該如何絕處逢生呢?告訴他們我是尋花侯?不,我的名聲向來不好,說了的話難免被打擊報復外加折磨。那告訴大當家我是女人?也不行,萬一他將我扔出去,豈不是便宜了這幫山匪。
我擰巴欲絕。
結果大當家并不在山寨,他外出好幾天了。
斷牙說道:“不知道大當家什么時候回來,你先睡他房里,把自己弄干凈點聽見沒?”
不在?不在!呵呵呵呵呵呵天啊活得這么糟糕還能在此時體會到幸運的樂趣也挺不容易的呢……
</div>
章節目錄 第033痛 沖突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愜意了十幾天,翹著二郎腿呆在這個小小的屋子里,四處亂看。寨子里沒有女人,據說是大當家下了死令,有女人可以養在外面,但絕不能帶進寨子,刀口舔血的人生,萬一被官府圍剿了,也不想女人和孩子活不了。
再者,寨子里的這幫山匪也找不到什么愿意死心塌地跟他們過的女人,基本上都是玩玩罷了,他們基本都玩過,可大當家卻嚴以律己,好像個神仙,根本沒有那方面的需求一樣。
所以斷牙他們才覺得大當家可能是性向有問題。
但是我覺得他們的腦子才有問題,一個人不近女色不代表他就是斷袖啊,這些人思想也真是有夠單純的!
最大的可能,應該是,這位大當家,心里早就有了人。
這夜傍晚我睡得迷糊,突然有人掌著燈掀了我的被,狹小的單人床我本來就睡得很勉強,好不容易進入夢鄉又被弄醒,起床氣那叫一個大,“誰啊,你干嘛啊?打擾老子睡覺不想活了,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罵完了這時才一個激靈,媽的,還好沒脫口而出我是誰!
油燈的亮光微弱,我看到那個男人的臉,陰狠硬氣,就像被官府通契的殺人犯一樣,直接就把我嚇著了,他的袖子挽了起來,露出了結實的小臂,整個人都散發著不好惹的氣息。
我想我知道這是誰了,我急忙從床上滾下來,“大當家的,我是被人綁來的,我什么都不會說出去,您好心放了我吧!”
那男人又細細看了我一眼,坐在床邊,脫了鞋,吹了燈,就睡去了。
我愣在原地,不知道這算是哪一出,放還是不放?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我估計我的黑眼圈都能扮演熊貓了,大當家穿整好,就越過我出了房,我緊緊跟在他身后,還在糾結那個問題,“大當家,您就下個命令,讓他們把我放了吧。”
那些人一看到大當家出來,都迎了過來,還笑咪嘻嘻地說道:“大當家,這小子不能放,你看他細皮嫩肉的,一定很好玩,兄弟幾個好不容易遇上這樣的尤物,立馬就請回來孝敬你了。”
我大吼:“是‘請’嗎?你們搞沒搞清楚!”
大當家扭過頭來,我這才清清楚楚地和他對上眼,不得不說,晚上的那一眼,看得不夠清楚明白,只覺得他樣貌很兇,現在看上去,還倒有幾分硬朗的帥氣,屬于老帥老帥的,帥得有點滋味,很有內容。
但是這個時候,我肯定不會犯花癡,
第二書包網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