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侯爺偏頭痛-第14部分

疾首,這個世界對道門的誤解太深了!我們看著像貪財的窮人嗎?”
暮齊:“像。”
羞憐姍說:“你感覺錯了,我是精神富足的窮神,不是人。”
眾人:“……”
薛大哥掏出幾張銀票遞過去,半句廢話都沒說,深藏功與名。
羞憐姍把錢接過來遞給杳渺,然后道:“這位公子,你有這般高尚的情操,還不飛升不知在等什么?”
閔在:“哎哎哎,大仙,錢已經給你了,現在該說我的事兒了吧,我該怎么做才能晚上不見鬼?”
羞憐姍:“很簡單,只要早點睡。”
閔在:“……”
杳渺:“她開玩笑的,善人你只要在院中種下一棵桃樹,再食素數日,便不會有鬼怪侵襲。”
羞憐姍很想罵杳渺,我靠還種桃樹,你是嫌她桃花還不夠多嗎?不過話已出口,沒辦法。
杳渺繼續說:“至于前龍王的墳,我們會聽取他的本意,將其西遷至風水寶地,動墳的錢,得你出。”
閔在:“好的,好的,這就算沒事了吧?”
“沒事了,”羞憐姍想了想,又道:“對了,各位善人,你們認識好一點的木工嗎?我們靈虛派需要做幾個新門,最好還能附贈粉刷墻壁的,我們入世不久,不了解行情,怕被人誑,還望各位引薦一下。”
杳渺心想:你還入世不久?你還怕被人誑?
大家齊齊看向閔在。
閔在的臉立刻黑了半邊。
最后羞憐姍和杳渺滿載而歸,還多拿了足以翻新門派的香火錢。
杳渺:“前輩,你怎么知道這家人比較大方啊?”
羞憐姍竟然跺了一下腳:“媽的,應該說動她遣散桃花的,她一個人綁定那么多男神,真是不讓別人活了,我怎么就那么看她不順眼呢?唉,你說我們現在再回去游說還來得及嗎?”
杳渺:“前輩,你要臉嗎?”
羞憐姍:“………………”
(完)
</div>
章節目錄 小劇場9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傅家的爺們格外多,大岐王朝又百年不倒,世世代代迷了多少女兒心。這日坊間的禁書領域新起了一股盤點熱潮,都在算哪個傅家人更有魅力更牛逼ooxx更有力。
出自《侯爺偏頭痛》:
小侯爺哇哇大叫:“我勒個去,還能不能行了,老子才是主角好嗎?這大岐誰說就是傅家的了,眼下的事哪兒能說得準,簡直是眼界短淺!!我恨啊!傅家男人王八蛋啊!!!”
傅起端起了一杯藥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意思是你要造反?”
小侯爺頓時悶得連屁都不敢放:“哪里哪里,嘿嘿嘿,小祖宗咱們去聽戲吧,你最好了。”
作者:“是啊,坐收一堆人心,還占了大岐皇帝的床枕,他這都能忍,豈不是最好的人。他倆已經完全忽略了ooxx什么最有力的事了,畢竟傅起這虛弱的身子……哎呀誰打我!”
小侯爺:“呸!”
出自《皇帝是我叔》:
傅心肝:“哎呀,好久都不出場,興許大家都把我忘了,現在得知坊間有了這么荒謬的se情指數飆高、無下限、無節操的盤點,我真想把我叔拉出來遛遛啊!”
作者:“可是你叔年紀大了,上一個傅起年紀小,唉……”
傅心肝:“你懂個屁,你不知道老男人的味道有多——”
傅東樓:“你在說什么?”
傅心肝:“……沒事,說你棒來著。”
傅東樓:“哪里棒?”
傅心肝流出兩束鼻血:“……哪里都棒,我叔身強力壯。”
出自《恕臣有二心》:
傅荊懷:“聽說有比賽啊,比胸肌比腹肌還是比嘰嘰,老子肯定是最有魅力最牛逼的啊,老子一天吊兒郎當,不是遛鳥就是釣魚,要么就是上朝看大臣們吃癟,每天閑的都有一腔邪火沒處發,所以ooxx的能力什么的不在話下,我穩拿第一!”
祺繆:“樓上自薦的請要點臉。”
出自《團購駙馬》:
傅嚶嚶:“哦,比賽啊,我也很厲害啊,我倒追我男人,你們以為都是因為什么得逞的?呵呵。”
作者:“請告訴我不是我想的那樣,你笑得這么放蕩真的合適嗎公主殿下!”
謝殊:“夫人,他們說的是傅家【男·人】盤點。”
傅嚶嚶:“……哎呀,今天風沙好大啊,我要去補妝了。”
謝殊:“為夫陪你。”
</div>
章節目錄 小劇場10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傅起很煩惱。
本以為是帝王之身,帝王應該有特權,可以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想上誰上誰。
但是這真的是彌天大霧= =!
他沒有實現任何一項,吃東西得精挑細選,又要太醫過目,好玩的都在宮外,他又不能時常出宮,喜歡的人更是一個怪咖,難以入懷。
他覺得自己好慘,作者對他好不公,同樣是牛逼的傅家男人,卻連別的靠臉吃飯的小白臉都不如。
首先他常年是以一副病弱姿態入鏡,讀者跑掉三分之一,然后他還比心上人小三歲,讀者又跑三分之一。剩下一丁點騎墻觀望派猶豫不決,不知如何站隊,他簡直把心都要氣碎了。
就更別提以為會一輩子陪著自己的怪姑娘背包逃跑浪跡天涯去了,不要侯位,不要富貴,不要他……再心塞一次!
他發誓,如果再找到她,他一定要殺光她周圍的所有男人,摒除世界上對她的所有誘惑。
直到她能繼續和他徹夜飲酒,促膝長談,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閔在在遙遠的天邊突然打了個噴嚏:“我屮艸芔茻,誰在背后罵我?”
</div>
章節目錄 連翹的雜志采訪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應編輯要求,將雜志上的采訪內容放上來,作為上市新書的宣傳~捂臉~~
--------
請輕輕松松、快快樂樂、萌賤萌賤、回答下列問題,每個問題都可以有白璧微出現。因為這就是白璧微的專場,辛苦你了!
q:除了寫寫小說,你還會啥?
a:我還會畫畫啊,親們不是已經知道了我天賦異稟的畫功嗎?總有一天我會端著我的畫作,成為白富美,升任ceo,迎娶吳彥祖,站到人生巔峰!
q:近期最想做而又沒有做的一件事是?
a:想下海寫耽美,但怕被親爹看見,所以計劃擱淺了。
q:聽說下一部作品是科幻言情,自己被萌得一臉血,能透露一下精彩情節嗎?
a:男主是聯盟星河戰隊的大指揮官,他高冷禁欲有節操,然后被一個沒有節操的蠢白女中將看上了,她想要跟他搞對象,結果一搞就搞了二十萬字= =……
q:被編輯退稿,最想做的一件事是啥?
a:吊死在主編辦公室門口,讓風吹亂我的發,讓后人將我載入魅麗史冊。
q:如果網絡警察把你帶到警局,說你寫黃銫小說,被逮捕了,你會和白璧微(女主)一樣逆襲嗎?怎么應對?
a:別說逆襲了,像我這種慫包一定會當場嚇尿,哭叫媽媽!人家真的好怕怕啊,所以裝裝大大才是真大大!
q:你是真的要給《白璧微瑕》畫個同名漫畫集嗎?聽說你的畫已經驚動了世人……
a:何止是驚動世人,我都快驚動聯合國了好嗎?同名漫畫的封面我都畫好了,可是主編大大看了一眼就噴了飯,還說要跟我解約,要把帶我的編輯打入冷宮,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q:你寫的小說人物中,最喜歡哪個形象?是你心中的男神嗎?
a:喜歡蘇淳意,我是男二黨,小蘇子在校園里演舞臺劇《羅密歐與陳阿嬌》的時候簡直迷煞我!白嫩嫩的陽光少年是我的菜,蘇淳意是我的小男神!
q:你跟你們家那位做過最浪漫的事情是啥?坦白從寬。
a:那時還在戀愛中,在趕稿子的深夜十一點,我隨口說我餓,然后他立刻給我買了八串烤雞翅送過來!八串啊!我當場就感動地靈魂酥麻了!后來差點把網名改成“八翅撐居士”。
q:如果突然成了白富美,你第一件事是想做啥?
a:咦,難道我現在不是白富美嗎?編編你又在不知不覺地時候打擊了我!上次你說我胖的時候我三周寫稿都找不到狀態!你這樣做合適嗎編編?最想做的事是用我的大臉做書封!(根本賣不出去的好嗎?……
q:給自己的書拉票吧!
a:親愛的寶貝兒們!請大力的愛《白璧微瑕》好嗎?在嚴苛嚴打出版行情如此嚴峻的時候,我能送給大家這樣一本小“黃”書解饞,我簡直都快要被我渾身散發出的三俗氣質和分享情懷感動了!
不用謝,請叫我紅領巾。
------
唔唔唔,天終于涼爽了一些,最近寫稿終于開始順利,寫什么過什么,比如寫了一篇網游叫《鬼服的奶媽漲奶啦》,換做平時寫這種冷題材編輯早就將我拍扁了,沒想到這次二話沒說,放到了新雜志《萌系二班》上。
希望喜歡我的朋友也多多支持《萌系二班》哦~
聽說現在17k的上架不需要收藏和連更了,只要字數夠10萬就可以申請是不是?我申請了,現在還不知道會不會過,如果通過了,我就要9月開始上架了哦~希望大家能支持我,我會寫很多萌萌的小劇場免費奉獻給大家~
</div>
章節目錄 番外:帶著家屬來穿越(上)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這一天與每個一天都很類似,起碼閔在是這樣以為的,她起床的時候環顧了一下自己的房間,沒來由的心情舒暢,而這個早晨,蟲鳴鳥啼,花香撲鼻,更是愜意。
關苗在門口守著,輕聲喊她:“主人,要用早膳嗎?”
“好的,這就來。”
關苗這家伙,無論多親近了,都時刻不忘自己的身份,也扭轉不過來自己的身份,索性就隨他這樣去吧。
閔在正要邁步,結果不慎踩到裙擺,一頭就栽了下去———
完蛋了完蛋了!最近她骨骼驚奇,脆的一逼,這樣一頭攮下去,和西瓜摔在地上有什么區別,她的腦仁別想要了……
可是很奇怪,沒有感受到疼痛,她還想,自己是不是一下子摔厥過去了,不然怎么一點都不疼?沒道理呀!
結果她睜眼一看,發現身子下是一張床,她用盡自己所學的一切知識來判定出這是一張床,因為它長得和平時的床很不一樣,它又軟又彈,還沒有床柱和床幔,簡直詭異。
更詭異的是,突然有一個頭頂雞窩的男人驚嚇的叫了起來:“你誰?你誰啊?”
閔在很想喊一聲:“大膽!來人啊!”
但最后還是選擇不吭聲,因為……周圍的環境很不平常,和自己的房間不一樣,這里很雜亂,有很多擺設都叫不上名字,特別是有張桌子上放著一個東西,它會發光,上面還有好多看不懂的字。
“你是何人?”閔在還是決定問問,不能不明不白的,也太憂心了。
“你不要告訴我你是古人,是了,你穿成這樣閃現在我的床上,不是穿越還能是什么?!我了個大擦!老子再努力一下就要走上丁丁文學網頂端了,讀者這個給力天天給我砸票,說不定馬上就要月入幾萬,當上大作家,找到女朋友,走向人生巔峰。”那個男人一邊說話就一直在撓頭,感覺他內里也應該是抓心撓肝的,“可是突然出現一個古代女人在我床上,要穿越也只能我穿越過去,這才是男主人公的征途,你怎么可以穿越過來?!難道老子只是配角嗎??”
閔在皺起眉:“你在說什么?”
閔在覺得這個男子真的很奇怪,頭發怎么這么短,犯了什么罪受過酷刑嗎?他怎么衣不蔽體的,太不懂禮儀了,在小侯爺面前露腿毛,分分鐘叫人砍死你的好嗎?!
那個男人還在跳腳:“反穿越這是什么?這就是異端!這就是甜黨!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在穿越的大潮中進行反穿越活動,這就是對我智商最大的侮辱!”
接下來他說得話還有:
“不行!那我要怎么辦?怎么把這個古代女人送回去?哎呀呀呀呀,女人好麻煩啊!”
“若是能搭上順風車我也穿越過去,穿成雍正帝怎么樣?這個女人到底從哪個朝代來的?”
閔在心想:=口=這個奇怪的人在發什么癲狂?
她下床以后,就朝看著像門的地方走,結果被怪人一把拉住:“你要去哪?”
閔在很自然的答道:“我要去找我的男人們。”
們?們!們……
作為種馬文寫手,結果遇見了女尊古言女主反穿越回來,還帶著男人【們】集體反穿越,啊啊啊,不要活啦!
</div>
章節目錄 番外:帶著家屬來穿越(中)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這個怎么開?”閔在頤指氣使,怪男人終于給他開門了,不過他也沒閑著,自己登上了一雙非常奇怪的鞋,就跟著閔在一起出門了。
“你的男人都長什么樣兒?”那人好像是想幫忙,雖然這個問題令閔在覺得他很唐突。
不過閔在還是想了想,然后精準的回答道:“男人樣。”
“……那你要怎么找到他……們?”
閔在抿了抿唇,終于想出來一個方法:“先找最好找的那個,我一遇到危險他就能馬上出來,這里有懸崖嗎?我跳一個看看。”
“我擦擦擦,你們之間的聯系這么鬼畜!”
最后,閔在當然沒跳,無崖可跳,不過不是她放棄了,而是因為她看見了關苗。關苗的頭發變得很短,一臉肅穆,像是隨時要拔刀殺人,不過他穿著很奇怪的衣服,無刀可藏,也是有點暴露。
“苗啊,你叫我用膳,我摔了一跤,就到了這里來了,這到底是哪里?”閔在終于見到家屬之一,心里頓時踏實了。
可她正伸手要碰他,關苗就閃開了,還用一種陌生的眼神看著她:“同志,過馬路請走人行橫道,還有,大白天不要在公眾場合玩cosplay,容易造成圍觀。”說罷,還向她敬了個禮。
閔在納悶,那明明就是他的關苗啊,五官長得一模一樣,氣質也相像:“什么情況?”
“哎呀,你跟巡警說什么廢話啊,他是現代人,你找錯了吧,格格!”閔在被拉走。
“你有病,格格是什么東西,我是尋花侯。”
“我勒個去,你們那個朝代也太亂了,女人都能當侯爺,那皇帝的眼睛被屎糊住了嗎?”
聽見傅起被罵,閔在很想罵回去,但是在此地人生地不熟,關苗又不認得她,她只能忍下來,再去找找其他人試試。( 平南文學網)
“其他的男人呢,有什么特點?你仔細想想。”
“這里有沒有毒舌刻薄的人,他們常去什么地方?我要找的湯擒應該就物以類聚出現在那里。”
“這種內心系的描述別人能看透才有鬼咧!”
“不是都教人要透過外表看進內心嗎,你的夫子沒教過你嗎?”
“……我的……夫子死得早。”他想和這些古人統一一下三觀,不過看來會很難。
“好吧,那我重說,”閔在又思考了一下表面的東西,“有沒有小白臉、長得比較女相的男人去的地方?”
“你……是想讓我帶你去牛郎店嗎?嚇死爹了!!嗚嗚嗚嗚嗚……我這么直的直男怎么會去那種地方!”
“你又在說什么?牛郎怎么會在店里,牛郎應該在田間放牛吧。”
閔在分明感覺到那個怪人眼里充滿了渴望,嘴還真硬呢,呵呵。
“嗨,你好啊,小姑娘。”才進了門,就看見湯擒端著杯酒,朝她揚了揚杯,還眨了一下眼。
湯擒是長發,沒有束發,隨意的披在肩上,看上去愜意又自然,他走過來的時候,好像帶著陣陣春風,閔在上揚了嘴角:“湯擒。”
“熟客嗎?看樣子不太像。你穿的這是什么,是剛剛才從墳墓里詐尸出來的嗎?今日又不是化妝趴,要不要哥哥幫你打扮打扮?”
是湯擒,但是湯擒不認識她了。閔在有點喪氣,轉身出門,唉,繼續找吧。
</div>
章節目錄 番外:帶著家屬來穿越(下)
<div id="chaptercontentwapper">
“怎么回事,這劇情比我寫的都跌宕起伏。”身后跟著的人還在絮絮叨叨,“你費了個羊勁來找,圖什么啊,到底圖什么啊?”
閔在并不覺得有什么好傷心的,這就如書中所寫的鏡花緣,鏡花水月,眼見萬物皆不同,哪怕讓她再看看不一樣的他們,也是可以過過眼癮的。
她彎起一邊嘴角:“你們這的女子平日都怎么穿?”
“等等,我看看我錢夠不夠啊~”那人四下掏兜,“唉,都怪我稿費花太快,這個月買了太多舞姬的等身抱枕,就只能買得起班尼路了。”
“班什么?”
“班尼路,牌子~”
后來閔在真的就換上了新衣服,她特意挑選了不露胳膊不露腿的,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人,到了不同的環境很快便能與之融合。
“這是什么地方?”閔在好奇,這里人來人往,好熱鬧,堪比大岐的集市。
“商場,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削金窟。”
“那里又是何處?很是清幽。”
“書店,知識的海洋。”
閔在決定進書店看看,誰想到有心栽樹樹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暮齊正在此處整理書架。
“暮齊。”她叫。
男子真的回過頭來,笑容斯文,“是我,我是這家書店的老板,你們是看到廣告傳單,來買書的嗎?”
閔在笑嘻嘻地坐下:“掌柜的,你有什么好的推薦?”
“你喜歡看哪類的?”
閔在想了想:“史記。”
暮齊正要應,門外就走進一戴眼鏡的高大男子:“老板,上周預定的書到了嗎?”
“是薛教授啊,你預定的斷代史研究剛到,”暮齊讓閔在先稍等一下,然后去找書。
閔在看著薛大哥出現,心里好像很是愜意,眉目都是笑意。
薛讓坐下等待,被這目光灼得不適,只好推推眼鏡:“你老看我做什么?”
閔在:“你聽說過岐國嗎?”
“齊國?”薛讓從包里拿出一本歷史書,“你是想買這種書嗎?”
閔在接過看了看,雖然文字不通,但上面的圖畫卻不是大岐,她伸手去沾了沾免費放在桌上給客人解渴的茶水,在桌子上一筆一畫的寫———

這文字和他們的不一樣,所以薛讓皺了皺眉,又掏出手機拍了個照:“沒聽過,你有興趣講講嗎?”
閔在高深莫測的一笑:“這個故事很長,我怕沒有那么多時間講給你聽。”
薛讓就像以往一樣,給人安心踏實的感覺,他的疑惑沒有顯露在表面上,而是開口問:“是不是在哪見過你,很熟悉。”
閔在起身與他道別:“下次再見一定講給你聽。”
她走后暮齊拿著書出來:“咦,薛教授,那個客人走了嗎?我還沒幫她選書呢。話說回來,她好面熟啊。”
薛讓接過,付好了錢,然后說了一句:“會再見的。”也不知是在對暮齊說,還是在對誰。
閔在才剛出了書店,上了街道,就有一個鐵盒子飛速開過來,將她撞飛了。
在那飛起的一瞬間,她瞄了一眼里面的人。
傅起下了車,卻見四處沒有傷者:“我剛才撞了什么東西?”
著名的丁丁網大神往臺階上一坐:“哎呀我擦我的班尼路!”
閔在再睜眼,一切都恢復如初,仍然是那個房間,那個早晨。
關苗在門口守著,輕聲喊她:“主人,要用早膳嗎?”
嗯,原來是一個夢啊。
唉,是夢啊。
</div>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