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5部分

塔能夠攻擊到敵人,左、右兩旁及正后方的箭矢都會被這個箭塔擋住,這就是我所謂的空隙。
  不過,大概也沒人會想到這種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從正前方接近箭塔吧!
  我要千里布了個緩慢桔界(不能使用反射結界,否則箭塔會受到破壞),朝南門箭塔的正前方沖過去。
  「啊!」千里大叫。
  在第一波箭塔的攻擊來到之前,我召喚出八只魔蝙蝠擋在我面前。
  系統提示!召喚獸全數死亡,召喚師捐血四百。
  看著預料之中的系統顯示,我幫自己補滿了血,又召喚出新的一批召喚獸,阻擋箭塔下一波的攻擊。
  重復幾次下來,我終于飛過城墻,但箭塔的攻擊也越來越猛烈了!
  就在幾乎要撞上箭塔時,我把千里提了起來,在他口中塞了一大把血丸,然后將他從半空中丟了下去。
  「千里!守住!」我吼道,發出一道靈符把箭塔的注意都吸引過來(箭塔是敵友不分的,不這么做干里也可能會受到攻擊)。
  千里從半空中摔下來,雖然損失了不少血,但是塞到嘴里的血丸也正好發揮作用,所以他并沒有摔死。一到地面,他馬上往自己守護的水晶塔跑去。
  塔外的結界師隊友一看到他,驚訝地問道:「千里?你怎么回來的!剛剛那只白鳥是?」
  千里沒有理會,一口氣跑到水晶塔,他開了全頻(全體頻道)大喊道:「是冥月大哥!老大!你看到了嗎?是月大哥回來了!」他聲嘶力竭地吼著,「月大哥要我們守住啊!」
  「是冥月。」旭之無極聽到了千里說的話,兩眼射出精光。「他回來了!」不可思議地,無極一聽到冥月歸來的消息,心中立刻涌起了莫大的勇氣。
  這世間的一切都無法阻擋我旭之無極,他狂傲地想著。
  「好!」無極振聲說:「千里!你的結界師戰隊轉而防御城墻。」
  他不要再苦苦采取守勢,只有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煌!你那批魔法師陣隊負責為我們施放防御魔法。」
  邪火煌輕拍著魔杖,「就等你這句話。」
  「小羊!箭陣。」
  「沒問題。」百不穿羊比了個OK的手勢。
  「半生!」
  「看我的!」半生風云回道,開始準備施放大范圍補血魔法。
  「一方!到城墻邊掩護我們。」
  天各一方兩腿一并,有模有樣地行了個軍禮,「得令!」
  就是做肉盾,說得那么好聽干嘛。
  「反射結界!」
  「石化皮膚(注十一)!」
  「四連矢!」千里任我行、邪火惶、百不穿羊齊贊喝道。
  三人指揮的戰陣在一瞬間發動了!
  「伙伴們!反擊的時刻到了。」無極舉起電光流竄的冥月劍杖,指著前方。
  「用我們的魔法殲滅阻擋在前方的敵人!」
  他身后的另一批魔法師戰陣也舉起魔杖,蓄勢待發。
  「天降萬雷(注十二)!」
  戰爭結束,垠之無限城的守軍以一千多人對近五千人(加上在中途參戰的人馬)的懸殊差距,守住了城池,創下了天運戰史上輝煌的一頁。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剛從復活點回到城中的一劍天下邊跳邊叫。
  「是啊,可是……」半生風云帶著惡意的笑容,「你剛剛在哪呢?」
  一劍一聽,整張臉馬上垮了下來,哀嚎道「我盡力了啊……」
  被四千大軍包圍的又不是他,就會說風涼話。
  「一劍做得很好了。」一旁的百不穿羊安慰道。
  一劍水汪汪的「大眼」看著百不穿羊,「還是小羊有良心。」然后又看向半牛風云,
  「在殺敵的又不是你。」
  「好啦。」半生風云不大甘心地說「你做得不錯啦。」他只是不想承認不行嗎?
  正當他們享受著勝利喜悅,在那邊打打鬧鬧時,有一個人可快樂不起來。
  「什么!你沒問?」旭之無極冷冷地瞪著千里。
  千里扁著嘴,「我……我忘了嘛……」嗚嗚嗚嗚
  「算了,我自己找!」說罷,旭之無極轉身往城外奔去。
  看著旭之無極極風風火火的身影,一劍不解地問道:「老大急什么啊?」
  「大概是千里沒問到小月的新ID,老大要自己去找人吧。」半生風云挑挑眉,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有必要那么急嗎?等等再讓一劍去問小月不就得了。
  「什么!千里遇到月大哥了!」他怎么不知道。
  「你真的……」半生風云用看白癡的眼光看向他。
  「啥?」
  我混在歡欣慶祝的人群中(戰爭結束后,戰敗的一方會被全體傳送到附近的城鎮),內心也滿是喜悅。
  太好了!我們贏了,逍遙那個小人現在的臉色一定很難看。
  得要好好感謝白日曉他們的支持才行!我拉長脖子,尋找著白日曉的隊伍。
  一道熟悉的人影穿梭在人群之中,我眨眨眼,險些以為自己看錯了。
  那身影令人懷念到有些不真實。
  ……無極。
  無極一臉焦急的像在尋找著什么,當他轉頭過來時,我下意識地躲了起來。
  看來我遠是想逃啊!內心苦笑著。
  J幾次,他的視線與我錯過,在我內心呼喊他的名字時轉身,在我躲避時回頭。
  我像從前那般躲在一旁偷偷地望著他,也像從前那般渴望又不敢靠近,我睜著眼,想永遠將他的身影刻入心里,一瞬也不瞬地。
  或許他察覺了我想就此逃走的退縮,人群中尋找的身影逐漸焦急了起來。
  慌張急忙地穿梭,不住地左右張望著,無極的眼中透出了茫然,高大的身軀也流露著一絲絲的無助。
  看著這樣的旭之無極,我于心不忍。沒辦法了……我悲哀地想。
  到最后我還是……無處可逃……也無處可歸……
  我能存在的地方……最終……還是只有那里。深吸一口氣,我叫道:「無極!」
  無極聽到我的叫喚,馬上在人群中找到了我,朝我跑了過來。
  他那副欣喜的神情,兩眼灼灼放光……我想起之前我們連續兩周窩在龍谷里打BOSS,終于打到建城的主要道具「龍之心」時,他好像也是這種表情。
  「月……我……」無極來到我面前,看著我,欲言又止。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抬起手臂,朝他胸口捶了一拳。「兄弟嘛……」
  無極揉揉被我捶過的心口,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是的,兄弟啊……」
  看著久違的笑臉,我把心中那點苦澀深深地……深深地藏住。
  --天運ONLNE
  重生完
  天運ONLINE相遇篇
  向陽
  朝陽從群山中緩緩升起,曙光劃破天際,眼前是一片絢爛耀眼的白。
  我看著朝陽,雖然陽光刺得我睜不開眼,但還是,直視著。
  清晨的空氣格外地清新,就算是在游戲中,還是讓人有精神一振的感覺,但是,對我這個「用功」到太陽出來的人來說,只覺得頭昏昏,很想睡……
  而且胃好像有點痛。
  這叫活該!
  就在太陽升起的那刻,我也剛好升級了。
  三十二級,應該夠了吧。
  雖然那個人說練到三十級就收我,但剛好三十級去找他也未免太刻意了點,所以我又硬撐了二級。
  再也不想等待了,陽光很耀眼、很溫暖,令我很想朝著那溫暖的來源走去,如追日的夸父。
  向著陽。
  雖然想睡,但我還是先搭馬車來到精靈大陸的首都,圣域崔爾夏,然后才下線休息。
  早上六點,就算再怎么想入團,現在也沒人在在線吧。
  可是……睡不著啊!我在床上滾了一個多小時,最后還是忍不住爬起來玩游戲。
  在崔爾夏逛了一圈,沒心情練功又不知道做什么好,于是我開了密語頻道,密了那個人。
  「安安。」
  這么早,我想他一定不可能在在線,沒想到……
  「早安。」
  耳邊傳來對方低沉好聽的聲音,我嚇一跳,差點想關了密語下線逃跑。
  「這么早啊?」我強作鎮定,回道。
  「早上人少。」
  也對啦,沒人搶怪,比較好練。
  「你不用上班、上課喔。」
  他不可能跟我一樣是只米蟲吧。
  「今天假日。」他的聲音聽來有些失笑,「不用上班。」
  「咦?」看來是我玩昏頭了,連假日都不知道。好丟臉!
  「有事嗎?」他問道:「你練到三十級了。」
  「你怎么知道?」沒想到他還記得這件事。
  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似地,他說:「如果我忘了,就不會在這邊跟你聊天。」
  「喔……」哇!好高興。
  「我們剛好要出團,要入就來吧。」他說道:「崔爾夏冒險者工會前。」
  「馬上到!」
  我滿心雀躍地往冒險者王會的方向跑去,頭不昏了,胃也不痛了,胸膛緊張地起伏,心臟快速地拍打著。
  前方,陽光刺目。
  冒險者工會前,一名漾著大大笑臉的少年朝我走了過來,那少年有著一頭微翹的金棕色短發,明亮的金綠色雙眼看起來十分地討喜。
  「安安……我叫百不穿羊,請問你是冥月嗎?」
  「嗯!」我點頭,「我就是,你好啊,百不穿羊。」這ID真可愛。
  「叫我小羊就好啦。」小羊探頭朝屋內看了看,「老大跟半生應該快出來了。」
  小羊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應該還是個學生,這年頭還有學生假日這么早起的,真難得。
  我忍不住問道:「你都那么早起的喔?」
  「還好啦!」小羊抓抓頭發,「其實是老大說,假日早上人比較少,要我們早點起來練功,昨天他十一點就趕我們去睡了耶!」
  「早睡早起,對身體才好。」我有些心虛地說。
  看來我以后該調整一下作息了。
  說話間,一名長相斯文的神族祭司從冒險者工會走出,他揚著玩味的笑容,看著我。
  「你就是無極提過的小盜賊啊,長那么大啦!」他眸中閃爍著刻意隱藏的精光,給人有點狐貍的感覺。
  長那么大?奇怪的說法……
  然后他轉頭看向身旁的無極,說:「你有外貌協會的嫌疑喔!這盜賊長得還真不是普通的好看。」
  我……我該說謝謝嗎?
  旭之無極掃了他一眼,冷冷地,「無聊!」一句話就把半生的玩笑打了回去。ⓓⓜⓕⓠ
  「你好,冥月,歡迎你加入垠之無。」無極說著,對我同時發了傭兵團邀請跟組隊邀請。
  我飛快地按下確定,雙手興奮地顫抖著。
  垠之無!從此以后,它就是我的家、我的歸依!
  「這位是半生風云。」他指指半生,「我們的副團長。」
  「你好,半生。」我朝他微笑。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垠之無的一員,要為工會盡心盡力、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喔!」
  「呃……」什么跟什么?「喔……好……」
  「很好很好。」半生拍拍我的肩膀,不知道在「好」什么。「我說無極啊,我們可以做那個任務了。」
  「是啊。」無極看著我,笑容有點……不安好心。
  我有誤上賊船的感覺。
  賊船蕩啊蕩地,開到了圣域以東的那座不怎么光明的光明之塔。
  「天運」世界的三個大陸上,分別有三組高塔,天梯大陸東岸的光明之塔,中央大陸北邊的希望之塔,還有赤土大陸邪惡跟詛咒之塔。
  這三組四座高塔各有其特殊的怪物跟龐大的任務,是玩家練功打寶的圣地。
  高塔就跟練功區一樣,愈高層樓的怪愈強,ι所以玩家們幾乎可以在高塔扎根長駐,努力往上爬,直到長大成丨人為止(笑)。
  光明之塔的難度比較低,大概練到一百級,就可以一個人SOLO全塔了。
  光明之塔名字的由來,是因為它全塔都由白得發亮的大埋石砌成,在太陽的照射下,猶如從天射下的一束光芒,無比明亮。
  據說,光明之塔的塔頂有一條通往天界的階梯,而光明之塔也是天梯大陸最高的建筑物,除了變成白光在天上飛之外,登上塔頂是最接近天空的辦法。
  不過,在登上塔頂之前,會先變成白光N次……
  而光明之塔之所以會背上「不光明」的污名,是因為塔里的怪,正所謂有光就有影子,光明之塔里大多都是愛縮在地底偷襲人的影子類怪物。
  影子類怪物貼在地面上時,看起來只是一片不怎么起眼的暗塊,它們會迅速地貼到玩家身后,出其不意地偷襲。
  而且,不光明的影子類怪物又愛搞圍毆,要是當玩家發現自己周圍一大圖的地面比附近的暗時,就只能閉上眼睛等著變白光了!影子類的怪物攻速可不是一般地快,而且它們快死時還會縮回地面落跑,屬于欺善怕惡、貪生怕死的這類討人厭的怪。
  可是光明之塔的任務獎勵特別好,為了獎勖,只好硬闖影子怪這關了!
  好險我們隊上有個影子類怪物的克星--盜賊。
  盜賊遁地的功力可比影子怪厲害多了,而且影子怪一受到攻擊就會現身,所以盜賊可以利用潛行遁到地底下,在隊友的周圍繞圈圈,把影子類的怪物給「撞」出來,當然,這工作可是很累人的。
  別的不說,光是要一直潛行繞圈就已經會讓人累到吐血了,盜賊真是可憐……
  沒錯,我就是那個可憐的盜賊……看來我入團的時機,還真是準的沒話說。
  無極接的任務,是要到光明之塔四樓找個NPC,不過我才走到二樓,就已經快不行了。一直轉圈圈,頭好暈啊。
  一輪怪打完后,我從地底現出身形,攤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了。
  「小月,年輕人……身體怎么那么虛。」半生調侃著。
  我該不該跟他說因為我整晚沒睡覺啊?
  「休息一下。」我虛弱地晃晃腦袋,「我深刻的感覺到地球在轉……」
  「有沒有那么夸張!」
  不夸張,雖然還沒到撐不下去的地步,但我的頭好痛啊!
  我撫著頭,吃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好吧!我們繼續。」我發誓,我再也不要熬夜練功了……短期內啦。
  「冥月。」無極突然出聲叫我。
  「是!」我抬頭看他。
  他將瞼湊近找,「你整晚沒睡?」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一步,視線往旁邊飄,「這個……」
  「去睡覺!」短短的三個字,卻飽含了讓人無法抗拒的魄力。
  「可是任務……」嗚嗚嗚……這是我第一次出團耶,我不要睡啦!我還撐得下去。
  「下午……晚上再做。」
  「我們回城。」無極看向其它人,藍眸威脅性地半瞇著,不容否決。
  「可是……」我還在掙扎,「因為我而害大家還要重走一次……」
  「沒關系啦!」小羊笑道:「多走幾次有經驗啊。」
  就算我想繼續,他們也一定不肯。
  「你先去睡,晚點我們再來解。」無極說道:「以后別熬夜了。」
  關心的話語誰都會說,但,我看得出來,無極這話是發自內心的。
  這個人,果然像太陽般耀眼溫暖啊!
  我想靠近,哪怕刺眼、哪怕灼傷。我已經……冷太久了……
  「好啦!」我應道。
  有光,就有影子。影子伴隨著光明而生,追隨著光。
  我從床上跳了起來,扭頭看著床頭的時鐘。
  下午三點二十七分。
  我趕緊爬下床,胡亂梳洗一番、灌了瓶營養劑后,立刻登入游戲。
  「各位安安啊!」我在團頻里說道。
  呼……有團頻說「安安」的感覺真好。
  「月大哥安安。」小羊應道。
  「安安啊,小月。」半生跟著應道:「睡飽啦?」
  「嗯嗯!」真丟臉……
  「裝備整理一下,我們出發吧!」無極說道。
  光明之塔一、二層的怪不強,大約在十五到二十五級左右,只是數量多了點。
  這兩層的影子類怪物叫「附影怪」,幽靈系,等級在二十一到二十三級之間,對我們來說雖然不難應付,但要是被包圍了,還是很危險。
  我剛剛頭腦不清楚,沒有想那么多,現在睡飽了,倒想出個辦法來對付他們。
  我們隊上兩個主力都是遠戰系的職業,所以我只要走在隊伍的前面潛行,把擋住去路的附影怪趕出來讓他們打就好,畢竟我們的目的是解任務,而不是練功。我剛剛不知道在笨什么!
  我一會潛行、一會現出身形幫忙打怪,忙得汗流浹背,不亦樂乎。
  我是盜賊、是肉盾!身后有朋友可以保護的感覺真好。
  是的!能加入垠之無,真好……   費了一番功夫,我們終于走到三樓,只要再一個轉角,四樓的階梯就近在眼前了。
  「有沒有……搞錯啊!」小羊倒吸了一口氣,「為什么他會在這里……」顫抖的手指著前方,「一定是我看錯了,這是錯覺……是錯覺……」
  連我都在懷疑是不是我沒睡飽眼花了。
  一百三十二級、人型光暗系,光明之塔的終極BOSS墮落使者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雖然說這只BOSS會隨機出現在光明之塔的任一層,可是他大多出現在八層以上的高等區域啊!(光明之塔有十二層)
  以現在「天運」的平均等級,根本沒有人殺得死他,他出現在這里,嚇人啊!
  ……是很嚇人。
  「現在……怎么辦?」他堵在那里怎么上去。
  「怎么辦?」半生撇了墮落使者一眼,拉高音調,「跑啊!」
  沒錯,是該跑,因為墮落使者已經注意到我們了!
  一襲白衣,渾身泛著黑光的墮落使者抽出金色的長戩,亦步亦趨地朝我們靠近。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是君子,所以十年后等我幾百級時再來找你PK,現在,保命要緊!
  快跑快跑……
  我潛在地面下,盲目地繞了一陣子后,選了個附近沒怪的地方現身。
  「你們還好吧?」我問道。
  「趴了……」小羊虛弱地說。
  「傳說中的秒殺啊!」半生也說。   看來他們兩個都掛了。
  「無極呢?」
  「我在四樓。」無極說道:「冥月你沒趴就回城吧,任務我來做就好。」無極自認這是他的失誤,所以不愿再連累眾人。
  「這怎么可以?」我立刻回道:「你一個人太危險了!」
  就算他等級高,可是無極是法師啊(正確來說是魔法戰士),法師一被近身可是很危險的。
  「沒關系。」無極淡淡地說著,「找個NPC而已,很快的。」
  我突然可以了解無極的想法,就算我們回城重走又怎樣,遇到墮落使者還不是會被掛掉,所以,無極寧愿自己一個人闖四樓。
  胸膛又熱又脹的,好難受,我吁了口氣,「無極……你等我。」
  不等他回答,我變化作影子,往四樓的方向沖。影子,是隨著光的。
  「笨蛋。」無極看著靠在墻上喘氣的我,表情有些不悅。
  我余悸未定地拍拍胸口,瞪大了眼,「差點……差點就被他發現了!」
  原來潛行不是萬能的啊!要不是我已經靠近樓梯門,一定會被墮落使者送回城重走。
  「你活該!」無極皺起了好看的眉。
  我笑了,揚著燦爛的笑臉,「走吧。」我說。
  「走吧。」無極拍了拍我的肩膀,用他溫暖的手。
  一出樓梯門,我便再度化成影子,為無極開路。
  你是光,而我是你的影子,吞沒、掃蕩你周圍的黑暗。
  哪怕光太強,看不見陰影……也無所謂。   「到了。」無極在一名NPC門前站定,我也從影子中現出身形。
  「辛苦你了。」他看著滿頭汗水的我,這么說。
  他的臉上,是無敵的笑容,我移不開視線。
  開始了……有什么東西,在熾熱得膨脹的胸口中,開始發芽。
  一個又一個任務的成功,讓垠之無除了傭兵等級,名氣也不斷上升。
  當我注意到時,「垠之無」這三個字已經成了討論版的「常客」。
  垠之無強,但它強的不只是傭兵等級,團員只有四個人,能練到這么高的程度,實在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了。
  除了等級,垠之無還有一個話題常被人討論,就是人少。
  垠之無只有四個成員,而且團長旭之無極非常地挑,就算裝備再好等級再高,只要他看不順眼的,絕對不收,所以我入團一個多月了,團員……還是只有四個。
  半生已經抱怨到不想再抱怨了。而無極老是用「冥月這個負責擋怪的近戰系都沒說話了,你這個補血的抱怨什么」這句話頂回去。
  「小月……你上了賊船了你。」然后半生就會這么對我說。
  「這我一開始就知道了。」我笑著回他,「可是跳了就是海啊,所以我不會下船的。」
  「好家伙!」半生J笑著,「那么,大肥羊,拿點金幣給賊頭子花花吧。」
  然后他立刻被正牌的賊頭頭踢飛。
  所謂樹大招風,人就是這樣,你不給入,他偏要來「番」,所以我們老是接到一堆請求入盟的密語,煩得干脆把密語頻道給關了,而那些番不到正主兒的人,就上討論版番,我想垠之無有一半以上的名聲是被那些人吵出來的,而且還有越演越烈的跡象。
  這一天,我們在眾人的注目下(很不想說是「既羨慕又崇拜的眼神」下),從冒險者工會交了任務走出來。
  「垠之無?」一名精靈騎士從我們身邊擦肩而過,揚眉,多看了我們一眼。
  「你好。」我朝他點頭。
  該不會又來了吧。
  「有事嗎?」無極問道,一臉的寒霜。
  「不錯嘛。」那人轉過身來面向我們,「我入入看好了。」
  入入看……好了?我愣了愣。
  「啊?」小羊則是直接地困惑給對方看。
  「喔喔,有意思。」半生挑眉,「請求入團的話我聽多了,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么有個性的說法。」
  他伸肘頂頂無極,「無極老大,收他吧。」
  「憑什么?」無極這句話是看著對方說的。
  「我強。」對方毫不客氣地說。
  「比我強?」
  「比你強!」
  無極笑了,自信的、自負的,傲氣十足的笑。
  「PK。」無極抽出長劍,指著他,淡淡地說。
  「我贏?」
  「團長給你做。」
  「好!」
  PK場內。
  他們兩人分別站在競技臺的兩側,無極朝他微微鞠躬,「四十八圾,精靈魔法戰士,旭之無極。」
  都已經要開始打了才在互報等級、職業會不會太遲了點……
  「四十六級,精靈,神圣騎士,天各一方。」那人說道。
  「限制?」無極問。
  所謂的限制,就是限制近身戰或限制魔法戰,因為兩個人都是雙修職業,限制一項職業技能的使用,對兩人而言或許會比較公平。
  「不限制。」一方說。
  「正合我意!」話聲一落,無極便喃喃地念起了魔法。
  一方也在同時念誦起咒語。
  「轟隆!」一聲,一道霹靂打向一方。
  與此同時,一方一揮手,點點的白色星光籠罩在他身上,幫他補滿了血。
  「治愈術!」半生讃道:「這招好」
  的確,神圣騎士的長處就是可以補血,能用當然就用,防守有時也是最好的進攻!
  剛幫自己補滿了血,一方一手長刀,一手大盾,飛身攻向無極。
  治愈術的魔法延遲時間比無極的雷鳴街短了幾秒,就這幾秒之差,一方已經攻到了無極面前。
  失了先機的無極,立刻拿劍架住一方的長刀,一個反手,打偏了長刀。
  兩人的魔法戰再短短的一攻一守下結束,近身戰開始!
  「你們怎么看?」半生兩眼盯著臺上,用公頻問道。
  競技臺離觀眾看臺不近,除非大喊,不然競技臺上的人是聽不到觀眾席的人在說什么的。
  「老大會贏!」小羊說:「我賭他嬴。」
  「我也這么認為。」半生說:「職業技能先不論,光是等級,無極就比他高了。」
  「我也覺得無極會贏。」我說道。
  無關職業或等級,無極他,就是會贏!
  「哎呀!」半生一臉的遺憾,「連小月都認為無極會贏,那就不好玩了。」
  「不好玩,怎么說?」
  半生搖搖手指,一副「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說道:「這樣就不能打賭了。」
  「要是我們三個都賭無極贏,那怎么賭,所以啊……小月。」他一臉壞笑,看得我內心發毛。
  「嗯?」為保安全,我是不是該逃跑了。
  「就這樣啦。」他拍拍我的肩膀,「你賭無極輸吧!」
  「我不要!」我立刻拒絕。
  無極又不會輸,我才不要打這個睹。
  「由不得你喔……」尾音拉長,半生一瞼笑意地看著我,「如果你不希望沒人補血的話……」
  好……好恐怖的威脅。得罪女人得罪惡人,就是不能得罪祭司啊!
  不然哪天打怪時,他「不小心」忘了補血就慘了。我抖。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嘍!」半生說完,不等我有任何表示,他就拉著小羊開始下注了。
  我……我做無言的抗議!
  再將注意力移回場內,無極跟一方兩人的戰斗已經快有結果了,兩人的血量都只剩下一點點。
  無極的長劍突然竄起銀白色的雷光,他發動了魔武技,而一方不退反攻,他擺出個特別的姿勢,打算用連續技與無極對決。
  一方的決定是錯誤的,這種時候應該先幫自己補血比較有勝算,不過由此可以看出天各一方這個人的個性,固執、絕不低頭。
  我想,不管結果是勝是負,無極絕對會收一方入盟的。
  長刀從右側劈上無極,無極不閃也不躲地硬吃了這一記。
  他看得出,一方這連續技的第一招攻擊是最弱的。
  就在一方揚刀正要發出第二招的瞬間,帶著電光的長劍一晃而至。
  勝負揭曉。
  競技臺上,無極的血量見底,雙眸半閉,人佇在臺上一動也不動,呈現昏迷狀態,
  而一方,我不用看也知道,他倒在地上,血量歸零。
  半生立刻跳到競技臺上,先幫無極補好了血,然后幫一方復活。
  我跟小羊這才反應過來,也跳上競技臺,掛著滿臉的笑容稱贊個不停。
  「老大……你好酷啊!好帥啊!」小羊拉著面無表情的無極轉圈圈,「偶像偶像,我愛你!帥哥,我要嫁給你。」
  「我對男人沒興趣。」無極甩開他,小羊像個陀螺似地轉到一旁。
  「天各一方也很厲害。」我看著復活過來的一方,然后又看向無極,「無極,打的漂亮!」我伸手往他胸口捶了一拳。
  「怎樣,你也想嫁給我?」無極打趣道。
  他這無心的話,害我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我掩飾性地揚起更加燦爛的笑容,說道:「你娶我就嫁啊!」
  「你肯嫁我就娶。」無極順著我的話說。
  我張口正要說些什么,就被小羊打斷。
  「老大偏心,只肯娶月大哥。」他靠著無極的肩膀,故作傷心地抽泣著,「嗚嗚嗚……我被拋棄了……」
  小羊的動作,純粹而自然,我笑看著,心里某個角落正偷偷地羨慕著他。
  「那!小月,錢錢錢錢……」趁無極邀一方入團不注意時,某只被窮鬼附身的狐貍湊到我面前,拇指跟食指搓啊搓的,討錢中。
  靠在無極肩膀上的小羊見了,一只手伸得直直的,也開始要錢,「月大哥,你賭輸了,拿錢來……」
  「賭輸?」無極挑眉。
  我滿身冷汗準備落跑,狐貍一臉的狐笑,而小羊則是……
  「我們剛剛打賭啊,我跟半生大哥賭你贏,月大哥賭你輸。」他滿臉笑意地說。
  「打賭?」無極再挑眉。
  喔!百不穿羊!你不要以為你是無心的,我就會原諒你陷害我!
  「不是啦……我是……我是……」前有豺狼、后有惡狐,我要怎么解釋我是被陷害的!
  「喔喔,你覺得我會輸。」無極撥開掛在身上的小羊,寒眸半瞇,緩緩地走向我。
  我可沒忘記我們還在競技臺上,當下腳底抹油,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可那明明是魔法戰士的人,動作卻比找這個盜賊快,他兩、三步就追上我,從后方勒住我的脖子,咬牙切齒地說:「冥、月,你認為我會輸?」
  「沒……沒有……」我死命地掙扎著。
  空氣,我要空氣!
  「你睹我輪?」看他那惡狠報的模樣,我毫不懷疑他下一刻就會咬上我的脖子或耳朵。
  「我沒……哇!」
  他不是咬,是扯,無極一手勒住我的脖子,一手拉著我的耳朵往后扯。
  「會掉下來、會掉下來啦!」我毫無形象地亂叫著。
  「你睹我輸?」無極再次說道,就著這個姿勢,他的嘴唇幾乎貼在我的臉上。
  只看到他那形狀姣好的薄唇一張一合,我的耳朵,已經完全聽不到他說的話。
  咚咚!咚咚!強烈而快速的心跳磬占據了我全部的聽覺,我的心跳聲。
  「老大,你快放開月大哥啊!你看月大哥的臉好紅,他快被你勒死啦!」
  我該如何自處?我難堪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