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35部分

腦字唬姆吲歡ú恢蝗绱?br />   龍行無雙被盛怒中的逍遙公子嚇到了,他雖然不精明,但也沒笨到會去掃臺風尾,馬上找了個借口逃之天天。
  「呃……我去派人調查垠之無那邊的動靜好了。」說完,不等逍遙公子回應,立刻帶著一群人逃離城主室。
  幾個平常只會拍馬屁的手下,發覺情況不對,也馬上腳底抹油,以免被流彈波及。
  最后,偌大的城主室中,只剩下逍遙公子一個人。
  逍遙公子兩手揉著隱隱作痛的太陽岤,神情疲憊。
  他在現實中是個高中生,家里的電腦沒有擬真頭盔,都是在附近的網咖上網玩游戲。那間網咖的設備不是很好,擬真頭盔的型式過于老舊,只要在游戲中受到太大的刺激,或是情緒過于激動,頭盔發出的微量電波就會不穩定,傷害使用者的腦神經。
  誰也沒想到,在天運世界中呼風喚雨的逍遙公子,卻因為一個游戲頭盔,而有著情緒起伏太大就會頭痛的隱疾。
  這時門旁走出一名嬌美的少女,紅唇星眸、膚若凝脂、身段玲瓏姣好,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著嫵媚的氣息,但她美麗的五官卻還帶著天真的稚氣。這是男人最無法抗拒的類型。
  這個少女,就是被譽為天運十大美女之一的方水寧。
  方水寧的柳眉輕皺,美目中帶著點不屑,她這樣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來安慰逍遙公子的。
  「我不是說……我們討論事情時別來打擾。」逍遙公子悶悶地說。
  方水寧緩緩地掃視了空無一人的大廳,不屑地輕哼一聲,柔若無骨的纖手拿出一樣東西,放到桌面上。
  「鏘!」小小的一聲撞擊聲,引起逍遙公子的注意,他抬眼,看著放在桌上的物品。
  那是一枚銀白色的戒指,天運中的結婚戒指。
  「你太沒用了!我不要你的戒指了。」話中之意再明顯不過。
  「所以?」逍遙公子十分訝異,此時的他竟然一點怒意也沒有,只覺得可笑。
  要知道,天運的結婚戒指有好幾種價格跟等級,逍遙公子送給方水寧的可是最高級、價值十萬天運幣的白金戒指,跟旭之無極以前送的那個一萬多的寶石戒指根本不能比。當初那女人在收到他送的戒指時,那表情說有多開心就有多開心,而現在卻是一副想甩掉什么臟東西的不屑神情。
  「我要回去找無極。」毫不意外地,方水寧這么說。
  「你以為他還會再理你嗎?」他很了解旭之無極這個對手的個性,無極沒派人對付方水寧已經是很有風度了,怎么可能還會再接納她。
  「當然會!」方水寧對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他愛我愛得要死,我肯回去,他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逍遙公子嗤笑道:「天真的女人。」然后他就沒再說什么,只是冷漠地看著方水寧轉身離去。
  反正他搶她,只是為了向無極示威而已。逍遙公子揉著太陽岤的雙手逐漸下滑,進而掩住整張臉。沒有人看得清,也沒有人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他到底在做什么?他真正想要的,到底是?
  那是天運開放不久時發生的事。
  身為游戲老手,他憑著以往的經驗,當大家還在摸索這個新游戲時,就以令人望塵莫及的速度,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練到了三十多級,還創建了天運第一個傭兵團,逍遙尊盟。
  逍遙尊盟是天運的第一個團,當然有很多人想要加入,但逍遙公子想要讓尊盟成為全天運最強大的傭兵團,所以非常嚴格地篩選團員。當時的逍遙尊盟,就算裝備再好、等級再高也無法輕易加入。
  可是,那一天在天梯大陸的沼澤地,他第一次有了無論如何都要拉某人入團的念頭……
  淺金色的長發在月華的照映下閃閃發亮,纖瘦的身子蘊含著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那人借著靈活的身手,利落地解決包圍在他身旁的怪。
  逍遙公子看呆了,對方像月光的精靈,以絕美的姿態降臨在他眼前,他的內心升起一股想要緊緊抓住的急躁感。
  「請問……」逍遙公子忍不住開口問道:「你一個人練嗎?」他覺得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感覺好像在向人搭訕。
  「對啊。」對方點點頭,將幾絲散亂的發絲攏到尖耳后。「我一個人練。」
  「那……要一起嗎?」
  對方頓了頓,旋即苦笑道:「我也想啊,可是我沒水了,正要回城補。下次吧!」   話雖這么說,可逍遙公子卻覺得,如果錯過了這次,就再也沒有下次了。
  他連忙開口說:「我創了個傭兵團,你要不要加入?」他想這時天運里有能力創團的人不會超過五個,對方一定會答應。
  哪知那人想都不想,立刻拒絕。「不好意思,我跟人約好了,要去加他的團。」
  「哪一團?」逍遙公子不死心地追問,心里有些不快。
  「垠之無。」一提到這個名稱,那人的眼中浮現了景仰與崇拜。
  「垠之無……沒聽過。」
  「你再考慮一下,你加入的話,我可以給你三十萬金幣當練功經費。」他著魔似的,寧愿拿出所有的財產,也要邀對方入團,他們甚至連彼此的ID都不知道。
  「不了。」對方不被這筆龐大的金錢打動,依然拒絕了他。
  「我只想加入垠之無……」他臉上那狂熱而渴望的表情說明了,他是如此迫切地……強烈地……想要加入垠之無!
  逍遙公子的心里充滿了強烈的忌妒,他甚至沒注意到對方什么時候離開了。
  從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逍遙尊盟往后,跟垠之無的種種紛擾……
  頭部的抽痛漸漸緩和了,逍遙公子將手平攤在桌面上,凝視著自己的掌心。
  放棄吧,他在內心這么說著。
  離開這里,再找一個新游戲玩。然后,經營一個軍團,讓所有聽到能夠加入的人,均露出那副既狂熱、又崇拜的表情。原來,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第十二章夕陽之殿
  紅木長桌上,堆滿一疊疊的文件跟資料,半生風云……關云生,正埋首于其中。這是旭進入書房所看到的畫面。
  「我以為你還在玩游戲。」他雙手環胸,靠著一旁的書架,欣賞這難得的畫面。
  「事情處理完了,你們又在死大,沒人陪我練,只好下啦!」云生頭也不抬地說。這年頭,組隊怪人多,他才不要跟野團。
  「這么委屈啊。」旭聽了,失笑。
  云生聳聳肩,還是沒抬頭,一副很忙的樣子。「還好啦……反正遲早都要做,現在做完以后就輕松啦!」他說得很無所謂。
  但旭好像嗅到一絲陰謀的氣味。
  他有那么勤勞?
  ……當然沒有。
  老狐貍一定有他的企圖,只是不曉得某人能不能察覺到。
  旭掃視了一眼堆滿文件的書桌,又盯了正埋頭苦干的半生一會,然后才挑挑眉,伸出修長的手指,撫過那一疊文件。
  云生等的就是這一刻!但他還是完全不動聲色,像是沒注意到旭的舉動似的,認真做自己的事。
  翻了翻云生堆在一旁還未處理過的文件,旭從中挑出幾份封面較為精美,看得出內容比較重要的,放到另外一張較大的黑木桌上。
  在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的同時,他明顯聽見了某只狐貍陰謀得逞的笑聲。
  「要設計我,你自己也得把桌上那些做完。」旭冷冷地說。
  狐貍的J笑瞬間變成苦笑。「好啦!」誰叫他有個超級不負責任的老板,每次要讓他處理那些在他眼里看來很不重要,但又是非他處理不可的文件時,云生就得要大花腦筋,就像現在。
  不過這招……大概就是人家所謂的「苦肉計」吧!
  書房流暢著優美的古典音樂,兩個男人正在文件堆中奮戰。
  「你那邊怎樣了?」旭問道,不過他問的并不是工作的進度。
  云生毫不猶豫地彈劾掉一份預算申請,說道:「真沒想到,那個莫心泱知道的事還挺多的。」
  「沒問題吧?」他指的是莫心泱的可信度。
  「那只洗心革面的小黑羊,之前不是放走了藏刃跟小月嗎?」他聽藏刃的描述猜到,莫心泱應該故意讓他們過去的。「所以我想沒問題。」
  「嗯……」旭的視線凝在一組數據上,半瞇著眸,似乎不太滿意。「你處理就好。」
  「知道啦,我不就正在處理。」
  「還有,月一百級了。」
  「恭喜啊!終于度過卡等期啦。」
  「這句話我會幫你轉達的。」
  「……」
  片刻的寧靜過后,云生開口說道:「還有……那個莫心泱。」他抬眼,看著旭的臉色,不知道該不該說,「他……」
  旭回以一副不耐煩的冷淡表情,「怎樣?」他正在研究那組數據,不高興被人打擾。
  「他就是破壞法利斯的船,還有用飛鏢攻擊金龍的人。而且,之前的任務也是他……」云生可以想見旭聽到這件事抓狂的樣子。   可是,旭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喔,挺厲害的。」然后繼續做自己的事。
  「你不生氣?」天要下紅雨啦!
  旭頭也沒抬,揚手將那份數據有問題的資料砸向云生。
  「這份是誰拿上來的,要他小心點!」敢在他眼皮底下耍把戲,不想活啦!
  云生機警地閃過迎面而來的「兇器」,愣了愣,旋即又了然地一笑。
  還不就是那句老話。
  游戲嘛,好玩就好。
  ……都過去啦!
  云生彎腰收拾散落地面的「兇器」,還不忘看了一眼「兇器」封面發文者的名字。
  兩人再度埋首文件中,優美的古典樂切換成了輕音樂。
  凌晨快三點,旭終于把他分內的工作做完了。
  旭一臉輕松地看著云生,心想,他現在是要好好的上床睡個覺好呢?還是要無所事事的留在書房刺激云生好?
  后者好像比較動人喔。
  所以旭將完成的文件堆到云生書桌上后,開始悠哉地在書房閑晃。要不是旭是出錢養他的「老大」,此時的云生一定會「不小心手滑」,把鋼筆往他那好看的臉上刺去。
  晃啊晃的,他還是找不出該拿什么來打發時間,他看向書柜上一排排的書,大半夜的,看那些經濟學、統計學之類的不太好吧。
  他只好從下排抽了幾本云生買的游戲雜志,拿到沙發上看。
  「真難得。」云生發現旭在看游戲雜志的舉動,訝異地說:「你不是不喜歡看游戲攻略?」當然,口氣很酸。他自己忙得要死,某人卻在那里悠閑的看雜志,怎樣看怎么礙眼!
  「是不喜歡。」說這句話的人,正一臉專注地盯著書中某一頁。
  「說什么游戲是要自己玩,不必刻意去計較那些素質點數,所以都不看攻略。」
  「我有看任務攻略。」旭打斷他的話。「我只是不想玩得那么累罷了。」接著他說:「我要上個網,你繼續呀!」
  說完,他合上書頁,再度坐回書桌前,不過這次是要玩電腦。
  云生好奇地拉長脖子,看旭剛才到底在研究哪本雜志。
  被隨手堆疊在沙發旁的游戲雜志,放在最上面的是前一期《E特》的天運改版特輯(改版內容搶先報)。
  《E特雜志》的內容實用又準確,報導訊息也比別家新,所以幾乎人手一本,是網游界很有名的游戲雜志。不過,那期的改版特輯只是預測,當時看了雖然覺得精彩,但如今天運已經改版一陣子,里面的資料早就不是新聞了。
  「你要找什么?」云生問道:「我不記得里面有什么特別的。」不就一些很普通的新城、新怪介紹,而且還是不完整的那種。
  旭沒回答他,只是說:「專心做事,反正你又不能去死大。」
  因為城里的事,他是暫時脫不了身沒錯,不過……
  「這家伙的個性真討厭。」云生小聲地抱怨著。
  其實他也沒資格說別人。
  今天是非假日,我想早上團里大概沒有人在,我便到附近的商店街逛了逛,在外面吃了個午餐,才回家玩游戲。
  團里只有無極一個人。
  「剛睡醒?」無極問道。
  「沒有,我想早上團里應該都沒人在,就先到處走走。你上很久了?」
  「沒多久。」無極說:「既然只有我們,那我們就去約會吧。」
  「約會?好啊!」好久沒跟無極單獨一起行動了。「你要練功還是郊游?」
  「郊游吧,我發現了一個好地方,你一定會喜歡。」
  「在馬夫那等我。」
  我一定會喜歡?不知道是怎樣的地方。
  「好!」我微笑,期待著。
  夜羅,一座沙漠之城。跟赤土大陸魔域沙漠旁的隆斯坎城不同,夜羅建于一片黃沙之中,城內的景致十足的埃及風格,連交通工具也由馬換成了駱駝。
  夜羅不算是個城市,沒有圍墻,連村落也稱不上,比較像是商隊(駱隊)的駐扎地或補給地,里面只有幾棟土制的矮房,大多是麻木或獸皮搭成的棚子。
  這里占地很廣,來往的玩家不少,死亡大陸才開放不久,就已經十分地熱鬧,商業活動興盛。隨處可見許多玩家人境隨俗的搭著棚架,地上鋪塊破布,擺攤賣水裝(藥水、裝備)。
  我跟無極第一次來到夜羅,對這座充滿著埃及氣息的城市很是著迷,我們專挑一些少人行走的小徑探險。
  這座城市好玩的地方在于,走到哪里都會遇到惡霸、乞丐、小販或是神秘的算命師等生動逼真的NPC。像無極剛剛就打跑了一群搶劫的惡霸(要是被打倒,會被搶走身上一半的錢),我也忍不住給了一名哭得很可憐的小乞丐兩枚金幣(聲望+20)。
  「夜羅附近有什么強怪嗎?怎么這里賣的都是超補或大補血丸(注二)?」
  前一個城市的交通工具(馬車)無法到達夜羅,我們是用走的過來,途中的怪大約在八十至一百左右,不算太弱,但也沒到要用到超補丸的地步。
  「這附近還有一座城。」無極說。
  「城?」叫出地圖,地圖上顯示,死亡沙漠之中,只有夜羅這一座建筑物。我困惑地看向無極。「沒有啊!」
  無極神秘地說:「等下午其它人都上了,我們再一起去。要是趕不上下午的,就只好等半夜了。」
  「等半夜?」
  無極點點頭。
  好吧!我承認我不夠用功。既然聽不懂,那就……
  「繼續逛吧!」我說道。一直猜也沒意思,等千里他們都上了再說。
  我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商店。「那邊好像滿好玩的。」
  無極在傭兵團頻道中發了到夜羅城集合的公告(傭兵團公告只有團長能發布,公告內容會自動出現在剛上線,或是過地圖的團員面前)。公告中,除了說明夜羅城的位置之外,無極還特別注明,在晚上五點五十以前趕不到的人,就得等十二點時再來。
  晚我沒多久上線的一劍見了,連忙打電話通知落魂跟小羊,要他們一下班下課,就先上線再說。而我也特地留言給一方跟煌他們(千里倒不用擔心,他一下課馬上就上線了)。
  晚上五點五十分,一劍他們全都到齊了,不過,包括澍明在內,每個人都是跟我一樣的表情,滿臉疑問。
  「老大為什么那么急?」小羊問向我。「我原本想吃過晚餐再上線的耶。」
  「我也不知道。」我搖搖頭。「無極沒跟我說清楚。」
  「我想洗澡……」小葉整個人懶洋洋地。「今天有體育課,又考了一堆試,累死啦!」
  而一劍正滿臉委屈地,為下午打電話馬蚤擾落魂的舉動向他道歉。
  「你可以傳簡訊。」落魂雖然淺笑著,但還是看得出來他不大高興。「那時候我很忙。」
  「對不起嘛。」一劍可憐兮兮地說:「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
  「無聊!」落魂冷哼。
  「干嘛那么急?」一方冷聲問著無極。他也跟小羊一樣想先吃晚餐。
  無極淡淡地掃視眾人一圈,拉過我的手,走出城。
  「跟我來吧。」無極說道。
  他領著我們往夜羅西北方的沙漠走去。
  說也奇怪,這附近應該沒什么練功點才對,可是卻有不少玩家也在這時出城,跟我們往同一個方向走。
  我們一行人在漫漫黃沙中步行了快十分鐘,無極終于停了下來。
  四周,聚集了幾十個人,還有不少人搭著棚子就地擺攤。
  「好累啊!」千里抱怨著,就要坐下。
  無極掃了他一眼,說道:「坐下你會后悔。」   「啊?」千里雖然不解,但也不敢坐下了,其它人也都聽話乖乖站好。
  遠方的天空染上一片金黃緋紅,太陽緩緩地從沙丘頂落下。
  無極看著這幅景色,低聲說:「仔細看。」
  夕陽沒人沙丘,不舍地閃過最后一絲金自得耀眼的余暉。與此同時,眼前憑空出現了一座宮殿。
  那是沒見過的人無法想象的美景。有些斑駁、有些破敗的古埃及宮殿,籠罩在滿天霞紅中,而這座宮殿,也是非常絢麗的緋紅。
  通紅的宮殿,在夕陽余暉下,閃耀著或金或白的光芒,隨著余暉的減弱,光芒轉淡,而宮殿的紅,則漸漸透露出一絲硘乳|佟?br />   光芒流轉、變化萬千。
  我們傻傻地看著這憑空出現的美麗神殿,一時無法反應。
  「快進去!」無極攬過我的腰,拖著發愣的我,往殿內跑去。「只有五分鐘。」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馬上跟著無極跑進殿內。
  夕陽的余暉閃逝,這座神殿如同出現般,突然消失了。
  找了個少人的角落,無極放下月,轉頭對其它人說。
  「好了,現在要吃飯的、要洗澡的,都可以去了。我們等一下再集合。」
  這種時候,誰有心情吃飯跟洗澡!對于這座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的神秘宮殿,每個人都有滿腹的疑問。
  「無極老大!這里是哪里啊?」好奇寶寶一號,沙利葉率先發問。
  「對啊,這座城是什么城?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又消失?」好奇寶寶二號,千里任我行也問道。
  而好奇寶寶三號、四號的一劍天下跟百不穿羊正要發問,就被無極的一記冷眸給堵住了。
  「這座城沒有名字,應該說,沒有固定的名字。」無極雖然冷著臉,不過還是很有耐心地對眾人介紹。
  「它一天中只有日出、日沒、中午跟午夜十二點這四個時候可以出入,平常是隱藏起來的。現在它叫『夕陽之殿』,十二點月亮升至中天時叫『月耀之殿』,日出時叫『晨曦之殿』,中午叫『日輝之殿』。」
  「這個時候見到的神殿顏色都不同,日出是金黃閃著紅光、中午是金黃、日沒是橘紅閃著金光、半夜是銀白,不過……」說到這,他看了一眼附近的石柱。「進到里面,顏色倒是看起來都一樣。」
  無極這么說他們才注意到,神殿內部不是他們在外面看來的橘紅,而是有些灰黃。雖然沒初見時那么絢麗耀眼,但也別有一番古老、神秘的感覺。
  「我在死大待那么久了,都沒聽說過這里,無極老大更厲害,竟然能找到這么神秘的地方!」澍明一臉的崇拜。
  「上網找的。」無極淡淡地說:「你們快去吃飯,八點集合。」
  小葉應道:「好!」連忙下線……上網查資料。無極說得不清不楚,還不如自己找實在。其它人的想法也差不多,紛紛注銷下線。
  只有煌沒急著下線,他悠悠哉哉地往殿里逛去。
  「里面有怪嗎?」煌問道。如果有,他會先去參觀參觀。   「在地底,最好等人到齊再去。」無極說道:「聽說滿強的。」
  「喔!」煌應了一聲,繼續往殿內走。
  無極回過頭,對月說:「你也先下線吃飯吧。」
  「嗯。」月點點頭,微笑道:「我先到處逛逛。」第一次見到這種會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宮殿,不到處看看他才舍不得下線。
  「我陪你吧!」無極旁若無人地拉起月的手。
  「會被人看見。」月兩頰微紅,低聲抱怨著。
  無極狂妄地笑了。「我就要給別人看!」語氣也是狂妄至極。
  月不好意思地別開臉,兩人交握的手,十指緊扣著……
  神殿的外圍有一圈透明的結界,雖然可以看到外頭的景色,但對外面的人而言,這座神殿卻消失了,看不見也摸不到。不過既然進不來,當然也就出不去了,這里只能使用回卷出城。
  殿前的廣場,不少玩家喊著征組隊,也有不少商人掛賣補給品,理所當然的,比市價還貴了好幾倍。
  「這里你有沒有印象?」無極站在廣場前,指著矗立著幾排石柱的大殿問道。
  「印象?」我不解的往他指的方向望過去。
  神殿的石柱,是巨大的灰黃銫埃及人像,四周還刻滿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偌大的殿門,散發著莊嚴而沉靜的氣息。
  「這么說……好像有。」我偏頭回想,「我好像在雜志上看過這里,記得好像是上一期的《E特》的……啊!」
  那本雜志,不就是無極第一次來我家時,我拿給他看的那本!
  記得那時我還指著這張圖片說,很想來這里。只是那張圖片沒有標明是在哪抓的,所以我一直找不到那是什么地方。
  沒想到無極還記得。
  我低著頭,眼中有著滿滿的感動。小小聲的說:「謝謝。」
  無極傲笑著,用空著的那只手,比了比嘴唇。
  「謝禮。」
  他那孩子氣的動作,令我忍不住失笑。我踮起腳尖,微微的俯身……
  「謝禮!」
  第十三章尋找《太陽神之書》
  夕陽之殿無法進出,可是風卻吹得進來。
  沙漠的夜晚,不像白天那么炙熱,甚至還有些寒冷。微冷的風挾著些許的沙粒,「呼呼」地吹打在人們身上,但吹不熄眾人對探險的渴望。
  八點不到,一劍他們全上線了,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趁機查了不少跟這座神殿有關的資料。
  「你們知道嗎?這神殿底下有一座迷宮,聽說還有任務喔。」沙利葉一上線,就興奮地講個不停。「我們去闖一闖吧!」
  邪火煌干脆地說:「正有此意。」
  「那就快點下去吧!」千里拉著小羊往神殿跑。
  「里面的怪物很強。」落魂緩緩地說:「你們帶的水夠嗎?」
  「好像不夠……只剩下一組(二十個)不到。」千里看著自己的物品欄,垮著肩膀說。   忘記補水的,除了千里,當然還有冒失的一劍。他癟著嘴,一臉哀求地看著我。「月大哥……分我一點水吧。」
  我一臉的為難。「這……」
  不是我不分給他,而是我身上幾乎只帶魔丸,夜羅賣的超補丸價錢高(這是重點!)又用不著,我根本沒買。
  「那邊有黑店。」一方比著廣場上的那些攤販說:「自己去買。」
  網游的慣例,練功點玩家賣的補給品一定特別貴。
  「他們賣的好貴耶!」一劍叫道。他為了抽到瑪娜茲坦弓,身上已經沒剩多少
  「沒辦法。」我拍拍一劍的肩膀。「他們大老遠跑來,就是要賺差價。我買給你吧!」
  一劍光是前往死大的船票錢,都要湊好久了,大概沒什么錢再買那些貴好幾倍的水。
  「還是我分一點給一劍大哥。」澍明說道:「我帶了很多水。」說著,就點了一劍交易,小羊跟無極也拿了些水給他。
  看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向我們道謝的一劍,落魂嘴角的微笑上揚了幾度。
  「真是個笨蛋……」然后,他也點了一劍交易。
  落魂將四組超補血丸拉到交易欄上,按下確定。
  「路上撿的。」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進神殿。
  一劍愣了愣,連忙屁顛顛地追了上去。
  「魂,等等我啦!」
  在場最可憐的,就是千里了,他在小葉跟一方「你活該」的視線注視之下,哭喪著臉,委屈又哀怨地跑去買廣場那些黑店,不……是玩家賣的藥丸。
  迷宮在神殿的地底下,進入神殿后,推開正殿旁胡狼阿努比斯(埃及的冥界使者)的石像,可以看見一條往下的石階。
  這條石階不長,兩旁還有照明用的燈臺,我預先放好的光系魔法照明術完全派不上用場。石階的底端,是一間繪滿象形文字的小石房,這里屬于怪物禁區。
  禁區內,站著兩個……兩個NPC……
  見到這兩個NPC,我不禁佩服天運程序設計師的想象力,或者是說……惡搞的能力。
  站在左側的,是一只黑色的……呃……貓咪,頭上標示著「芭斯特」這幾個小字,而右側的,是一只紫色的……嗯……河馬,頭上標示著「河馬神」(注三)。
  古埃及的守護神祗黑貓芭斯特,跟掌管生產的神祗河馬神,出現在這埃及神殿底下并沒有什么好訝異,但令人訝異的是它們的樣子。
  黑色的芭斯特,有著又大又圓的頭,不到兩頭身的身體用兩條又粗又短的腿站立著,而它的那兩只手(?),正做出永遠不退流行的招財貓動作。
  這都不算什么。更絕的是,它那短到幾乎不存在的脖子上,用紅繩系著一顆金色鈴鐺,它白色的肚皮上更有一個看起來很眼熟的半圓形口袋。
  那只貓……那只芭斯特……
  愈看愈像以前流行過的某卡通(漫畫)人物,只是多了耳朵跟改了身體的顏色而已(還有動作)。
  「月月你看,這只河馬有賣很有用的道具喔!」小葉站在河馬神面前跟我招手。
  是河馬神……
  不到一會,小葉她嘟著嘴抱怨。「這兩個護身符好貴!!」
  河馬神賣的護身符分別是紫藍彩釉、河馬造型的河馬神護身符(一千二金幣)跟上圓下十字、金色巴掌大的「彎杖」(五千六金幣),這兩樣道具都貴得嚇人。
  「真的好貴!」一劍也看到了價錢。「我可不可以不買?」
  我說道:「資料上說,下底層的人,一定要買這兩種護身符。」
  神殿底層是亡者的國度,凡進入的人都會受到黑暗的詛咒,不但HP跟SP無法自動回復,而且還不能在里面使用復活術,所以一定要買這兩樣道具。
  雖然我不懂保佑分娩的河馬神跟回血回魔有什么關系,但將河馬神護身符裝備在項鏈欄上,人物不動時,就可以以平常三分之一的回復速度回血回魔。
  而「彎杖」就是掌管死亡與重生的冥神歐西里斯右手持的圣杖,將這樣道具別在胸前,能抵三次死亡。「彎杖」不占裝備欄,但一人只能持有一個,只有在這里才有效用(如果三次沒用完,可以保留到下次進底層用)。
  沒辦法!強迫中獎,我們只得挑錢出來買護身符(一劍那份我們合湊錢給他買)。
  正要將彎杖別在胸前,我瞄到芭斯特從它那神奇的口袋中,拿出一樣道具給站在它面前的小羊。
  「小羊,你跟它買了什么?」千里好奇地湊過去問。
  「它有賣好多好奇怪的東西喔!」說著,小羊獻寶似地將他剛剛買的道具遞到我們面前。   「這是……竹蜻蜓?」澍明瞪大了眼睛,指著小羊手中的道具。「會飛的那個竹蜻蜓?」
  「對啊!」小羊把竹蜻蜓放在頭上,按下上面的小開關。
  竹蜻蜓的葉片快速地旋轉起來,可是除此之外,什么事……也沒發生。
  「什么嘛!」小羊失望地拿下竹蜻蜓,這才仔細看它的道具說明。
  物品名稱:竹蜻蜓
  狀態:可以讓戴上它的人飛起來
  附注:但天運的設計上,人物并不能飛(注四)
  「……」我們無言。
  另外,小羊還買了飽食度+1的翻譯蒟蒻、不會變成石頭只會讓人看起來很蠢的石頭帽(注五),打開開關會出現「放大」或「縮小」兩個字的放大縮小燈,一大堆很謎又沒啥實用性的怪東西……
  每樣東西的價格要幾百銀幣,并不算便宜,其中一張小學生用的書桌更是要十個金幣。
  「這是……」
  「這是什么鬼東西啊!」驚叫聲是小葉發出來的,她盯著一張木制的書桌,正確來說,是盯著書桌抽屜里的一張紙。
  紙上寫著:你以為這世上真的有時光機嗎?少笨了你!
  「吼啊!我被騙啦!」小葉抓狂地把那張書桌劈成兩半,轉而勒住芭斯特的脖子。
  「你們在騙玩家的錢啊!賣這種詭異又沒用的東西,找死啊!」
  「我就是在騙錢哩。」芭斯特擺出一張欠扁的嘴臉。「咬我啊!」
  小葉真的張嘴欲咬。
  「小葉,冷……冷靜點。」我趕緊阻止她。「你忘了NPC不能攻擊的嗎?」
  「哇啊!氣死我啦!我被騙得好壞啊。」
  「哼哼哼!」芭斯特繼續說道:「就算你們拿老鼠嚇我,我也不會退錢。」
  要不是我的召喚獸里沒有老鼠……
  系統提示!空間中籠罩著黑暗的氤霧,正慢慢浸蝕你的身體。
  走出禁區,眼前就跳出這行字。
  我現在的血跟魔力都是滿的,看不出來有沒有受到影響,但我想應該是無法回血回魔了吧!
  神殿底層有個獎勵非常好的任務,但難度很高,到現在為止還沒聽說有人解成功過。我雖然不是非常渴望任務獎勵,但好奇心人人有之,既然都來了,當然就要見識看看這任務到底有多難。
  解任務前,必須先找到關鍵的NPC接任務。討論版上說,那名NPC隨機出沒在底層各處,不過最常出現在出口附近,我們?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