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31部分


  「快到了……」澍明看著前方。「你們該準備一下羅。」
  小羊立刻在隊頻(遠征隊頻道)里說:「澍明大哥說,第一次到死大的人需要做任務,要我們準備一下。」
  「任務?」半生問道:「什么任務?」
  「不知道耶,澍明大哥說每個人都不一樣。」小羊說道。
  那要怎么準備?
  「對了!」半生想起紫鳶應該到過死亡大陸,于是便向她問道:「你應該去過死大吧?」
  「去過啊!」紫鳶點點頭。「兩次。」
  「那你知道第一次去的人要做什么任務嗎?」我接著問。
  「每個人都不同耶。」紫鳶的說法跟澍明一樣。「我是幫忙找小孩。」
  「找小孩?」如果是要打海怪或海賊還有道理,茫茫大海,哪有什么小孩可以找?
  「嗯嗯嗯!」紫鳶說道:「放心吧,不會很難的。」
  怎么他們說的都一樣,到底是怎樣的任務?
  雖然一頭霧水,但我還是向她道謝。「謝謝。」
  「不客氣。」紫鳶高興地轉圈圈。
  「澍明大哥要我們看看前面。」小羊在隊頻里說。
  「好嚇人耶!」樊旋驚嘆。「看起來真恐怖。」
  我問道:「什么東西恐怖?」
  「去看看就知道了。」無極說道。
  我們在一艘小扁舟上,前方被大帆船(就是紫鳶跌下來那艘)擋住了視線,只有登上那艘帆船,才能看清楚前方的動靜。
  爬到船頭,我終于知道什么東西恐怖了。
  原來,我們的船正駛向一處布滿巖礁的水域,尖利的礁巖之間,水流聚集成一圈又一圈的漩渦。要是不小心靠近了,不是船身被這些礁石撞出好幾個大洞來,就是被這些漩渦卷到海底。
  船身劇烈地晃動著,耳邊傳來「轟轟」的水聲,還有不少水花噴濺到臉上。雖然明知道這只是個游戲,但我還是忍不住為如此真實的景色感到膽顫。
  「真壯觀。」無極將手搭上我的肩膀。「好像真的一樣。」
  「是啊。」我笑道:「好逼真!」身體微微往無極那靠過去。
  好像真的,但并不是真的……就算眼前驚險的景色是真實的,我也不會害怕。
  為首的大船,逐漸接近礁巖區,船上的氣氛變得有些不一樣。
  逍遙自在、談笑自如的是那些已經去過好幾次的玩家,而我們這些第一次到死亡大陸的人,則是一臉緊張地看著前方。
  唯一的例外是正趴在船舷邊睡著大頭覺的熙上,這個人到哪里都能睡。
  這時,一位看起來很年長的船員沖到船首,對一位正在掌舵的水手吼道:「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把船開到礁巖區!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
  他氣急敗壞地揪著掌舵水手的領子。
  「船……船長。」那人有點喘不過氣。「可是……可是不這樣,船就會開到暴風區啊!」
  「對啊,船長。」一旁的水手跟著附和。「如果不走這條航路,我們就要穿越暴風區耶!那一帶的風浪很大,這十幾艘船可能會被打散。」
  「那樣總比我們全部都觸礁,或是被漩渦卷到海底好。」船長吼道:「快點調整航向,遠離礁巖區!」
  「是的!」掌舵水手對他行了個軍禮,立刻夸張地轉舵,來個九十度的大轉彎。連接船只的鐵鏈「咖啦咖啦」的扭絞在一起,船身向右傾斜。
  無極一手抓著護欄,一手緊圈住我的腰,使我不至于跟紫鳶一樣摔倒在地。
  「大家還好吧?」藏刃在團頻中問。
  「還可以。」天秤說道:「船突然轉彎,害我嚇了一跳。」
  「旋旋跌倒了好痛喔!」
  「活該。」一方冷冷地說。
  「真沒同情心!」樊旋叫道:「我都……」
  「安靜!」無極制止了她的話。「聽聽看他們說什么。」
  大幅度地轉彎過后,前方的幾個NPC水手又吵起來了。
  「我就說這樣很危險啊!」掌舵的水手叫道:「這里的風浪太大了!」
  「右艙頂風!右艙頂風!」船長叫道:「叫你們右艙頂風,沒聽到嗎?!」
  「沒辦法……」水手的音調帶了些哭音。「這趟出航,連結的船只太多了,不好控制。」
  「我早就跟克理斯說過了,我們不能一次連結那么多艘船,他還……」接下來是一連串的抱怨。
  海浪兇猛地拍打著船身,呼嘯的狂風更幫助了海浪的威勢,船只被海流卷得分散開來,連系的鐵鏈被拉扯得幾乎斷裂。
  我想,我大概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了。
  「糟糕!」果然,在水手的一聲驚叫之后,前方傳來一聲清脆的金屬斷裂聲。
  「來了……」澍明對小羊他們笑道:「好好努力吧,港口見啦。」
  「啊?什么意思?」
  與此同時,紫鳶雙手合十,對我們甜笑著。「小心點喔。」
  「什么?」話還沒問完,船身突然劇烈地搖晃起來,接著,我們連人帶船的被海浪拋到半空中。
  「不會吧!」我看著眼前越來越接近的海面。「又要落海!?」之前為了解任務,不小心掉到海里過,現在不會又要再來一次吧!
  不容得多想,我「轟」的一聲,落人怒濤的海水中,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沙灘上,身邊沒有半個人。
  這種感覺,難道是?
  我趕緊叫出地圖,上面的紅色星形顯示,自己在靠近死亡大陸的一座小島上。
  「這就是任務?」不過好險,我剛剛還以為這里是賓州島。
  死亡大陸未開放前,玩家要是乘船靠近,就一定會像剛剛那樣遭遇海難,然后全船的人漂流到人稱中繼島的賓州島。在我還是冥月的時候,曾經不信邪地闖過一次,結果當然被「丟」到賓州島上。
  不過現在死亡大陸已經開放,還要把我們再「丟」一次,真是無言。
  拍拍身上的沙土,我才剛站好,頭上就出現了一大串系統訊息。
  系統提示!海難把你跟你的朋友們分散了,不用慌張,請在此等待救援。
  依我玩游戲那么久的經驗,如果真的乖乖不動,救援是永--遠不可能會到的,一定要去打什么怪,或者是跟某些人對話接任務。通常怪打完、任務做完,救援就會很「剛好」的到達了。
  地圖上顯示附近有一個小村落,看來,我是要先到那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忙」的。
  不大的村落,只有十幾戶人家,其中一間最大的屋子,必定就是所有任務或事件發生的地點,村長室。
  進到村長室,發現里面除了NPC村長之外,還站著一個人。
  「鏡子!」他怎么也到這來了!
  「月月!」鏡子飛快地朝我撲過來,「我們遇到海難了啦!」
  「鏡子,你冷靜點。」我好笑地看著抱著我大哭的鏡子。「這是任務,解完任務,救援就會到了。」
  「真的會到嗎?」鏡子還是死命地抓著我不放。「我不要被困在孤島啊!」
  「哈哈。」我拍拍鏡子的背,溫笑道:「你放心吧,要是解不了任務,大不了就使用回卷回城,不可能真的把我們困在這里。」
  不過既然鏡子也在這里,那說不定其它人也會在,我把地圖切換到組隊模式,果然,在這個島的另一側有兩個代表隊員的綠色小點。
  「還有誰在島上嗎?」我用隊頻問道。在同一個大陸(島嶼),頻道可以互通。
  「月大哥!你也在這里啊!」回答我的是小羊。「我跟一方大哥也在這個島上。」
  「看來不是全部打散嘛,我跟鏡子在村莊里。」
  「好,等我們!」小羊說道。
  「不用等了。」一方淡淡地說:「反正都是做任務,做完事再見就好。」
  「說得也是,還是快點把任務做完吧。」反正有一方在,小羊不會有什么危險。
  「鏡子,你接到什么任務?」我問著鏡子。
  「不知道。」鏡子指著村長,聳聳肩。「他說這里的怪物很強很危險,要我不要亂跑,乖乖等待救援。」
  這就奇怪了,難道不是找村長接任務?我還是跟他對話看看好了。
  「請問……」
  「你是這位冒險者的同伴吧?」村長說。
  「你是說鏡子?沒錯,他是我隊友。」我點頭。
  「那就好。」村長松了一口氣。「我還擔心只有一個人太危險了。」
  「什么意思?」鏡子好歹也是個九十幾級的法師,一般的怪物還不會威脅到他吧。
  「我們村子里有個很厲害的占卜師,他早就預料到你們會過來,讓我請你們去見見他。」
  「好啊。」鏡子應道:「他在哪里?」
  「唉……」村長嘆氣。「問題就是,他這幾天到東邊的峽谷靜修了。那附近有很多很兇猛的野獸,如果只有一個人單獨前往,我擔心會有危險……可是占卜師說的話又不能不聽。」
  「我們還有同伴在島上,可以跟他們會合后再一起過去。」我說道。
  「不不不!占卜師他喜歡清靜,太多人去不好。」村長驚慌得連連擺手。
  「那就我跟鏡子去吧,這樣應該沒問題了。」看來這個任務設定是兩人一組一起行動,難怪我們四個會「漂流」到同一個島上。
  跟村長對話完,我們果然接到「占卜師的預言」這個任務。
  「只有我們兩個,沒問題吧?」鏡子問道。
  「任務應該不會太難。」我看這任務內容,只是要我們去聽聽占卜師的占卜而已。每個第一次到死亡大陸的人,都必須做任務,那么任務的難度一定不會很難,畢竟,不是所有要去的人等級都很高……
  「月月……」鏡子吞了一口唾液,戰戰兢兢地問:「你確定這任務……真的……真的不會太難嗎?」
  「呃……是……是不會啦……」
  六十七級的怪物,對我們并不會造成威脅,但、是,如果那是有著百分之一百魔防、魔法攻擊無效,而且還會使用對元素系而言致命的魔法「沉默術」(注一)的瑟烈芬,這可就大大的有問題了。
  接完任務,跟小羊他們說明了任務內容后(他們大概也是接到這個任務),我和鏡子便前往島的東側尋找傳說中的占卜師。
  島上的怪物如我所料的,等級都在五十到七十之間!并不會太強。鏡子兩、三下就可以解決一只,根本不用我出手。
  直到鏡子的魔法施放到瑟烈芬的身上,直到瑟烈芬的身上出現紅色的的MISS,直到瑟烈芬對愣住的我丟了個沉默術,我才開始為之前的輕敵后悔……
  我早該把召喚獸叫出來的啊啊啊啊!
  現在被放了沉默術,沒辦法讀咒了啦!
  「怎么辦?」鏡子的表情像是要哭出來了。
  瑟烈芬除了沉默術之外,還會一樣技能:呼喚同伴。
  雖然它的攻擊力很低,根本去不掉我們多少血,可是蟻多咬死象,要是真的讓瑟烈芬招喚同伴過來,壓都壓得死我們了。
  「只好……」我聳聳肩,說:「硬打啰!」瑟烈芬一直對我狂放沉默術,非打死它不可。
  面對瑟烈芬這種魔法攻擊無效的怪物,我的符法、結界跟鏡子的魔法都無法對他它造成傷害,如果又沒辦法叫出召喚獸的話……我們兩個精神系也就只能拿杖上去K了。
  「我打?」鏡子一臉訝異。
  「當然是我打!」別開玩笑了,他的物理攻擊可是比瑟烈芬還低耶。
  論武器的物理攻擊力,有附加些許攻擊力的權杖當然比完全沒有攻擊力的魔杖(注二)來得高,所以理所當然的是我上去打。
  命苦啊!
  大部分的人型系怪物,要害不外乎是頭部、頸子跟心口。
  雖然瑟烈芬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穿著透明的薄紗,粉色的肌膚若隱若現,十分的誘人,不過,對怪物并不需要憐香惜玉。
  我揚起權杖,直接朝瑟烈芬的后腦襲去!
  MISS!
  瑟烈芬的頭上跳出這個紅色的小字。
  什么!我……我竟然……MISS了!
  不死心地再K一次,然后,又是一個MlSS……
  這只可惡的怪!這個可惡的女人!竟然讓我連續兩次MISS!
  難道它不知道,盜賊的職業病就是看到MISS會抓狂嗎!
  當第三個MISS出現時,某人的理智線斷裂。他完全忘記自己現在的職業是精神系的巫靈者,抽出背包里用來剃羊毛的小刀,猛往瑟烈芬的身上劃去……
  攻擊+1的小刀,竟然殺得死六十七級的瑟烈芬。鏡子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感到興奮還是感到駭然。
  解決掉擋路的家伙,一路上再也沒遇到別的瑟烈芬,我們很快地來到了東邊峽谷區,而那「傳說中」的占卜師,正坐在一塊較突出的巖石上。
  「找到了耶!」鏡子指著前方。「沒想到那么好找。」
  做過那么多種「找人任務」,第一次要找的人就在找人的人所說的地方。
  「就說這任務不會太難。」那瑟烈芬是故意擺出來歧視我們這兩個精神系的!
  「去聽聽他的占卜吧。」我跟鏡子朝占卜師那走去。「聽完,救援就會『剛好』到達了。」
  「呵呵呵。」鏡子笑道:「對啊!剛剛好。」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四時有常,命運無常……」占卜師身穿黑色斗篷,蒙著頭,盤坐在地上,手中還捧著一顆跟這里的氣氛完全不搭的紫色水晶球。
  「他在念什么?我怎么完全聽不懂。」鏡子偷偷密我。
  「前面是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第一句的內容。」我回道:「大概是說,無涯天地,只是萬物的旅舍,有限光陰,只是百代的過客……」我粗淺地解釋了一下。
  「逆旅就是旅舍的意思。」
  「喔喔喔。」鏡子用力點著頭。「原來是這樣,月月好厲害!」
  「沒有啦。」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只是不知道他說這些有什么用意。」
  「NPC的開場白通常都沒什么用意啦。」鏡子笑道。
  「說得也是。」
  那占卜師滔滔不絕地念了一大堆文言文,而我們則是有聽沒有到,私底下聊得不亦樂乎。
  「冒險者啊,我早在這里等你們很久了……」那占卜師終于結束他的長篇大論,帶人重點。
  「我一直很希望能當面為你們算一算。」
  「那就麻煩您了。」我微笑道。
  「但是,在這之前……」他神秘地一笑。「我有三個問題要問你們。」
  「請您問吧。」我就知道沒那么容易。
  占卜師問道:「何為光暗,何為天地?」
  「嘎?」鏡子傻了。「他在說什么?」
  我悠然地微笑著,說道:「日出為光、日沒為暗,頭頂為天、腳踏為地。」
  「嗯。」他不置可否,繼續說:「第二個問題。」
  「何為正、何為邪?」
  「心正為正、心邪為邪。」
  「那么……最后一個問題。你們應該聽過魔族跟精靈的戰爭,還有黑暗妖精的由來吧?」
  「聽過。」說明書上就有寫啦。
  千萬年前,生活在中央大陸的魔族,與生活在天梯大陸的精靈族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戰敗的魔族被精靈驅趕到滿是原始野獸的赤土大陸。但精靈族的公主愛上了一名魔族將領,并自愿隨他被流放至赤土大陸,他們兩人的子孫就是后來黑暗妖精一族。
  「那我問你,精靈跟魔族有什么不同?」
  一聽到這個問題,我腦海中馬上閃過一堆屬性、攻擊、職業等等差異的數據,但這應該不是答案吧。
  「差在哪呢……」我苦苦思索。
  「體質?外表?屬性?」鏡子也幫忙一起想。「技能?出生地……還有什么?」
  「不知道,我也在想……啊!」難道是!
  「一個出生在赤土大陸、一個在天梯大陸。」我說道:「一個在火中誕生、一個在風中。」
  「很好。」他點點頭,「除了出生的地方不同,本質都是一樣的。無非善、無非惡,正邪善惡只在心。你回答得很好。」
  「月月好厲害。」鏡子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芒。
  「但是……」他微微一頓。「你覺得這是正確的答案嗎?」
  「這不一定是正確答案。」我笑道:「不過,是不是正確答案又有什么關系呢!只要這是『我的答案』就好。」
  「有意思!很有意思。」他撫摸著水晶球。「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占卜的結果吧。
  「船只,駛向西方……希望,已然到來。」
  「……」我就知道。「謝謝。」
  就是到西方就可以看到救援的船只嘛。有必要繞那么大一圈嗎?
  兩人走后,占卜師放下水晶球,吐了一大口氣。「呼!終于。」
  他彈指,半空中浮現一排金綠色數字。
  7:12pm
  「喂喂,都超過七點了,還不出來換班。」有別于剛剛神秘睿智的語氣,他很不耐煩地對著空氣碎碎念:「七點十三分了,想害我做白工啊!」
  「好啦好啦!」一道同樣也充滿不耐煩的女聲憑空響起,接著在他面前出現一位長著黑色翅膀、金色尖角、細長尖尾的魔族少女。
  要是此刻有外人在場,一定會嚇得拔腿就跑,因為那少女的樣子,就是最近推出的那只兩百多級、暗風屬性、人型系的BOSS,小魔女。
  不過占卜師并沒有被嚇到,只見他拉下斗篷,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俊臉。「你不要老是變成怪的樣子好不好。」依然是不耐煩的語氣。
  「公司不是規定,工作人員不能給玩家看到真面目嗎?」少女扇扇翅膀、甩甩尾巴,玩得很開心。「所以我才變成這樣嘛。」
  其實你也可以隱形啊……雖然很想那么說,但是時間有限,他可不想再跟少女瞎扯下去。
  「隨便你,快點換班就好。」反正一定是某人打不過那只怪,ζ干脆變成怪的樣子來過過干癮。
  「水晶球不給我,我怎么換?」少女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啊晃的。
  他遞過水晶球,一邊脫斗篷一邊繼續碎碎念。「這么晚才來換班,害我做了十三分鐘的白工。」他等一下還要趕場耶!
  「我七點準時就來啦!」少女撇撇嘴。「你那時候有『客人』嘛。」才十幾分鐘也要計較,小氣!
  「廢話少說!」他把斗篷揉成一團塞給少女。「又有人來了。」
  「好啦好啦。」少女急忙穿上斗篷,背上的翅膀跟尾巴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不見了。
  「我先走了。」話一說完,人突然在原地消失。
  「對了,」少女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這個月天運的打工結束,要不要到游戲里來玩玩,當了那么久的代理NPC,偶爾也該享受當玩家的滋味吧。」
  「沒興趣。」他窮得快被鬼抓去了,每天只有打工打工加打工,哪里來的時間玩游戲。
  「切!」少女輕哼一聲。「窮死你。」
  沒有人回答她,看來對方已經趕場去了。
  少女撇撇嘴。「哎呀!我忘記簽到。」只顧著跟那家伙聊天,正事都忘記做。她拿起手中的水晶球,紫色的晶體內流轉著金綠色的三個字。
  星文明。
  少女雙手握住水晶球,那三個字立刻換化成「九夜」兩字。
  遠方,背箭的少年跟默默不語的男子逐漸走近。
  「月大哥說,好像在這里……」
  聽到人聲,少女趕緊盤腿坐好,手探人袖口,按下掩藏在衣袖內的開關。
  睿智低沉男聲一連串地念出。「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四時有常,命運無常……」
  那端的小羊跟一方正在和占卜師對話,這端的無極也接到任務了。
  不知道這是老天給他的磨練還是惡作劇,繼詛咒之塔那次之后,他又再度跟藏刃湊在一起了,而且還是單、獨、在、一、起。
  這根本就是在考驗他的風度啊!
  無極寒著臉,不發一語地走在路邊,看都不看藏刃一眼,而藏刃,他依然是滿臉的溫和笑意,但同樣的也沒看無極,一直注意著路旁的雜草堆。
  不過藏刃倒不是因為討厭無極,而是因為他們接到的任務,正是所有網游跟RPG的基本任務--采藥草。非常……傳統。
  「幫村長生病的兒子找藥草。」藏刃自言自語。「真像新手任務。」
  「又不是所有去死大的人等級都很高。」無極說道:「任務當然不能太難。」
  「說得也是。」藏刃笑道。
  無極瞇起藍眸,他又覺得有點不爽了。
  他曾經跟半生討論過藏刃的事,半生則說:「你在擔心什么?小月都是你的了。」
  「我了解月,他的心腸很軟,要是藏刃懇求他,他一定狠不下心來拒絕。」
  「藏刃不會做那種事。」半生說道。
  「就因為他不會……」無極將頭埋入交叉的十指中。「我才會那么在意。」
  「我不懂。你一向很有自信,怎么會為這種事不安?」
  「你不會不懂。」無極苦笑。「你只是不想回答。」
  「我不知道你要我回答什么。」半生聳聳肩。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該死的不知道!
  非常沒有理由的,他就是很討厭藏刃的那張笑臉。如果今天跟月在一起的人不是自己,他能笑得出來嗎?
  別開玩笑了!
  「我只知道……月現在喜歡的人是你、在一起的人是你,他是為了你跳進劍爐。」半生緩緩地說。
  「你能保證,他不會為了藏刃?」無極難得的流露出不安。
  「不能。」半生無賴地說:「小月人那么好,說不定也會為我跳。」不過他可不敢想象。
  「但是,他為你跳了,這是事實。」
  沒錯!這是事實。月是他的,他根本不需要擔心。
  「找到了!」藏刃笑道,彎身探向一叢雜草。「還真好找。」
  「月是我的了。」無極冷冷地冒出這一句。「你懂我的意思吧?」然后他帶著些許惡意的快感,看著藏刃的動作在瞬間停格。
  「我懂……」藏刃垂著頭,停在藥草旁的手指微微顫抖。
  胸口的那撕碎般的劇痛感,藏刃把它想成是因為藥草的刺太扎手,可是他無法解釋,眼角為何會發熱……
  「那就死心吧。」無極雙手環胸,神情冷得可以。
  藏刃頓了頓,伸手摘下藥草,放入儲物腰帶內。
  「如果月喜歡的不是你,那你就不會再喜歡他嗎?」藏刃抬眼說道。
  「怎么可能!」就算月不喜歡他了,他也不會放手!
  「所以,我喜歡他,這不會影響到你吧?」藏刃苦澀地笑著。
  藏刃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他喜歡月」,他對月的心情,就算落魂也只是心領而已。
  可如今,竟然對自己的情敵說了。藏刃不禁感嘆。
  「如果我說……」無極垂下眼,聲音越來越小。「這影響到我了呢?」
  藏刃愣了一下,旋即笑道:「要不是因為月,我想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哼!」無極冷哼一聲,其實心里也頗有同感。
  「交任務吧!」藏刃說道:「快點到死大跟其它人會合。」
  無極不發一語,轉身往村莊的方向走去。
  死亡大陸唯一的港口,于歸港內,聚集了不少的玩家。仔細數數,可以發現正在臭罵的人還不少。他們臭罵的對象大多是自己的同伴。
  「我跟你說過有任務啦!」某個被罵得臭頭的人苦笑著。
  「你是說過!」罵人的人雙手叉腰,嗆得不得了。「但你有說會被丟到孤島上嗎!」
  「對啊!」另一個人也附和。「嚇死我了!」
  「洪大哥好像用回卷回城了耶。」另一批人這么說。
  「都怪你們沒講清楚。」
  「我之前也笨到回城啦。」那人無賴地笑笑。「所以讓你們也經歷看看吧!」
  「該打!」一人叫道:「兄弟們!扁他!」
  「哇!都說是兄弟了,開個玩笑不行嗎?」
  「自作孽,不可活。」沙利葉冷笑著看著被扁得跟個豬頭似的那人。
  「他看起來還滿可憐的。」熙上說道。但蹲在一旁吃著爆米花看戲的行為,倒是一點都沒有同情的意思。
  「千里跟一劍好像也沒來過死大嘛……」半生笑得很--狐貍。
  我什么都沒聽到(抖)。
  過了一會,小羊跟一方也到達了,他們跟其它人一起在一艘小船上。
  「月大哥,半生大哥!」小羊朝我們揮手。
  他一到岸,馬上跳下小船抱著我,放聲假哭。「月大哥!我終于活著回來啦!」
  小羊平時愛吵又愛鬧,這次竟然跟淡漠的一方湊到同一組。一路上,就聽見他在隊頻里說了一堆話,而一方只回答了幾個字。
  「小羊,安靜點。」
  真可憐。
  我拍拍小羊的肩膀,假意安慰他。「辛苦你們啦!」這句話其實是對一方說的。
  一方揚起嘴角,朝我微微地點頭。
  「現在只差無極跟藏刃沒到了。」半生說道:「他們怎么那么慢!」
  「只差無極跟藏刃……」我有不好的預感。
  果然,在下一艘「救援船」駛近時,我的預感成真了。微笑著向我們揮手的藏刃,跟半瞇著眼、雙手環胸,一身低氣壓的無極正在同一艘船上。
  「你們兩個一組喔?」藏刃一跳下船,小葉立刻迎上去,好奇地問。
  「沒錯。」藏刃笑道:「麻煩了無極不少。」
  「這樣喔。」小葉緩緩地點頭,腦袋瓜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鬼主意。
  看無極冷著臉,正要走下船,我趕緊湊上前去抓著他的手。「你們接到什么任務,好不好玩?」
  「很普通的任務。」他的語氣雖然不太好,但臉色已經沒那么冷了。
  「說到這個。」小羊忍不住抱怨。「那個奇怪的占卜師,問了我們一堆問題后,竟然要我們回村乖乖等待救援。根本是耍人嘛!」
  「咦?」鏡子說道:「可是他是要我們到西邊海岸耶,我們到了就真的看見船了。」
  「不會吧!我是回村后,村長才跟我們說,有人要來救我們。」
  「大概每個人都不一樣吧。」我說道:「人都到齊了,我們接下來要去哪玩?」
  「地獄谷。」半生說道:「不是接了任務,先去做吧!」
  「那我們就先去地獄谷解任務。」
  「問題是……」小葉困惑地看著地圖。「哪個地獄啊?」
  什么意思?
  地獄有很多個嗎?
  第七章地獄谷
  解過一次任務,以后到死亡大陸就不用再解了。紫鳶「很幸運的」沒有遭遇海難,同著那些曾到過死亡大陸的人,比月非離他們還早到達于歸港。
  「好無聊啊!」紫鳶伸了個懶腰,很沒形象地打著哈欠。「月月跟旭旭他們怎么還沒到?」她已經決定要賴著兩人不放了,所以他們沒來,紫鳶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才好。
  「月月?旭旭?」走在紫鳶附近的一名男子問道:「你是說月非離跟旭之無極嗎?」
  「是啊。」紫鳶看向那名男子。「你是他們的同伴?」
  「我們剛剛才認識。」澍明揚起笑容。「我叫澍明。」
  「我叫紫鳶。」
  笑容很靦腆干凈,長得也還算清秀可愛,雖然比不上月月,但大概可以給個八十分!紫鳶心想。
  「我正要到于歸城門口等無極他們。」澍明溫和地笑道:「既然你也認識他們,我們就一起等吧。」
  「好啊!」紫鳶也回以燦笑。這下至少有點事情做了。
  兩人走到城門口,腳步剛停,就聽到城內傳來一個男人的吼叫聲。
  「紫鳶!你又到處亂跑。」那人邊吼邊往城門飛奔而來。
  澍明回頭一看,只見來人是名等級看來頗高的戰士,他俊秀好看的臉龐上滿是氣憤跟無奈。
  「慘了!」紫鳶怎么會忘了,她是偷跑出來的,怎么能大刺刺地杵在城門口等人「招領」呢。
  「抱歉。」紫鳶對澍明歉然的一笑。「我要逃難啦!」接著頭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又跑。唉!」男人嘆了一口氣。「我認命……」也追著紫鳶而去。
  澍明愣愣地看著這一幕,然后才想起來,如果那男的是壞人的話,紫鳶不就危險了。
  他趕緊對紫鳶密道:「你沒事吧,那男的是誰?」
  「我……我家牢頭啦!」紫鳶氣喘吁吁地說。
  「牢頭?」澍明問道:「誰啊?」
  「我公啦。」紫鳶翻了個白眼。「他超愛管我,所以我才要跑!被他逮到我就慘了。」
  「喔。」澍明應道,心里覺得紫鳶她公有點可憐。
  「跟月月說我還會再密他。」紫鳶說道:「現在逃命要緊。」
  澍明抓抓頭,有點莫名其妙。逃命?沒那么夸張吧!
  「各位,我在這里!」澍明站在城門邊對我們揮手。
  「你在等我們?」我笑道:「抱歉,讓你久等了。」
  「不會!不會!」澍明連忙搖頭。「我想你們是第一次來死大,或許需要人帶路,所以就……」他越說越小聲,還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你想當向導?」小葉俏皮地對他眨眨眼。「好啊好啊,我們正愁沒人帶路呢!」
  「怎么說?」澍明問道。
  「就是遠征隊任務啦。」小葉把任務選單叫出來,逐字念給澍明聽。
  任務名稱:返魂令
  等級:3S
  任務內容:這世界上有種很神奇的法術--能讓人起死回生。它的效用甚至比復活術更好?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