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28部分


  ……
  「你以為逃掉的那兩個有辦法救你們嗎!」逍遙公子再度把矛頭指向無極。
  「我并不希望。」無極的語氣中有一絲嘲笑。
  「你……你!」逍遙公子氣結。
  「降海!破滅!」他命令道:「天各一方交給你們招待招待。」
  「好。」降海揮刀在一方身上劃下幾道血痕,破滅也在他身上射了一發火焰箭。
  一方毫不示弱地瞪著兩人,不吭一聲。
  「可憐啊!」逍遙公子遙遙頭,裝模作樣地嘆息著。「沒想到你們團長那么無情,忍心看你們受苦。」
  「讓我們受苦的……不是你嗎!」小羊虛弱地說:「要是無極老大因為我屈服于你這個無恥小人,團里的其它人會看不起我,我也會看不起自己!
  「無極老大才不是無情,他是……唔!」話還沒說完,霸王一腳踢在他肚子上,小羊痛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無極低垂的眼,第一次有了些許的波動,那是種被人了解、窩心的感動,同時,也更加深了他對逍遙公子的恨意。
  正如同小羊說的,無極若是交出金色鈴鐺,小羊會如何的自責?而其它人又會怎么想?
  而且……
  那天,他失去星碎天焚劍的那天,月摟著他時,那自責又心痛的表情,一直烙印在無極心底。他不能、也不想,看到月再度為他露出這種表情。
  哪怕被人說冷血無情,哪怕說的人正是月,他也無所謂。
  更何況,月不會這么說,他的伙伴們也不會。無極堅持的、不愿妥協的,不是輸贏,而是信念。
  金色鈴鐺是他跟伙伴們一起努力打到的,逍遙公子那小人連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怎么不說話!」逍遙公子揮動魔杖,用力打向無極的后膝,逼得他半跪在地上。
  無極的神情依舊冰冷,情緒絲毫不因這屈辱的舉動而有所起伏,比起小羊跟一方所受的痛苦,僅僅是跪下的這個動作,根本不算什么。
  更何況對他而言,這只是一個動作,不是屈服。
  「你在向你的隊友們求援嗎!」逍遙公子睥睨的看著著半跪在他腳下的無極,陰冷地笑道:「他們進不來的,嘿嘿嘿……」
  無極抬眼看向逍遙公子,突然不安了起來。
  月……
  他正要用團頻叫月跟藏刃不用來救他們,就聽到小葉的聲音從入口傳來。
  「誰說我們進不來?」
  比聲音更快的,是一道人影,月白色、帶著黑光的人影,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時,他已經沖到逍遙公子面前,揚手,射出一道符咒。
  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而驚得愣住的逍遙公子,躲避不及,讓暗系符法的黑霧逼得向后一退。與此同時,藏刃瞬間從地面冒出,救走了無極。
  小葉一口氣解決了那兩個祭司,轉身對付起龍行無雙,千里跟煌用符法及魔法夾擊霸王,半生趁機救出小羊,并開始幫他補血療傷。
  一劍發動了種族技,同時與風卷簾跟莫心泱糾纏,而藏刃把無極拖到角落放下后,旋即沖上前,揮刀砍向破滅。受傷不重的一方也立刻對付起降海。
  雖然在人數上居于劣勢,但他們的憤怒,卻像烈火般熊熊燃燒著、壓制著逍遙公子的人馬,很快地,霸王跟破滅就被打倒在地,莫心泱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那端的戰斗還在持續,而這端,逍遙公子正與一人僵持。
  黑色的羽翼在月身后隱隱閃現,挾著長發帶出的銀色殘影,萬分地詭異。血跡,斑斑潑灑在他身上,那闃暗得恍若深淵的紫色眸子,緊盯著逍遙公子。
  滔天的恨意、無邊的憤怒,還有,深深、深深的痛苦與哀愁,翻騰在那表面平靜無濤的紫潭中。
  逍遙公子恍神了,他覺得自己陷入這美麗又恐怖的深潭中。
  我到底……在做什么。他內心不住地問著。
  沉默,在兩人之間,沒有言語。
  逍遙公子無法言語,光是將視線移開那深潭,就令他覺得萬分困難。他努力地抬眼,只見到對方頭頂上刺目的三個鮮紅小字。
  「月非離」。
  有種近乎窒息的壓迫感桎在胸口,逍遙公子不知道為什么,他只知道他逃不開,逃不開那蠱惑又顫栗的感覺。
  我到底……在做什么?他又再一次地這么問著自己。
  答案出來前,連續幾道黑符的猛攻,就已經把他打倒在地。
  「我不會那么快讓你死的。」冷漠、殘酷的語氣,令人發寒。
  「月非離……冥月?」逍遙公子問道。
  「……」月沒有回答他,只是不斷地發動符法攻擊。
  逍遙公子完全沒有還手的馀地,不久之后,他就奄奄一息倒臥在地,血流如注。
  月看著流淌到他跟前的血液,紫眸中閃過一絲殘酷的快感,陰笑的嘴角開始讀起治愈的咒語。
  「月!」
  無極的叫聲引起他的注意,一回神,只見逍遙公子的人馬已被打倒,一劍他們正一臉緊張地看著他。
  「夠了……」無極放柔了聲音,搖搖晃晃的走近。
  看著無極,月苦笑,反手射出一發靈符,殺了逍遙公子。
  「月。」無極傾身向前,用僅剩一只的手臂,把他擁入懷中。連同背后那黑色翅膀跟銀芒一起,緊緊地,擁住。
  月呢喃著,伸手勾住無極的頸子。
  「旭……」
  怎樣也……不肯放。
  古人常用「風吹草低見牛羊」這句話,形容大漠草原的景觀,但這里并不是大漠的草原,卻也有如此的景致。
  廣大的平原,及腰的茵茵綠草在和風的吹撫下,如海浪般起伏,一只只的雪白綿羊正低頭吃著草。
  平原的邊際,圈著木造圍欄。無極倚在欄桿上,眼神溫柔地凝望著。
  通體潔白的巨鷹在低空飛掠,金色的爪子抓著綿羊們的屁股,把它們聚攏在一起,然后又把綿羊群趕上附近的高地,它的行為活像只牧羊犬。
  微笑著指揮巨鷹的人兒,月白色的長發在風中飛舞,那銀,炫得無極幾乎睜不開眼。當那人轉頭看向他時,僅僅是視線的交會,就讓無極心跳失序。
  一種名為愛戀的東西,從他胸口不斷地滿溢而出,就算是對方頭頂上的刺目紅字,也阻攔不了他的滿腔柔情,只會讓他又痛、又憐……
  真正阻擋他的,其實是那該死的圍欄。
  無極瞪著眼前的圍桿,看起來很脆弱的木條卻怎樣也扳不開。
  「那欄桿拆不掉啦。」我失笑。「而且你也跳不過來的。」
  「我當然知道。」無極整個人靠在欄桿上,藍眸凝視著我,充滿央求的意味。
  「那么想進來的話,你可以去就職農夫。」我說道:「學了牧羊的技能就可以進牧場了。」
  「一級是羊圈吧,又不是草原。」無極說道。
  「對喔。」我笑道:「我都忘了。」
  「學了也沒用。」無極嘆氣。
  牧羊技能一級只能在羊圈內喂羊,三級之后才能到草原放牧。牧羊四級可以租借牧羊犬幫忙管理羊群、驅趕野狼,六級就可以使用寵物放牧,大大提高了管理的靈活度跟方便性(租借牧羊犬要花費不少金錢,而且跟主人的默契并不好)。
  我的牧羊等級六級快七級了,只要練到七級,不用指揮,寵物會直接放牧羊群,而且寵物還有經驗值拿。團體賽期間,生產技能的經驗值加倍,正是練生活技能的好時機。
  不過,我來牧場的原因并不是因為那兩倍的經驗值,而是,我紅名了。
  天運除了禁區外,其它的地方都可以PK,但相對的,PK懲罰也很重。每攻擊玩家一次扣一百點聲望值,殺死玩家則扣一千點的聲望值。聲望值負一千以上就會紅名(ID以亮紅色浮現在玩家頭頂上)。
  玩家殺死紅名的人不扣聲望值,而紅名的玩家死亡后,等級會掉回一級,也就等于要重練。
  所以雖然我們還有一樣道具沒有收集,可是為了安全起見,只好待在屬于禁區的牧場(各生產技能練功的場所,都為不能PK、不會出怪的怪物禁區)練生活技能,不然要是有哪個人看我不順眼,把我殺回復活點,那我就欲哭無淚了。
  無極則是因為拿武器的右臂還沒長出來(斷肢要在上線時間一天后才長回來),攻擊力跟防御能力大減,再加上他不放心我,于是陪我到牧場練功,把收集最后一樣道具的大任交給一方他們,反正半生他們也會一起去,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好吧,其實是有點問題啦。
  那就是……
  無極實在太想進牧場了。
  我好笑地看著無極哀怨的眼神,無奈地說。
  「沒辦法,牧羊不到三級的人進不來牧場。」我苦笑。「你總不會希望我離開禁區吧?」
  聞言,無極一愣,旋即收回哀怨的眼神,換上一副狂妄的笑臉。
  他傲笑著,說:「過來!」那語氣中的強勢與霸道緊揪著我。
  我甜笑著,走到圍欄邊,隔著木欄,將頭靠在他的肩上。無極伸出左臂,緊攬著我的腰,嘴唇貼在我耳邊,溫聲私語……
  或許有人會質疑、會嘲笑,這虛擬的網路世界中真的可能有真愛嗎?
  人物呈現出來的美麗外表只是一堆數據,敲打出的甜言蜜語只是隨手的敷衍跟謊言,這些……都是虛無……都是假象。
  可是。
  如果他們看到這一幕……
  青青草原,徐風舒爽,朝陽緩緩升起,曙光劃破天際。
  在這天地之中相擁的兩人,包圍著他們的靜謐與溫柔。
  是真實的。
  第二章比賽結束
  巨大的燈籠魚托塔托塔,在眾人的猛攻之下,被打倒在地,噴出一堆道具。
  「快撿!快撿!」沙利葉指著地上一個燈泡樣子的掉落物,叫道。
  藏刃連忙上前把它撿起來。
  「終于收集好啦……」千里伸了伸懶腰。「困死了!」
  「哈!」一劍很沒形象地打了個大哈欠。「都天亮了。」
  「不知道是誰害的喔。」沙利葉叉著腰,斜視著一劍。
  托塔托塔數量稀少,海底迷宮一層大約只有三、四只,而且,掉電燈泡的機率也很低。兩個小時前,一劍不小心撿起電燈泡后,就一直受到眾人的冷眼,尤其小葉,她更是每殺死一只托塔托塔,就念一劍一次。
  「我又不是故意的。」一劍垮著臉。「我哪知道不能交易。」那時候一方跟藏刃都在對付另一只突然冒出的怪,他是怕物品放在地上太久會不見,才會撿起來。他也是好心啊!
  「GM一開始就有說明,比賽道具除非有搜集同一樣,不然不能交易!」沙利葉繼續炮轟。「害我們浪費那么多時間,你知不知道睡眠不足是美容的大敵啊!」
  「反正東西都打到了。」藏刃連忙勸道:「你們就別吵架了。」
  「對啊。」千里也說道:「時間又還沒到。」
  「不是我愛跟他吵,是他……」
  「我都已經道歉過了,她還……」
  「回城吧。」不理會又吵起來的兩人,邪火煌自顧自地轉身就走。「我累了。」
  「我也是……」一方說道。也跟著走開。
  「頒獎典禮晚上才開始。」半生說道:「我們先回去把東西交一交,然后睡個覺。」
  「我現在就可以睡著……」小羊的眼睛快閉起來了。
  「在這里睡!你瘋啦!」千里連忙揪住小羊的耳朵,大吼:「清醒啊!」
  「清醒,清醒了。」小羊捂著耳朵。「別再叫了……」
  「醒了就走吧。」千里說道:「半生大哥他們都走啦。」
  「不會吧!」小羊叫道,連忙跟著千里朝半生他們跑去。「等等我們!」
  沙利葉看到,也馬上拉著一劍。「哎呀!我們被丟下了,快走快走。」
  真不知道他們倆的感情是好還是不好。
  中午十二點零五分,團體賽正式宣告結束。
  這次活動參賽的隊伍總共有兩百多組,其中只有十四組收集齊道具,獲得獎勵,可見比賽的難度有多高。
  這十四組中,鏡月城和垠之無限城當然包括在內,而曉的隊伍亦同樣收集到五樣道具,獲得一塊領地。但令人不服的是,逍遙公子的隊伍也集齊了道具,使他們的逍遙圣城等級得以提升一級。真是老天不長眼!
  頒獎典禮一樣在西蒙競技場舉行,在頒了PK賽及技能競賽等等的獎項后,終于輪到團體賽。
  「垠之無限城!」當GM03念出這個城名時,全場幾乎所有的人都站起來鼓掌。
  「不賴嘛……」
  「我就知道有你們!」
  「做得好啊!」人們的聲音再次證明了無限城的聲望。
  無極穿著小葉特地趕工做出來的衣服,原本那件金白色藍邊的道袍換成同色的勁裝,加上銀色短胄跟暗紅披風。披風上繡著金色的魔法圖騰,旭日極光。
  在披風的遮掩下,根本看不出無極少了右臂。
  「辛苦了!」GM03若有若無地瞄了無極空蕩的手臂一眼,溫笑道:「恭喜你們。」捧著一袋金幣跟領地升級道具遞給無極。
  無極伸出單手,接過。「謝謝。」傲然地一笑。
  狂傲的霸氣從他身上流露出來,連GM03都不免為之折服。
  「你看他,好冷好酷好帥好迷人啊!」
  「好有氣勢啊!」看臺上的女生不住尖叫,有些更是大膽地對無極拋媚眼。
  他對這些恭維跟示好無動于衷,藍眸遙遙地凝視著我。
  「她們說的沒錯。」我對他微笑。「你的確很帥。」
  無極揚起了好看的笑臉,燦爛、耀眼,就像他頭頂的太陽。
  「無極老大最棒了!」一劍怪叫著,「人家愛死你啦!」
  「我也愛死老大了!」千里勒住一劍的脖子。「你不要跟我搶!」
  「老大是月大哥的啦。」小羊笑道:「沒你們的分。」
  「對啊對啊。」小葉俏皮地眨眨眼,用手肘頂著我。「無極心里只有月月呀!」
  我尷尬地笑了笑。這群小鬼……
  附帶一提,小葉參賽的那件衣服(就是我穿過的那套旗袍),雖然只得到了第五名,但是場外的呼聲卻是最高的。
  在那之后,每當我跟無極走在路上,不知道為什么,總有一些女人用曖昧的眼光看著我們,手上還拿著幾張卡片。
  ……真奇怪?
  頒獎典禮隔天,一劍剛從城里的賭場「巡視」回來,進到城主室,就發現無極一臉陰寒地坐在城主座上,雙手環胸(他的手臂已經長回來了),看起來心情不太好,而煌跟一方則是不發一語,默默地坐在兩側。
  「這氣氛……是怎么回事啊?」一劍問道。
  「噓!」小羊先是對他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后密道。
  「老大心情不好,小心別掃到臺風尾。」
  「心情不好?」一劍覺得莫名其妙,每次只要月在,無極的氣不是馬上就消了?「月大哥不在嗎?」軍團名單明明顯示月大哥在線上啊。
  「還是他又跟別人去練功?」一劍覺得只有這個可能。
  「月大哥在城里啦。」小羊說道:「他現在跟半生還有千里在商店街逛街。」
  「逛街!」一劍忍不住驚呼出聲,結果被無極狠狠地刺了一眼。他趕忙捂著嘴,蹲到小羊旁邊,低聲問道:「月大哥不是紅名嗎,怎么還到處亂跑!」要是被哪個不長眼的渾蛋砍了怎么辦。
  「這個……」小羊欲言又止。「我也不太清楚。」
  「剛剛月大哥一上線,就跟他們出去了,也沒說原因……」他也不敢問臉色難看得嚇死人的無極啊!
  「月月回來了!」一直在門口觀望的沙利葉叫道。無極立刻起身,推門而去。
  「碰!」的一聲,反彈回來的門板撞到墻壁,發出好大的聲響。一劍跟小羊嚇得面面相覷,趕忙跟出去。
  門口,無極正冷冷地瞪著半生,而半生也毫不氣弱的直視無極。
  一劍密道:「月大哥,這是怎么回事?」他不敢直接問出來。
  我回道:「等下你就知道。」然后轉頭對半生道:「現在應該有不少人發現垠之無的月非離紅名,不久后,大概全天運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了。」謠言散布的速度是很恐怖的。
  「他們一定很想知道原因。」我嘴角揚起J詐的笑意。「除了真正的版本外,我們再散布另外幾種版本出去。」
  「啊?」
  一劍將疑問的眼光投向千里,千里一臉凝重地對他搖搖頭,示意他現在別說話。
  「我明白。」半生很狐貍地笑了。「一種是,你跟別的玩家起爭執,錯手殺了對方而紅名;另一種是,你因為比賽道具被人搶走,為了搶回來所以才紅名。然后還有一種是,你被白目玩家馬蚤擾,氣得殺了對方才紅名的。」
  「可是這都不是真的啊。」一劍不解。「為什么要這么說?」
  「只有謊言……才能更烘托出事實。」煌說道。
  「我說過,一定會讓他們好看!」半生眼中閃過一抹邪惡的光芒。
  要讓逍遙公子知道,我們垠之無可不是好惹的!
  這是我看到垠之無的聲望這么高后,ζ跟半生商量出來的計謀。就算放出其它對我不利的謠言,也不會有人相信,人們只會認為這是逍遙尊盟故意傳出來扭曲事實的,反而還會打擊他們的名聲。
  雖然以紅名的狀態在路上走有些風險,可是,這樣更能讓其它人知道,我紅名了。而且有半生這個副城主坐鎮,量誰也沒膽子敢攻擊我。
  不過這件事無極很不贊同,他不想我去冒這個險,他說他會想其它辦法報復逍遙公子。
  我只好跟半生瞞著無極,找當時也在線上的千里一起去,結果……
  「我不喜歡有人瞞著我。」無極眼眸半瞇,冷冷地說:「也不喜歡有人違背我。」聽起來雖然強橫,但其中的用意很明顯。他擔心我有危險。
  「下次不會了。」我陪笑道:「有半生在,不會有人敢攻擊我的。」
  「對不對啊……半生。」我拉拉半生的衣袖,要他別跟無極吵起來。「我們垠之無哪有這種不分青紅皂白就殺紅人的白目。」
  「算我怕了你。」半生攤手。「別再用你的冰塊眼刺我了。」
  半生對無極發了個密語。「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月的個性,就算我不陪他去,他也會找別人,甚至是自己去。」
  「主意是你想的。」無極回道。
  「難道小月想不出來?」半生道。他知道現在只要推月出來頂,無極就不會再追究了。
  「……」果然,無極無話可說。冷哼一聲,扭頭走進城主室。
  「對了!」小葉突然說:「要是有人問我們,月月怎么會紅名?我們就說『事情都過去了,月月不想再計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快點洗白』。」
  「知道嗎?」
  「喔!」千里應道。
  「OK!」小羊笑道:「沒問題。」
  其它人也都點頭附和,只有一劍不解地問:「為什么?」
  「動動大腦好不好!」小葉快要抓狂了。「你這家伙怎么這么笨啊!」
  「因為我們是寬宏大量的垠之無啊。」半生雙手合十,裝出一副很神圣的樣子。
  「喔,我懂了。」一劍應道:「這樣能更顯得逍遙那小人的J詐嗎?」
  「原來你有大腦啊!」小葉一臉訝異。「真沒想到。」
  「我當然有!」一劍叫道。
  「對啊,誰沒有大腦。」半生挑挑眉,惡意地笑道:「只是你的特別小顆。」
  「你……你們……」一劍受不了兩只伶牙俐齒的狐貍輪流炮轟,委屈地噘起嘴,嚷道:「月大哥,我好可憐喔!」
  他那滑稽的表情,讓我們忍不住大笑起來,沉悶的氣氛一掃而空。
  垠之無的月非離紅名這件事,在半生的推波助瀾下,成為天運版上最熱門的討論話題,甚至逼得官方不得不針對PK制度進行更改。
  當玩家在PK狀態,被連續攻擊十分鐘以上,系統就會自動跳出注銷選項,讓玩家選擇是否要下線。
  逍遙公子的名聲也因此差到一敗涂地,許多分盟的人紛紛退團,而還留在團里的,無不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有天運第一大盟之稱的逍遙尊盟,從此不復存在……
  不過,這是之后的事了。現在我要煩惱的,是該如何洗白。
  想解除紅名狀態只有兩個方法,第一種是做任務把負值的名望升回來,不過天運中任務的名望值獎勵都不高,就連玩了那么久的無極,名望也才一萬多(這在天運中算很高了),用做任務的方式洗白,不但要花上很多時間,而且紅名的人在外頭跑任務也很危險。所以通常都是做軍團任務,讓團里的人幫忙解任務。
  團友們在外頭奔波,自己卻躲在屋子里等名望值送到,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我要用第二種方法洗白。
  贖罪之路……
  所有紅名的人,都可以找教堂的神父,要求他讓自己走贖罪之路。走完全程后,名望值歸零,一切重新開始。
  只是,這條路,很難走。里面有很多強怪不說,光是進去不能攜帶任何武器、裝備還有補品這點,就讓不少人打消念頭。但并不包括我!
  逍遙公子這件事告一段落后,我向大家提起洗白的事。
  「放心吧!」一劍拍拍胸脯,說道:「我們都會幫你。」
  「沒錯!」千里應道:「現在就去接任務吧,我記得有幾個任務名望值滿高的。」千里前陣子被無極逼得天天守在冒險者工會前等任務,所以那些任務內容他差不多都會背了。
  「不了。」我微微一笑,說道:「我要走贖罪之路。」剛說完,團里的每個人都訝異地看著我,然后立刻反對。
  「不好吧!」一劍揪著我的衣領,叫道:「那個很難耶!大哥你要考慮清楚!」
  「怪又強又不能帶武器,而且我們也不能幫你……」
  「對啊!」小羊拼命地點頭。「我聽人家說,沒幾個人走得過,大哥你不要去啦。」
  千里接著說道:「我們解任務就好了,贖罪之路不好走耶。」
  「你再考慮一下吧。」煌說道。
  「別這么看不起我們。」一方說道:「做幾個任務不算什么。」
  「對嘛!對嘛!」小葉搖著我的手臂,撒嬌著,「我一定會幫月月洗得白白的,月月你就不要冒這個險了。」
  而半生沒說什么,只是擔心地看著神色平淡的無極,那平靜的臉色,一點都不像無極平時該有的反應。
  「我知道你們都愿意幫我。」我對他們感激地笑笑。「可你們知道我聲望負多少嗎?」
  不等眾人發問,我接著說:「負三千。」
  小葉倒抽了一口氣。「怎么會那么多!」
  「不會吧!」
  「負三千!」一劍跟千里同時叫道。
  「所以……」我依然溫笑著,「我要走贖罪之路。」
  「可是……」一劍一臉猶豫。
  「我已經決定了。」這句話堵得眾人無話可說。
  贖罪之路就連一方也沒把握能走得過,更何況是等級比他低,防御跟血量都比他少的月。他們真的很不希望月去冒這個險。
  但他們都知道,平時溫柔和善的月,生氣起來甚至比無極還恐怖。而他一旦堅持做某件事時,就是任誰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
  眾人只好把目光投向無極,希望無極能勸月打消這個念頭。
  哪知道無極不但沒勸阻,說出來的話反而讓他們嚇了一跳。
  「你去吧。」無極說道:「可是,我也要陪你一起去。」
  「啊?」我不解。
  「陪你一起走贖罪之路。」無極凝著我,笑得很溫柔。
  「什么!」我、一劍跟千里異口同聲的叫道。
  半生則是撫著額頭,苦笑。「我就知道。」
  「別鬧了!」我比半生更頭痛。「你知道只有紅名的人才能走贖罪之路吧!而且出來后,聲望都會歸零耶。」
  「我要陪你一起走。」無極再次說道。
  「你在逼我打消念頭嗎?」
  「我沒有。」無極面色凝重地說:「你知道的,我不會這么做。」
  「我……」唉,我當然知道,這種威脅的伎倆,無極是不屑用的。也就因為這樣……
  「你要我怎么辦才好呢?」我內心左右為難,無力極了。
  「每個人走的路又不同,我們不可能一起走的啊!」我勸道。
  「所以……」無極揚揚眉,無賴地說:「就算你不答應,我還是會跟著進去。」
  然后他密道:「如果不同甘共苦、共分喜憂,怎么叫情侶呢?」
  「是你要我不要拋下你,而你也答應不會留下我一個人。」他執起我的手,包在雙掌中。「就算路不同,我也要跟你一起走。」
  我低垂著頭,睫毛微微地顫抖。無法言語……
  「你答應了?」無極問道。
  「不反對。」我嘆道。不答應,又能怎么辦呢?
  「那么。」無極揚起狂傲的笑容。「找幾個人來讓我紅名吧!」他把冥月劍杖扛在肩頭,看起來十分地威猛強勢。
  無極知道,誰都改變不了我的堅持。所以他不改變,而是跟進。并且堅持。
  「真是有夠霸道的。」我嘟嚷著。嘴角揚起,不知是無奈還是幸福的笑……
  「等一下!」一方突然叫住正往城外走去的無極。
  「嗯?」無極頭也不回。
  「你聾子啊。」一方大步追上去。「叫你等一下聽不到!」他伸手搭住無極的肩膀。
  無極看了一方一眼,說道:「你別跟我說……也想來湊熱鬧。」
  「我沒你那么無聊。」一方翻翻白眼。「我只是想跟你說……」
  也追上無極的半生接著說:「我們不是天運的模范軍團嗎?」
  「嗯?」無極挑眉。「模范軍團?」
  「所以,身為天運第一模范軍團的城主大人,怎么可以因為隨便PK人而紅名呢?」半生再度雙手合十,一臉神圣地說。
  「你要阻止我?」無極冷眸微瞇。
  「我哪敢。」半生苦笑。「又不是不要命了。」
  「我的意思是,隨便殺幾個人不好,那么快找逍遙那小人算帳也不好,那么……」他無害地笑著,只差沒在頭上掛個光圈。
  「廢話少說!」無極有點不耐煩了。
  話剛說完,一方倏地抽出長刀,往無極的背上砍去。
  無極驚險的閃過,轉頭訝異地看著一方。
  「好久沒跟你比試了。」一方說道:「一定多打幾場才行。」
  無極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咬牙怒道:「渾蛋!你們是白癡啊!」
  「好好好。」半生推著無極的背,把他硬推出城外。「我們是白癡,垠之無可以改名叫白癡團,這樣可以吧!」
  「一群笨蛋。」煌皺眉道,也跟著緩緩走出城外。
  「笨一點也無所謂啊!」小葉俏皮地笑著。
  「是啊!」我緩緩地說:「是無所謂。」
  ……戀人、朋友,愛情、友情……誰說這只是個游戲?
  垠之無教堂大門被七、八個人團團圍住,生怕哪個不長眼的沖進去。我跟無極兩個人肩并著肩,站在神父面前,頭頂浮現「月非離」跟「旭之無極」這幾個鮮紅小字。
  「神父,我要贖罪。」我照標準程序對NPC神父說道:「請幫我開啟贖罪之路。」
  「迷失的羔羊啊!」神父慈愛地拍拍我的頭。「你知道那條路代表什么嗎?」
  「那是個考驗。」無極說。
  「是怎樣的考驗呢?」神父問道。
  「考驗……」我望著無極,說道:「我們有沒有從頭的勇氣和毅力。」
  「是的,孩子。」神父溫和地笑著。「從頭這條路,很難走。你們還堅持要走嗎?」
  「是的!」
  無極緊握住我的手,也說:「是的!」
  「那么,希望你們能成功。」話聲剛落,我們就分別被白光帶到了贖罪之路。
  「起點一樣,就算過程不同,終點也……」
  神父看著兩人消失的地方,笑得很神秘。
  第三章贖罪之路
  昏暗的天幕中,一紅、一紫的兩輪明月,正散發著詭異的紅光和紫光。
  我站在一座灰黃銫的平臺中,放眼望去,盡是一片荒涼。黃沙滾滾、寸草不生。
  系統提示!進入荒漠之地。
  荒、洪、焰,是贖罪之路的三大關卡,除了環境的考驗,一路上還分布了許多等級很高的怪物,每一個關卡中間都有一個平臺可以讓人休息,如果想放棄,只要在平臺注銷,就能回到教堂。玩家在贖罪之路上死亡不會掉經驗值,但是會被送回起點,也就是前面的路都白走了。
  叫出裝備欄,身上果然只有一把系統贈與的小刀(攻擊+10),其它都被暫時收走了,我也只穿著人物剛誕生時的那套白色T-shirt。
  雖是意料中的事,但我還是忍不住傻眼。要知道,結界師跟符咒師沒有陣眼石跟符紙,就完全無法使用技能,而且在贖罪之路上也不能叫出寵物。雖然可以召喚魔獸,但沒有魔丸的話,SP很快就不夠用了,難怪我沒聽說過有哪個精神系的玩家,順利走完贖罪之路。
  但既然我選擇了,就不會后悔,更何況還有無極陪我一起走。就算是在不同的空間中,我還是可以感覺到,無極跟朋友們,都在我身邊。
  放好疾風術跟其它輔助魔法后……
  「好!」我鼓勵自己。「要走了!」深吸一口氣,開始狂奔。
  滾滾黃沙在我身后帶出一條塵煙,在塵煙之后的,是一大群野獸。它們咧著大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赤紅的雙眼?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