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20部分

劍飛撲到別西卜的面前,也不用劍,直接伸出利爪抓住別西卜的鐮刀,牽制住他的行動。
  雖然方式很笨,但勇氣可嘉……
  「沒有用的!」別西卜大怒,揚手劈出一道靈符,去掉一劍大半的血(一劍是戰士,所以魔防很低)。在別西卜又要再度使出靈符時,「咻」的一聲,落魂的箭矢打斷了他的動作。
  看來,落魂早就把一劍當成朋友了,他對于所認定的朋友,定會竭盡心力去幫助。
  落魂擊退別西卜的攻擊后,我跟槐風馬上幫一劍補滿血。獸化后的一劍,別西卜無法用攻擊將他打飛,在一劍的牽制下,眾人瘋狂地攻擊著別西卜。
  五分多鐘過后,別西卜的血量已降到原本的四分之一。可是魔窟又快要重新起霧,到時候太陽被遮住,想打贏他就很困難了。
  所以杰弗跟我喚出所有的寵物加召喚獸,其它有寵物的人也叫出寵物,希望能盡快將他打倒。
  在別西卜的血降到瀕臨死亡的十分之一時,異變突起,他突然使出攻擊力低、但帶有陣退效果的閃電符法將他們逼退。但他又沒有立刻上前攻擊,只是大退一步,口中喃喃自語著。
  月跟杰弗對看一眼,他們都聽得出來那是召喚術的咒語。月在心中暗叫不好,別西卜果然會使用召喚術(所有巫靈者的法術他都會用),而且他召喚出來的魔獸等級一定很高。
  所有跟召喚師組過隊的人都知道,在關鍵時刻,他們所召喚出來的魔獸往往能扭轉戰況,所以他怎么能讓別西卜順利召喚出魔獸呢!
  事實上,在察覺別西卜念誦的是召喚術的咒語之際,月就立刻沖到他的面前,揚手揮出符紙企圖打斷他的施法。
  沒想到,別西卜的念咒是個幌子,他根本沒有使用召喚術,在月發出符法身形一頓的瞬間,他馬上停止咒語,伸手攫住月的頸子,把月舉到他的面前。
  原來,他自始自終想對付的只有他……
  「別靠過來……」別西卜邪笑著,對眾人威脅道。
  「可惡!」杰弗拉弓欲射,但被落魂攔了下來。
  「你放心,我不會射到小月。」杰弗說道。在組隊的情況下,無論是法術還是武器的攻擊,都不會傷害到隊友。
  「你會激怒到他。」落魂緩緩地說:「別輕舉妄動。」
  「難道你要我們眼睜睜的看月大哥被殺死!」一劍低吼,拳頭緊握得幾乎要滲出血來。
  「該死的!」槐風問道:「我們該怎么辦?!」他無法坐視同伴受苦。
  「有人……比你們更痛苦!」落魂將眼光投向無極跟曉。
  「放開他!」曉吼道,眼中充滿仇恨與憤怒。
  冥月劍杖流竄著電光,緊握它的那只手,卻在隱隱顫抖著。
  無極在害怕,有種莫名的恐懼感籠罩著心頭,這感覺,以前也曾經有過……就是這不知名的恐懼感將他引到劍爐的,無極為此感到不安。
  「冷靜點……」無極說道。沒人察覺到他的聲音在發抖。
  「在我們發動攻擊的時候,他可能就會殺了月。」無極最恨別人威脅他,但對方手里的人是月,他也只好忍耐。
  我瞄了一眼滿臉焦急的伙伴,眾人中,無極的臉孔特別鮮明。
  耀眼、強烈地,就像頂頭的太陽。
  只要光芒上身,就可以讓我擁有力量……
  「我要在你們面前殺了他。」別西卜殘忍地說道。
  「你……你以為這是……這是哪啊……」我頸子被箍著,斷斷績續地說:「這……這是個游戲啊……我不會……真的死的……」
  「什么!」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似乎無法理解我說的話。
  我平和地笑著,眼神安詳地凝著無極,一直凝著……
  「犧牲……」我這么說道。
  「不!」無極大吼。「我不準!」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的思考、我的意識在那瞬間抽離,化作一道月白色光華往無極的方向流去,包圍著他。在光芒遁入他體內的瞬間,意識又回到這個軀體,冰冷的躺在地上。   溫暖……是無極唯一感覺得到的東西。沁入心扉的暖意,挾著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
  那彷佛可以排山倒海的無敵力量及緊揪住他心臟的痛苦,讓無極無視于眼前別西卜召喚出的魔龍,也看不見頂頭閃現的,無敵狀態附加的系統提示,他只是舉起冥月劍杖往前攻去,一心想要結束這一切……
  緩緩地、徐徐地,闇霧籠罩起魔窟,被遮住的太陽無力地射下最后一絲光芒,在那地面上,無極劍尖抵在已被打倒在地的別西卜頸前。
  「做個好夢吧……」他溫聲說著。
  別西卜迷茫的眼神瞬間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明。他揚起嘴角,望著頂頭的天際。
  「那樣……也好……」
  從重生點出來后,我在隆斯坎城的中央廣場等待著眾人(用回卷回城后,會出現在城里的中央廣場),大概過了快半個小時,廣場附近連續閃過幾道白光,無極他們出現在我面前。
  我微笑著,走向他們。「辛苦了。」
  無極突然傾身摟住我,語氣痛苦地呢喃著。「別再這樣了……我會受不了的!」
  「又不會怎樣。」我失笑道:「我們不是打贏了嗎?」
  「話不能這么說。」曉用力將無極拉開,說道:「你這樣我心里會難過。」
  「只是個游戲……」
  「這不只是游戲。」曉突然激動起來。「看到你死掉我會很痛苦……我對你是認真的,我很喜歡你!」   「喔……」我只當曉是在開玩笑,可是我的反應卻讓無極也激動起來。
  無極一把將曉拽到地上,氣急敗壞的表情活像個妒夫。
  「這句話還輪不到你說。」他冷眸怒視著曉。「我也喜歡月。」
  「啊?」我有沒有聽錯,無極說了什么。
  「我喜歡你。」無極轉眸凝視著我,藍眸中充滿著濃烈到不可思議的情感。
  「不能沒有你……」
  他的眼神……
  我很清楚,無極不是在開玩笑,可是我……要怎么回答?
  我凝望著無極,用我從前不敢的方式……
  答案,就在雙眸之中。
  尾聲
  鈴鈴鈴……
  早上七點,床頭的鬧鐘吵死人地響個不停。
  鬧鐘嘶吼了十分多鐘,才從被窩里伸出一只白滑纖細的手臂,「啪」的一聲把鬧鐘切掉。然后又拉過柔軟的絲絨被,蒙住頭,翻身再睡。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
  「糟了!」我掀開棉被,從床上跳起來。「來不及了!」趕緊沖到浴室去梳洗。
  從浴室出來后,我看了一下掛在房間的時鐘,八點十分。我想著,還來得及。
  折好棉被,從衣柜里拿出昨天準備好的衣服換上。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米白色的POLO衫,給人有點正式又不會太正式的感覺,深藍色的牛仔褲襯得雙腿更加修長,再加上藍綠色的外套,不但可以防曬,更讓自己有種纖細又優雅的氣質。
  以前常常有人稱贊我漂亮,我總是不以為然。男人要漂亮干嘛!
  不過今天……嗯……好吧……我承認,我希望自己好看一點。
  八點三十分……
  八點五十分……
  九點十五分……九點三十分……
  我到底看了幾次時鐘啦?!
  昨天無極說,他是搭七點左右的火車。
  從臺北到臺南最快也要三個多小時,所以他人概十點才會到,七點就爬起來準備的我……會不會太緊張了……
  「唉……」我嘆了一口氣,把內心的忐忑跟焦躁發泄出來。頹然地攤坐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隨意地轉著電視。
  從第一臺轉到第兩百臺,我抬頭看看時鐘。九點四十五分,時間怎么過得那么慢啊!
  又繼續從第兩百臺轉回第一臺。
  突然,躍入眼簾的一個畫面,讓我停下手邊的動作。
  屏幕上撥放著,十多人乘坐一艘小船,緩緩地在迷霧茫茫的大海中前進。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唯一的光源是船首邊一位身穿素色法袍的少女,手中魔杖所發出的光芒。那少女皮膚白皙、體態纖瘦,一看就知道是天運的神族人,而魔杖上的光芒正是光系魔法「照明術」。
  船上的其它成員分別是:蒼白尖耳的魔族法師,長著一對毛絨獸耳的獸人戰士,金發長耳朵的精靈弓箭手等等……各種種族職業都有。他們都是由目前最有名的偶像明星所扮演。
  此時,同樣在船首邊的一名精靈盜賊突然指著前方大喊著什么,眾人也跟著轉頭望去,然后,畫面一黑,打出幾個草寫的藝術字——「迷霧散去后……」   畫面跳回原本的。只見眾人左顧右盼,看著眼前逐漸稀薄的白霧,臉上均露出又興奮又期待的表情。遠方的海平面上,隱隱浮現黑色的大陸輪廓。
  畫面又一黑,出現「死亡大陸」四個反白的大宇……
  字樣漸淡,屏幕上走馬燈式地快速撥放著那群人在一個神秘的城市里游覽,圍攻幾只從未見過的怪物,跟造型奇特的NPC對話等等的畫面,聲光特效做得十分逼真,就好像真的在游戲里面一樣。
  然后,畫面再度一黑,出現的是「近期推出」幾個斗大的字,右下角則是「天運ONLINE」的小字。
  這是天運即將開放的死亡大陸的廣告,只要是有在玩或是想玩天運的人,無不看得熱血沸騰、磨拳擦掌。當然,我也是……
  半個多月前,無極對我說喜歡我后,我們的關系就變得瞹昧不清。
  原因在我。
  我一直無法接受無極喜歡我的這個事實。可是他一直小心翼翼地討好、呵護我,把我放在手里,心里捧著,不久,我終于被打動了……不……是被軟化了。
  面對一個自己放在心里那么久的人,殷殷的愛意,誰能夠拒絕?
  兩人進入讓團友們大嘆思心的熱戀期(羞)。
  最近這幾天,無極一直提出見面的要求,我總是用「在游戲里就可以見到了」這個理由拒絕他(我會害羞啊)。事實上,團里的人也都在為死亡大陸的開放而加緊練功,真的沒有時間見面。
  可、是……死亡大陸的改版竟然要三天的更新,這三天都不能上線!
  這下我可沒有理由拒絕了……
  十點二十分,手機響起。來電顯示著——「旭」。
  深吸一口氣,我按下通話鍵。
  在火車站,不需要特別約定,我大老遠地就看到了無極。
  他戴著金邊眼鏡、身穿休閑襯衫、深色牛仔褲。頎長、高挺的身形自然而然散發出一種充滿自信的氣勢,加上他俊美的外表,在人群中,無極馬上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當然,無極也是一眼就發現了我。
  「月……」無極笑著朝我走來。他的心情看起來很好,眼睛都笑瞇成一條線。
  無極心情不好時,會瞇起眼眸,這也讓他身邊的人視為危險的征兆。可是,當無極心情很好的時候,眼睛也會笑瞇成一條線,只是讓他那么高興的時候不多,我也只有最近才看到他出現這種表情。
  「我們要去哪里呢?」我問道。
  無極沒說話,只是一直微笑著,看著我。害我有點不好意思。
  「原來無極你有戴眼鏡。」為了化解尷尬,我隨口問道。
  「不好看?」他眉頭微微地皺起。
  「不是……很好看。」好看極了!
  就算眼鏡也不能掩無極那自傲又銳利的眼神,反而讓他在傲氣之中增添一些斯文感,真的是……非常地好看。害我的心臟一直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那就好。」無極推推眼鏡,恢復剛才好看的笑容。「你想去哪?南部我不熟。」
  「臺南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說道:「北門路可以逛街、買計算機用品,新光跟遠東也在這附近,遠一點的話我們也可以去黃金海岸、或是安平,反正我有騎機車來……   「還是你要吃小吃,孔廟附近的冰果店跟肉圓都不錯,或者是……」我一連串地講了一堆地名跟食物的名稱。
  而無極依然微笑著,兩眼緊盯我不放。
  「不要一直看我啦!」我的耳朵都紅了。「你到底想去哪里……」
  「哪里都好。」
  「我又不知道你想去什么地方!」我有些埋怨地說道。要是無極覺得無聊怎么辦?
  「我不是來玩的。」無極說道:「我是來約會……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都好。」
  天哪……我的臉好燙喔。
  我跟無極先到火車站附近的計算機用品街,看了一些新推出的游戲跟計算機設備,然后又去百貨公司繞了一圈。逛啊逛地就到了吃午餐的時間。
  「我知道民族路上有幾間小吃很好吃,像是燙牛肉、米糕之類的,無極你想吃哪一種?」我問道。
  無極好看的劍眉皺了起來,對我的話感到不滿。
  「怎么了?」我不安地問著,「還是你不喜歡吃小吃?」
  「你剛剛叫我什么?」他的語氣有著不快。
  「剛剛……無極啊?有哪里不對……」
  無極凝視著我,墨黑的瞳仁中似乎有些委屈。
  「啊……是旭。」這才想起無極一直希望我叫他旭,所以我立刻改口問道:「旭你想吃什么?」
  無極得意地笑著,心情又馬上變好,他說道:「吃牛肉好了,順便去看看那棟有名的廟。」
  赤崁樓不是廟啦……
  我們去廟……不……是赤崁樓里面參觀了一會,就到那間有名的牛肉湯店吃午餐。
  「老板——兩碗大碗的牛肉湯、三碗肉燥飯。」
  「馬上到——」
  在等的時間,我幫無極拿好調味醬、加好姜,還一面介紹著:「這家牛肉湯的牛肉都是早上現宰的,要是沒有新鮮的牛肉,老板可是關店不賣的。
  「新鮮的牛肉切片后,用高湯川燙一下就可以上菜了。燙的時間需要很大的技巧,太快肉不熟、太慢肉就太老不好吃了……」
  說話間,老板已經把牛肉湯端上來。等到肉燥飯也端上來后,只見無極猛扒著肉燥飯,牛肉湯連動都沒動過。
  「牛肉湯要快點屹。」我說道:「要不然冷了就不好吃了。」
  「我就是要等湯冷。」無極說道。
  「你怕燙?」真是沒想到。
  「不是……只是……」無極看著手中的筷子,猶豫著該不該把話說下去。「只是……眼鏡會起霧。」
  「先把眼鏡拿下來就好啦!」我失笑道:「你怕看不清楚啊?」
  「不能拿下來。」無極說道。
  「啊?」什么意思?
  「其實……我沒有近視……」無極推推金邊鏡框,偷偷將視線轉到一旁,有些難為情地說:「是云生說我的眼神太兇惡,怕會嚇到你……所以才……」
  我愕然地看著無極,然后突然笑了起來,「我也是……」
  我微笑著凝視著他。「要跟你見面之前,我一直擔心我的頭發會不會太長太亂了,還在考慮要不要剪呢!」   原來……無極跟我一樣,也在擔心自己的外表會不會讓對方不喜歡。
  這么一個高傲又自負的人……也會不安……
  「很好看。」無極溫聲說道:「你這樣……非常好看。」
  月的人物無論是冥月或是月非離都長得很俊美,無極當然知道月本人也長得不錯,不過他并不是因為月的外表而愛上他。
  話雖如此,他在火車站見到月的時候,還是有種心臟為之一窒的驚艷感。
  柔軟的……溫潤的……纖細而絕美的月,僅僅是微笑著、凝視著自己,無極就有種世界只為這個人而轉動的暈眩感。
  「你怎樣……我都很喜歡。」
  「是嗎?」我臉微微地泛紅。「旭也是喔,戴不戴眼鏡都是完美的不得了。」
  無極摘下眼鏡,給了我一個無敵的笑容。
  原來……冷掉的牛肉湯也很好吃。
  吃過午飯,我們又到處逛了許多地方。
  下午四點多時,無極突然想到他答應要幫半生風云買蜜餞,于是他們就騎車前往安平。
  安平老街,蜜餞行前——
  「這就是安平很有名的蜜餞店。」我指著那塊復古風味十足的廣告牌說道:「它賣的蜜餞有四、五十種之多,你可以慢慢挑。」
  「你不陪我進去選嗎?」無極聽出我語氣中「請自便」的意味,連忙說道:「我不知道要買什么,云生只說要蜜餞。」
  我看看無極、又看看蜜餞行內又多又擠的人群,最后還是決定不進去……
  「我可以幫你介紹幾種不錯的,只是不知道半生喜不喜歡?」
  「懶得理他,我有買他就該偷笑了。」
  無極把我拉到一旁較空曠的地方,對我問道:「月你想吃什么,我就買什么。」
  「我不會很喜歡這種東西……」可是看到無極馬上表現出一副「那我就不買了」的表情,我連忙改口道:「不過他們的芒果青很好吃,我很喜歡。」
  要是因為我的一句話,害半生吃不到蜜餞,會被他恨死。
  「芒果青是嗎……」
  幾坪大的店里塞滿了想買蜜餞的人,那種擁擠跟吵雜讓無極忍不住皺起眉頭、冷眸不悅地瞇著。其實在看到店里的人潮之后,無極就打消了要幫半生買蜜餞的念頭,要不是月想吃,他才不會在這里擠!
  無極對一名一直擋在前面跟朋友聊天不走的婦女說道:「借過一下。」
  他寒冷的語氣讓那名婦女打了個冷顫,又看到無極冷得可以的臉色,嚇得馬上讓出一條路讓他過去。然后在他經過的路上,人群都馬上散開,無極就這樣很順利地買到了蜜餞。
  「呵呵呵。」接過無極遞來的芒果青,我笑個不停,「早知道我就跟你一起進去了,沒想到你那么好用。」變個臉就可以嚇跑一堆人。
  「再來要去哪?」
  「我想想喔……」還有哪里好玩呢?
  結果我們逛遍了臺南所有的古跡,然后又跑回安平吃晚餐。
  「累死了……」我靠在運河旁的欄桿上。「玩得好累喔。」
  「很好玩。」無極笑得很開心。
  「是啊。」我笑著看向無極。「我以前都不知道臺南這么好玩。」
  「以后應該多下來找你玩。」無極說道:「你也可以來臺北。」
  「嗯……」運河的風夾著海水的咸味撲面而來,我抓著欄桿向后仰,「星星好少喔!」
  「真實的……還是比較好。」無極說道:「就算沒那么美麗。」
  「說的也是。」我空出一只手,順著隨風亂舞的發絲。
  無極靠到我身旁,伸出手,圈住我的頭發。「我早就想……這么做了。」他撩起一縷發絲,在手中把玩著,「這么簡單的動作,我竟然猶豫了那么久。」
  「旭……」
  無極抬眼,凝望著我,緩緩地靠近。
  接吻的預感讓我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微微地顫抖著,不知道是期待抑或是害怕。
  「冥月……非離……清月……月……」無極呢喃著,在雙唇相交的瞬間。
  「我要跟你在一起,永遠在一起。」
  我也是……我在內心如此呼喊著。
  你是我的光,我所追尋的光。我是你的溫度,你所要擁有的溫度。
  走了好遠好遠……終于找到答案。原來……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
  注一
  如果在使用特殊道具(如:美人魚之淚、加速藥水)的狀態下離線,上線后道具的效用就會消失。這就表示如果月非離此時下線,下次上線時美人魚之淚的效用解除,他就會被困在海中等死了。   注二玩家注冊成為一個城的城民后,要到地政處去申請(購買)才能擁有自己的土地。土地申請在商業區就可以建造店鋪、在住宅區則是房屋。
  注冊成為城民不用付費,但申請房屋跟土地則要(房屋是三千至五千,店鋪是一萬至三萬,看土地跟房屋規模而定)。房屋跟商店每個月都要繳稅給該城城主(房屋是土地稅,商店是土地稅加營業稅),稅金由城主自己訂定(垠之無限城是百分之三)。
  注三驅魔空間
  光系魔法跟治愈系魔法的組合技,使用后會發出圣光系魔法攻擊四周的敵人,對不死系、闇黑系怪物威力加成。可以對自己或隊友施放,讀咒時間內施放者跟被施放者皆無法行動,被攻擊則施法立刻中斷(無論是施法者或是被施法者)。攻擊范圍跟作用時間依技能等級而定。
  驅魔空間是光系神使(魔法師加祭司)單練最愛用的技能,只要跑位跑的好,往往可以一次清好幾只不死系的怪物。當然,也是最容易變白光的技能。
  注四種族技
  天運中,每個種族都有一個可以增強能力的技能,稱為種族技。種族技一天只能使用三次、時效十分鐘,使用后各項素質在四個小時內會降至一。防具附加的不算在內。
  以下是各種族的種族技及能力值:
  人族——天罡戰氣,淡金色透明盔甲覆蓋在身上。(攻擊加成百分之一百、防御加成百分之一百、敏捷加成百分之五十、血量上限增加百分之五十)
  半獸族——獸化,手指長出利爪、瞳孔變紅、身上的獸紋放大。(攻擊加成百分之五十、防御加成百分之一百、血量上限加成百分之五十、回血速度加快百分之五十)
  矮人族——鋼鐵神盾,憑空幻化出巨斧跟巨盾。(攻擊加成百分之五十、防御加成百分之兩百、血量上限加成百分之五十)
  神族——神恩浩蕩,金白色咒文光圈圍繞周身、背后長出淡淡白色羽毛翅膀。(防御加成百分之一百、回魔加成百分之一百、魔法攻擊力加成百分之五十、魔法上限增加百分之五十)
  精靈族——大地恩澤,背上長出七彩妖精羽翼、額頭浮現葉形圖騰。(攻擊加成百分之五十、敏捷加成百分之一百五十、回血加成百分之五十、回魔速度加快百分之五十)
  半精靈族——溯源,背上長出透明妖精羽翼、胸前閃逝葉形圖騰。(攻擊加成百分之一百、敏捷加成百分之一百、回血加成百分之五十、回魔加成百分之五十)
  魔族——魔天降臨,雙肩浮現魔族圖騰、瞳孔變紫、背后長出淡淡黑色羽毛翅膀。(敏捷加成百分之一百、攻擊加成百分之一百、魔攻加成百分之一百)
  獸人族——赤獸戰魂,手指長出利爪、通體赤紅。(防御加成百分之一百、血量上限加成百分之一百、回血加成百分之一百)
  黑暗妖精族——嗜血,背上長出紅色透明妖精羽翼、瞳孔變紫、額頭閃逝魔族圖騰。(敏捷加成百分之一百五十、攻擊加成百分之一百、回血加成百分之五十)
  加成是以原來的基本能力數值去附加,不包括裝備。
  第二部《歸來》完
  
  番外《狐貍與獵犬》
  那時候的他,竟然像個老媽子一樣啰唆,真是有違他的本性。
  每當半生風云回想起來,總是覺得這件事非常的丟臉。
  「怪物攻城跟玩家攻城不一樣,我們千萬不能讓怪物靠近城墻。」嘮嘮叨叨。
  「怪物攻城沒有時間的限制,直到殺光最后一只怪為止……還有……」嘮嘮叨叨
  「半生大哥。」天秤好脾氣地笑著,「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我一起帶領守城軍。」
  「就這么決定!」他怎么沒想到啊。
  半生真的覺得很困惑。
  他怎么會對天秤這小子那么不放心呢?是因為他是那個吊兒郎當的一劍找來的人嗎?還是因為他臉上老是掛著的溫和笑容?
  天秤樸實的笑意、加上平凡的長相,令半生覺得,他看起來很像……小狗。而且還是米格魯之類的小型犬。
  半生自己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那么想。
  讓米格魯去帶領好幾百人的軍隊守城,比一劍那小子還叫人不放心。所以半生將原本輔助天秤那隊的祭司們調到別的地方去,由自己的人馬補上。
  他擔心的,到底是無限城,還是那只米格魯啊……
  精明如狐的半生風云,第一次感到不解。
  怪物攻城的守城基本陣型是,由防高攻高的近戰系職業在最前方,中間摻雜著祭司、詩人等輔助系職業,元素系在隊伍后方,而遠戰系的弓箭手或暗殺者則在城墻上的箭塔攻擊。
  但這次,原來領軍的旭之無極跟月非離到赤土大陸解任務了,因此半生除了固定派幾個弓箭手駐守在箭塔,他將其它的戰力都遣到城墻外,打算一口氣殲滅那些不長眼的怪物。
  怪物奔騰的聲響從遠方傳來,眼前一片漫天沙塵。轟窿轟窿、轟窿轟窿的,一大群怪物朝無限城狂奔而來,聲勢驚人。
  半生揚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對明顯瑟縮了一下的天秤說道:「嚇到了?」
  「有一點。」天秤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怪物。」
  「我教你一個不會害怕的方法。」半生說道。
  天秤馬上問道:「什么方法?」天秤知道,恐懼是最大的敵人,所以他不能害怕。
  半生指著前排滿臉期待的騎士們,說道:「你看看前面。」轉過頭,指著后排談笑自如的法師們。「再看看后面。然后……」
  半生笑著,「看看你身旁。」
  四周,均是滿臉堅毅的戰士、祭司、盜賊、結界師。
  勇氣的來源,原來就是……
  「我的隊友們。」天秤也笑了。
  很好,半生想著。這只小米格魯懂了。
  「伙伴們!」領隊的一方大吼著,「殺啊!」
  混在人群中的千里也興奮地叫道:「殺啊……牠們來給我們送經驗跟裝備啦!」
  天秤跟著隊友們努力跟怪物廝殺著,半生一面幫他們補血、一面四處指揮著眾人。
  「水風系的BOSS冰雪女王出了!」
  「煌!」半生對煌說道:「放魔法!」
  「小葉!快派妳的人去擋……」
  「隊長不在……」沙利葉的隊員哭喪著臉。
  「可惡,那個死小鬼跑那去了!」半生氣極。
  「我來吧!」藏刃說完,馬上沖到冰雪女王的前面,揮刀引走她的注意力。
  「千里,快放結界啊!」
  「在念咒了啦。」千里很委屈地說。
  「有幾只怪物沖破防線了,弓箭隊!準備……」
  當他正忙于指揮時,前方突然馬蚤動了起來。半生定睛一看,原來是有只火豹正朝著他的方向沖過來。
  「半生大哥!小心。」半生還來不及反應,天秤就已經把他撞到一旁。
  天秤揚起雙刀,跟火豹廝殺起來,半生也馬上幫他加上輔助系魔法。
  問題是,此次攻城的怪物大部分都是水系或風系的,火系的怪物非常少(由出現的BOSS是水風、冰系的冰雪女王這點可以看得出來,且屬性相克的怪物很少會聚在一起行動),火豹的等級又不高(八十級),牠怎么可能會沖破前方的防線來攻擊自己呢?
  除非……是有人刻意引來……
  最方便引怪的職業,當然是敏高又可以用潛行躲藏的盜賊,而說到盜賊……
  「好險啊……」這時,剛殺死火豹的天秤慶幸地說道,打斷了半生的思考。
  「半生大哥你沒事吧?」天秤樸實的臉,笑起來特別好看。
  這時半生才想起來……米格魯,其實也是只獵犬。
  他有牙齒、有爪子、也有力量,是只忠誠又可愛的小獵犬。
  但、是……這怪到底是誰引的呢?
  我們的罪魁禍首正悠哉地坐在城墻上,晃晃貓耳朵、扭扭貓尾巴,還拿著望遠鏡不住地竊笑著。
  「嘿嘿嘿……太好了太好了。」她笑得很曖昧。「有好戲可看了……可是……」抖抖貓耳,某腐女盜賊偏頭苦思著。「到底誰攻誰受啊?」
  都無所謂啦。只是……小姐妳不幫忙守城,這樣不太好吧!
  
  番外《然、后、呢》
  (副標題:男人是怎么變野獸的)
  「然后呢?」
  這是他從臺南回來后,云生一直追問他的問題。
  「什么然后……」旭挑挑眉,裝傻。
  「你在小月家過了一夜,不可能沒發生什么吧!」云生笑得很曖昧。「你是這種人?」
  「我聽不懂……」繼續裝傻。
  「少來了……說啦……然后呢?」
  然后……
  旭承認,他不是沒有想過那種事,不然他也不會拉著已經很累的月去逛夜市,然后用太晚沒有火車的理由留下來。
  當他提出要住在月家的請求后,月很高興地笑著。
  「好啊,沒問題。」他的表情單純而無邪。「我家還滿大的。」
  讓旭覺得,自己好齷齪。所以那時,他是真的打消了那念頭。
  月的家真的很大,雖然跟自己家比起來其實還小了一點,可是月把家里整理的很整齊、也沒有多余的擺飾,看起來非常地干凈寬敞。
  一進到月家,月就說:「我想先去洗澡。」然后拿出一堆游戲雜志給他。
  「你先看著個吧,我會洗很久。」
  旭很想大叫,他怎么可能看得下去!光是聽水聲、光是想象,他就覺得自己快瘋掉了。男人都是野獸……他真的這么認為。
  在他心不在焉地翻了好幾本游戲雜志后,月終于洗好出來。
  「我就說我會洗很久。」月擦著頭發,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等很久了?」
  「不會……」旭看傻了。剛洗完澡的月,肌膚泛著誘人的粉紅、身上帶著淡淡的水氣,美得像出水的芙蓉。
  「喔……你在看這本啊。」月靠到他身邊,指著雜志上的一?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