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天運Online 】-第12部分

蘊妹晃溝幕盎嶂苯鈾欄憧矗?br />   我把白羽叫出來,帶牠到寵物商店買飼料。
  一進商店,老板便眉開眼笑地對我說道:「歡迎光臨。」
  我讓白羽自己挑喜歡的飼料。
  白羽飛上柜臺,用牠的金喙啄著一款動物系(注十)飼料。
  「我要五組(一組二十個)高級動物系飼料。」我指著那款飼料說道。
  「馬上來……」
  買好飼料后,我立刻喂給白羽。看白羽吃得狼吞虎咽的樣子,想必牠真的被我餓了很久。
  這時,有人推門而入。從我蹲在地上的角度,看到一雙鞋子跟四只獸足,應該又是個帶自己愛寵來挑飼料的玩家。
  「給我二十組人形系高級飼料。」
  人形系?不是動物系嗎?
  難道對方還有養人形系的寵物?我好奇地將視線往上瞄。
  只見那人身穿白色法袍、留有一頭長到腳踝的銀色長發,身旁還緊跟著一只藍紫色的大狼。
  不會……那么巧吧!
  「御雷!」我看著對方寵物頭上所顯示的名稱,不小心驚呼出聲。
  對方一聽到我所說出的名字,馬上帶著御雷逃出寵物商店。
  我也立刻跳上白羽急追。
  7幸福的地方
  窄巷中,一人一狼四處竄逃著,帶出兩道銀白跟藍紫色的殘影。他們的身后,緊追著一名乘著白色大隼的男子,他月白色的長發在空中飛舞,劃出眩目的弧度。
  「各位,我發現那個玩家了。」月在團頻上說道。
  無極追問:「在哪?」
  「寵物商店外,我正在追他。對方似乎要往商店區的地方逃。」
  「別讓他跑到人多的地方。」無極說道:「月,你把他引到東邊箭塔。」
  「我盡量。」
  無極又對其他人說:「我們到東邊箭塔堵人。」
  月乘著白羽在低空追逐著那名玩家,對方很清楚,比速度的話是絕對無法贏過月,所以他不斷地往小路鉆。這招對別人或許有用,但對月這個曾參與無限城設計的人來說,他根本甩不掉。
  他每鉆進一條小路,月都可以事先飛到另一端出口,逼得他不得不一直更改逃竄路徑,以免被月抓住。慢慢地,他被月引到了較空曠的東邊廣場,再過去就是無極他們埋伏好的東箭塔。
  對方似乎發覺月意圖將他引到某個地方,他也不跑了,躲在一個屋檐處不動,看來是準備下線。
  月哪會讓他如愿,立刻射出一道靈符,強制中斷他的下線倒數。
  PK雖然會扣聲望值,但總比讓他跑掉的好,而且他被月攻擊后,在五秒內他無法再次使用下線命令。
  那人訝異地看著月,不明白月明明看起來是召喚師,為何還能使御符術(召喚師跟符咒師不能雙修)。
  不容得他多想,月就已經乘著白羽飛到他身前。他閃過月另一發靈符,又鉆進附近的小路。
  「該死的!」月抱怨道:「這家伙太會跑了。」
  「引過來了嗎?」一劍問道。
  「本來把他趕到東廣場。」月說道:「可是又讓他跑走了。」
  無極說道:「你覺得他會往哪個方向逃,我們先在前方埋伏。」
  那家伙雖然一直在小巷子里亂鉆,可是,似乎有目的的往某個方向而去。
  他是要跑到哪呢?月思忖著。出城的話會比較好逃,所以他應該是往離這里最近的東門
  「我想他大概是要從東門出城。」月說道。
  「那我們到東門埋伏。」無極說道。
  「無極。」在城主室待命的半生突然道:「你去把東城門關閉,要是這次讓對方逃出城,他就不會再回來了。」   在一個地方被抓到三次,誰還會再待在那里?
  「關城門!」一劍訝道:「這樣好嗎?又不是在打戰。」
  沙利葉也說道:「沒辦法進出城的玩家會生氣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無極說:「我把城門關閉,半生你去發個公告,理由你自己想!我們快點趕到東城門!」
  一直跑來跑去的狀態,一劍有點埋怨地說:「好啦。」
  還有一個問題大家都不想提,就是將對方引到東門后,如果他要下線,他們也只能強制中斷他的倒數,甚至不斷攻擊他讓他處于PK狀態。只是這個手段實在太殘忍,沒有人愿意做。
  月在低空中不斷地發射靈符拖延他逃往東門的時間,好讓無極把城門關閉。如果能用束縛結界困住對方最好,不過束縛結界的讀咒時間太長,念完咒語后對方早就跑遠了(讀咒時人物無法行動)
  這時,月突然心頭一動。
  先前他都顧慮到御雷是任務NPC不敢攻擊,不知道如果攻擊那只狼會怎樣?
  他瞄準御雷射出一道攻速最快的風靈符,擊中牠的后腿。
  「嗷嗚——」御雷吃痛,悲鳴一聲。
  那人聽到御雷的哀鳴,倏地停住身形,轉頭怒視著月,蒼白的小臉露出又怒又恨的表情。他看著御雷流淌著殷紅血痕的后腿,低聲說道:「是你逼我的!」語氣中含著一絲悲苦。
  話聲一落,他手中立刻現出一張赤紅色跟青藍色的靈符,輕聲念了幾句咒語,身前也飛出三張閃著金光的符紙。這是八階以上的御符術再加上繪符術,看來他要使出威力強大的自創符法來攻擊了。   自創符法可以融合一到三種元素屬性,并且攻擊模式也無法預料,眼下月要做些什么防守都來不及了,月只好替自己加了反射結界跟祝福術,準備硬接這波攻擊。
  他低喝一聲:「天炎焚風!」手中的風、火靈符飛射而出,跟他身前的三張符紙融和在一起。
  那瞬間,附近的空氣都熾熱了起來,一道夾帶著火花的旋風撲面襲來。
  系統提示!受到玩家鳳翔羽攻擊,損血一千。
  系統提示!玩家月非離與玩家鳳翔羽進入PK狀態。
  風助火勢、火長風威,風火本是相輔相成的屬性,再加上高達九階的符法,使月瞬間少掉二分之一的血量。不過對方也沒好到哪里去,被月的反射結界反射了部分的攻擊,也去掉不少血。
  最重要的是,因為月之前有攻擊過他,現在他又攻擊月,他們正式進入PK狀態,在一方認輸或死亡前,誰都無法下線(注十一)。
  聽到他又開始念起咒語,月趕忙幫自己補滿血,再次念起反射結界的咒語。月剛幫自己加好反射結界,才發覺他所發動的咒語很熟悉。
  束縛結界,對方是個道士!
  可是已經太遲了,在月還來不及有所反應時,他的咒語已經念完。眨眼間,憑空冒出十幾只透明手掌,把他跟白羽緊緊抓住,而鳳翔羽也趁機攜著御雷逃跑。
  現在只能賭他會就近從東門出城了。
  「堵到他了」一劍在團頻里說:「月大哥你在哪?快來喔!」
  「我被他用束縛結界困住了,馬上到!」
  「他攻擊你!」無極緊張地問道:「要不要緊?」
  我回道:「沒事的。」他關心的語氣令我非常地感動。
  等到結界的時效消失,我立刻趕到東門。天各一方正帶著一隊衛兵在東門附近疏散著要出城的人,我向他打了聲招呼。
  「有人不滿嗎?」我指的是關閉東門的事。
  「目前沒有。」一方很干脆地回答道。
  「那就好。」我微笑道:「希望能順利完成任務。」
  一方只是點點頭,繼續指示幾個玩家從別的城門出城。
  到了東門口,就看見我們團的人包圍著兩個人。一個是娃娃臉、銀發的鳳翔羽,另一個是一頭藍色短發、紫色眼眸的俊美少年,跟狼人御風長得有幾分相似,看來就是狼人御雷人形化的樣貌。
  我走到無極身邊,悄聲問道:「怎樣?」
  無極微微搖頭,回我一個苦笑。
  一劍沒好氣地說道:「我們為了拜托他放掉御雷,軟的硬的都用過了。別說答不答應,他連句話都不說。」
  「那現在呢?」我看著眼前僵持的情勢問道。
  沙利葉說道:「狐貍大叔在跟他說。」
  「不要叫我狐貍——」半生風云在團頻說道:「別吵!」
  「呵呵……」沙利葉嬌笑著:「狐貍很可愛啊!」
  現在不是討論狐貍可不可愛的時候吧……
  半生費盡口舌勸說許久,鳳翔羽終于開口說話。
  「我不會放走雷的!請你們死心吧!」
  「我也不想勉強你,」無極說道:「可是我們需要解任務,你可以等我們解好任務再抓一次。」
  「是啊,我們垠之無的成員都可以幫你。」一劍也說道:「憑我們的能力,別說是狼人,更高等級的寵物都可以幫你抓到!」
  鳳翔羽只是搖搖頭,再度閉口不語。
  「你到底想怎樣啦!」沙利葉有些動怒。
  御雷拉著鳳翔羽的衣袖說道:「鳳,別管他們了。我們走吧。」
  「你以為……走得了?」煌輕輕拍打著魔杖,冷然地說。
  御雷紫色的獸眸狠狠著掃視著我們,低聲咆哮著:「大不了就是死。」
  「雷……」鳳翔羽訝異地看著御雷,對方回給他一個溫柔而堅定的微笑。
  「是沒什么大不了。」半生嘴角揚著殘忍的笑,「不過,我可不會讓你們那么簡單就死了。別忘了,我是個祭司。」
  「沒錯!」沙利葉也說道:「我對我自己的敏捷很有信心。」說完還抽出兩把鋒利的匕首,威脅性地在他們面前晃啊晃的。
  鳳翔羽跟御雷只是直視著他們,眼中沒有一絲畏懼。
  「御雷!」月往前站出一步,柔聲勸道:「你弟弟御風要我們帶你回去,他很擔心你。」
  「沒什么好擔心的。」御雷悶悶地說:「我很好。」
  「御風希望你回去,不要跟人類在一起。」月不死心地繼續勸說:「他說,你只有離開他才會幸福。」
  「我不會離開鳳!」他激動地說:「絕不會!」
  精明的半生立刻抓到他話中的語病,「你是說,你可以自愿離開?」
  「我不會離開。」他再次重申,「就算會不幸,不,只要跟著鳳就不會不幸!」
  「是、嗎?」半生的笑容更加殘酷。
  鳳翔羽似乎也察覺半生笑容中的含意,他原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毫無血色。
  半生無情地說:「那我就只好用強迫的了。」他心想,怎搞得好像要強搶民女一樣!
  「首先,我會殘忍地把你的主人殺死,他復活,我再殺。別忘了,無限城是我們地城,城里的復活點也歸我們管,你們根本沒有機會離開。」
  「不然,我也可以公布你主人的ID,全城通緝他。」無極也說道:「你們應該知道惹火我的下場。」說完還不忘露出嗜血的微笑。
  守住門口的一劍抽出長刀,指著鳳翔羽的背心。
  「鳳!」御雷伸出利爪就要向前護衛,可是,卻被沙利葉的刀鋒給擋了下來。
  半生說道:「考慮看看吧!」
  「我不想離開鳳!」御雷怒視著我們,十指緊握。「可是我也不想讓鳳受到傷害!」
  他尖利的爪子刺穿掌心,流出汩汩的鮮血,「不過,如果鳳不要我走,我怎樣都不會離開。」
  鳳翔羽凝視著御雷熱切的紫眸。「是嗎?」可愛地笑著,「那以后就還要再麻煩你啦。」
  他一改剛剛溫文柔弱的樣子,厲聲說道:「要打就來吧!」取出四色靈符,擺出攻擊的架式。
  御雷也現出獠牙利爪,紫色獸眸浮現絲絲紅芒。
  表面上殘酷無情的眾人,私底下卻在團頻中議論著。
  一劍緊張地說:「怎么辦,他異變了耶!」他裝出的那張酷臉快被嚇垮了。
  「只好……打啰。」沙利葉說道。嗚嗚嗚……她真的不想攻擊這兩個看起來很好吃的美少年啊!
  「又不是打不贏。」無極揚起狂傲的笑容,「玩玩也好。」
  「問題不在于能不能打贏,而是打贏后能不能解好任務!」月說道:「若是沒辦法完成任務,就沒必要掉聲望值。」
  半生問道:「那小月你的意思是?」
  「鳳翔羽已經跟我進入PK狀態,我去跟他打就好。」
  無極說道:「這樣太危險了。」
  月望向無極,給了他一個挑釁的眼神,「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
  「那就不要插手。」
  月又往前站了一步,對鳳翔羽說道:「剛剛先動手的是我,要打也是我們先打。」
  「沒問題。」語畢,他就開始吟誦起一段咒語。
  對方是高階的道士,用符法跟結界絕對打不贏他,唯一的辦法就是召喚出召喚獸來干擾他的讀咒,再趁隙攻擊。
  月召出十只赤蝙蝠,命令牠們利用敏捷的身形不斷妨礙鳳翔羽讀咒,逼得他只能用詠唱時間較短的低階(一至三級)符法攻擊。
  月的符法攻擊對他雖然沒多大的效果,可是如果加上一只一百多級的白羽,那就不一樣了。
  鳳翔羽一面閃著召喚獸的千擾,又要防御白羽的攻擊,威力較大的法術也無法使用出來。幾分鐘后,他就已經渾身是傷、狼狽不堪。一旁的御雷,看著鳳翔羽不斷受到傷害,內心痛苦無比,恨不得能替他受苦。
  「只要你自愿離開,我就停止攻擊。」月這句話引來御雷充滿恨意的眼神。
  「如果你殺掉鳳,我就殺了你!」他狠狠地說。
  「殺掉他?」月學半生揚起殘忍的微笑,「沒那么簡單。」說完順手替鳳翔羽補了血。
  看著那嗜血、陌生的笑容,沙利葉有點害怕。「月月有點……恐怖耶。」
  「小月是在替我們做壞人。」半生說道:「以前團里跟別人有什么爭執,都是小月自愿當黑臉。」
  「難怪,我還在奇怪這次當黑臉的怎么是半生大哥?」一劍說道:「原來是你不想月大哥再為我們做壞人。」他這次總算有點神經了。
  半生說道:「這是老大的意思。」
  「只是……」無極注視著揚著嗜血笑意的那人。他知道,要強裝出那副表情是有多困難。「這次又讓他當壞人了。」無極很不甘心。
  在白羽的尖爪撕裂鳳翔羽背部時,御雷終于忍不住出手了。他不顧沙利葉架在他脖子上的利刃,一個飛撲,揚起利爪向月襲來。
  月沒料到御雷會突然出手,稍稍一愣,銀色的爪影便撲到他面前。這一爪要是抓實,先到復活點的恐怕就是月了。
  「鏘!」一聲金石交鳴的響聲,無極的冥月劍杖及時擋住那致命的一爪。
  無極一反手,將御雷打翻在地,御雷還來不及起身,冒著電光的冥月劍杖就已經指著他的眉心。
  無極森然地說:「不準你動他!」表情比剛剛御雷瞪著他們的還要充滿怒意。
  「不準你們傷害鳳!」御雷也回以同樣森冷的語氣。
  「誰要你出手的?」月不悅地說:「多管閑事!」
  月存心激怒無極,希望他能不在這件事上插手。畢竟用這種方式對付一個人,是玩家間的忌諱。
  「如果那只狼人沒出手,我也不會動手的。」無極說道:「可是他攻擊你了,我就不能坐視不管!」說完,還對月溫和地一笑,月存心激怒他的計謀早就被他看穿。
  「而且,小月……」半生也說道:「總不能每次都讓你出鋒頭啊。」
  沙利葉說道:「招人怨恨,這么有趣的事怎么能少了我呢?」她俏皮地眨眨眼。
  一劍也說道:「對啊!每次黑鍋都讓你背,太不夠意思了。」
  「我也想做一次壞人。」煌這么說。
  月正為同伴們的言行而感動,沒注意到召喚獸的時效已經到了。沒有召喚獸的干擾,鳳翔羽順利地射出一道八階符法向月襲來。
  事先察覺到魔法波動的邪火煌,立刻發動吸收傷害的暗系魔法黑洞空間,化解這次的攻擊。
  只是鳳翔羽的這記偷襲,讓現場的氣氛緊繃到一觸即發的狀態。
  半生風云開始喃喃念起輔助系魔法;一劍將長刀收回刀鞘、雙手緊握刀柄、身體向前傾,準備發動他的絕招「驚天一劍」;沙利葉一改平時的活潑好動,沉著臉,將兩把匕首舉在胸前,緊盯著那兩人的舉動,準備發動奇襲;煌也開始詠誦起威力強大的復合性(多重屬性)魔法。
  只有無極沒有展開架式,他護在月的身前,采取防守姿態。
  就算少了無極的魔武技,一劍他們的攻擊就已經很夠看了,更何況,鳳翔羽剛才被月損傷不少血,御雷也為了偷襲月,而被小葉的匕首在背上劃出兩道深深的口子,鮮血正不停地從傷口中流出,他們一定擋不過這一波攻擊。
  在他們的包圍下,兩人肩并肩、相視著,大有同生共死的意味。這一幕,讓月回想起,御雷之前說過「只要跟著鳳就不會不幸」這句話……
  是啊,不管在如何美好的地方,只要沒有那個人在,就不是自己應該存在的地方。然而就算是如何荊棘、坎坷的路途,只要能前往那個人的身邊,就是自己該走的路!
  無論身邊還有誰,他想要的,還是只有一個人;無論在哪里,能得到幸福的地方,只有在他身旁。
  哪怕只是看著背影;哪怕他已有人可以相依……
  原來,這就是御雷不愿離去,鳳翔羽不愿放手的原因。
  月低垂著頭,輕聲地說:「住手……」
  「月?」無極困惑地看著月。
  「住手啊!」
  「小月?」
  「月大哥?」
  中斷咒語的煌、收回攻勢的小葉跟一劍也同樣不解地看著月。
  「小月想說,就算打死他們,也沒有用吧。」半生直視著月。
  月輕輕地點著頭。「所以……住手吧。」
  「可是,任務又該怎么辦?」一劍問道。
  「我不知道。」月依然低著頭,不希望讓別人看見他眼角的晶瑩。
  「怎么了?」無極將雙手搭上月的肩膀。
  「對不起。」這次月用的是公頻,「我對不起你們……」對著團友也對那兩人說道。
  「對不起……」
  「好了好了,我不解這個任務了。」無極心疼地看著這樣的月。
  此刻的月,無助到令他不安。「你不要難過。」無極慌亂不已,除了柔聲安慰,他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他一意孤行地要大家接這個任務,也就不會讓那兩個人痛苦,最后還輸傭兵團掉經驗值。
  「對不起。」除了道歉,月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無極說著:「不是你的錯。」語氣是連自己也難以想象地溫柔。
  「對啊!」小葉雙手插腰、嘟著嘴,「又不是小月的錯。」
  「沒人怪你。」半生也說道。
  就因為沒人會責怪他,所以才更覺得對不起大家……
  好悲哀啊……
  悲哀的是他無法回頭卻又義無反顧的愛情;是他原來是如此地脆弱;是明明不愿意卻又刻意去傷害那兩人……
  直到他眼中再也承受不住更深的悲傷,終于化作淚水,滿溢而出。
  想要藏住的、不愿被人窺見的淚水,被一直凝視著他的無極看見了。
  無極不加思索地伸手擁住月。「沒事了,我們不解這個任務。」
  直到抱在懷里,他才發覺月的體溫、軀體,是如此真實、如此理所當然地存在著。
  他早該緊緊地擁抱著月。
  「沒事了……你別難過。」像哄小孩似地,無極反復低喃著。
  「現在怎么辦?」一劍輕聲地問著半生風云。
  「等等吧。」半生說道。
  一劍說道:「月大哥的心情我可以了解啦!他總是不希望連累到別人。這次他要我們接的這個任務做不好,他大概覺得是自己的錯,所以才會那么難過。」
  「不止吧!」半生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不止?」
  「小月難過的原因啦。」沙利葉心不在焉地說道:「不止這樣。」
  她拼命地將眼前的美好畫面拍照留念。先是人、狼的禁忌之戀,再來是這對難得的親密畫面,她真是大飽眼福啊!
  「那是怎樣?」一劍不解地問道。
  「白癡!」只有煌冷冷地回答他。
  冷靜后,月發覺自己的失態。
  「我沒事了。」他連忙對無極說道:「謝謝。」
  無極沒有反應,依然緊緊地抱著月。他的體溫令他既安心又心慌。
  「無極?」月想無極可以放開他了。
  「抱歉。剛剛走神。」無極說道,表情有些慌亂。
  月趕忙從無極的懷中掙扎而出。
  「讓各位擔心了。」月對眾人說道。將習慣性攏到耳后的發絲撩前,企圖掩飾他泛紅的臉頰跟耳根。
  一劍笑道:「月大哥你的確害我好擔心,要怎么補償我?」
  沙利葉也說:「月月你不要在意啦,我們真的真的沒人怪你唷。」
  半生指著滿身是傷的鳳跟御雷,「現在這兩個人要怎么辦?」
  「真是不好意思。」月對他們說道:「你們走吧。」
  月跟半生幫他們補好血后,退開一條路讓他們過去。鳳跟御雷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兩人的眼中充滿著慶幸跟懷疑。
  「你們真的……不解任務了?」鳳翔羽懷疑地問道。
  半生苦笑道:「怎么樣你們都是無限城的一員,還真的很難下得了手。」
  剛剛笑的最變態的不就是他嗎?
  一劍很瀟灑地說:「反正傭兵等級都降到A了,不差再做壞這一個啦!」其實內心正在淌血——嗚嗚嗚……做壞這回,不知道又要扣多少經驗值了。
  「如果有需要的地方,我們可以幫忙。」鳳翔羽說道:「除了要我放走雷!」說完還俏皮地吐吐舌頭,非常可愛。
  沙利葉沉思道:「我想想啊……」她可不可以要求拍幾張養眼的照片啊!
  「只要你們在往后的守城中,竭盡心力幫助無限城就好。」無極說道。
  鳳翔羽的灰眸浮現感激的神采。「沒問題!城主大人。」他由衷地說:「我跟雷一定會竭盡全力!」
  對他而言,逼得旭之無極不得不接這個任務的逍遙公子,才是他們的首要敵人。
  在前往狼谷的途中,一劍不停地鬼叫著。
  「任務……怎么辦啊——」
  「涼拌!」煌冷冷地說。一路上都在那邊鬼叫,吵死了!
  而半生正在跟剛才不在現場的天各一方說明事情原由。
  「還認為是你的錯?」無極看到月自從出城后就沒有說過半句話,關心地問道。
  「沒有。」月說道:「在想別的事。」視線凝在廣闊的蒼穹。
  鳳跟雷……不被人允許、不被人理解、甚至看不到盡頭的幸福。
  對他們而言,那就是唯一的幸福……
  對月而言也是……
  無極隨著身旁的視線望向遠方,廣闊蒼天、無邊無盡,讓人有種抓不牢、望不穿的茫然感。
  隨著風,幾絲月白的發絲飄到他臉上,發絲的主人伸手收回,攏在耳后,并對他歉然地一笑。
  他看著月用指梳發的動作,內心浮現一股想要為對方梳攏千絲煩惱的沖動。可無極還是忍了下來,強迫自己的目光從那一抹絕美至極的微笑上栘開,轉頭繼續仰望著無垠藍天。
  抓不牢……望不穿……
  自己的心……還有對方的……
  8冰火島
  黃昏時,我們一行人終于趕到了狼岤。
  狼人御風看到只有我們出現,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你們沒把我哥哥帶回來。」御風可愛的小臉垮了下來,小小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一劍無奈聳聳肩。「我們有找到你哥哥,可是他不肯回來。」
  「對不起,御風。我們盡力了!」沙利葉也柔聲安慰道。
  「你們騙我!」御風忽然激動起來,「就是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抓走我哥哥!我絕對不放過你們!」
  說話間,御風逐漸變幻成一頭藍紫色大狼,深紫色的獸眸中還閃現著絲絲紅芒。
  御風長嘯一聲,深具威脅性的獸爪不斷地抓扒著地面。附近的獸群像是受到這嘯聲的召喚,紛紛聚攏過來,對我們齜牙咧嘴低吼著。
  「御風……」我小心地勸著,「你冷靜點……你就算這樣,你哥哥也是不會回來啊!」天哪!我們怎么那么倒霉,直接到傭兵工會取消任務就沒事了,何必多到狼岤跑這一趟。
  「都是……你們這些人類的錯!」御風憤怒地對我們咆哮。
  感受到首領的憤怒,附近的狼群全都馬蚤動起來。
  如果只是這些狼群,還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最糟的是現在是黃昏,太陽一下山,狼群就會變態成狼人,到時候我們幾個就要成為牠們的晚餐了。
  「老大,現在怎么辦啊!」一劍不安地看著包圍我們的狼群。
  無極沒有回答他,反問道:「距離太陽下山還有多久?」
  邪火煌答道:「半個小時左右。」
  「有點勉強,不過無所謂。」無極說道。
  「老大你是想?」一劍問道。
  「殺、出、去!」無極一字一句地說著。
  團長大人發令,團員們豈有不從的道理。半生開始為大家加上輔助性魔法,一方、小葉、一劍抽出武器擺出應戰的姿態;煌全神貫注地凝視著四周,準備在最適當的時機發動魔法,我也拿出陣石、喚出召喚獸。
  無極舉起冥月劍杖,指著御風:「憑你也想阻擋我們!」語氣狂傲至極。
  「狂妄的人類!」御風再次長嘯。
  嘯聲過后,四周的狼群開始對我們發動攻擊。
  沙利葉以極快的速度在狼群中穿梭,所到之處帶出道道猩紅;一劍跟一方兩人一左一右地擺好陣勢,由防高的天各一方擋怪、攻高的一劍天下主攻,身為神圣騎士的一方還會不時施放幾個輔助魔法,兩人默契極佳;無極發動高階的魔武技,手中的冥月劍杖劃出片片藍芒,藍芒所到之處沒有生物可以存活。
  他們四人不遠不近地把我、半生跟煌包圍在中心。
  煌不斷施放著威力強大的大范圍魔法,而在場最忙碌的人就屬我跟半生了。敵人數量太密集,隊友們損血的很快,我們兩個幾乎是唱完一個補血魔法后緊接著下一個,藍水(注十二)當白開水喝。
  這場戰斗雖然緊張又刺激,可是我想我們的心中都有一種感覺,就是……
  「我到底招誰惹誰啊!」一劍抱怨道,說出眾人的心聲。
  「誰知道?」最狀況外的就是一方了,之前圍攻鳳時他又不在場。
  「你到底為什么要攻擊我們?」沙利葉也忍不住問道。
  御風說道:「因為你們沒把我哥哥帶回來。」
  「是你哥哥自己不肯回來!」沙利葉嘟著小嘴,「又不是我們的錯。」
  「你們明明找到他了,為什么不把他帶回來?」
  「你哥哥要待在鳳身邊。」一劍沒好氣地說:「我也沒辦法。」
  要不是半生忙著念咒語,應該會說出更毒辣的話頂回去。
  「他不可以跟人類在一起。」御風低垂著頭,難過地說:「不可以啊……」
  「這不是你能決定的吧!」剛念完一段咒語后,我說道,「那是雷的自由。」
  「可是……他跟人類在一起會不幸的。」御風依然重復著一開始所說的話。
  「就算會不幸,……」我對他轉述雷的話,「不,只要跟著鳳,就是御雷的幸福。」
  「不管別人認為這是多么艱苦的事,只要自己覺得『這就是幸福』就夠了,不是嗎?」我微笑著,真誠地看著御風。「所以你不用擔心你哥哥,他過得很好。他說他很幸福……」
  我閃過一只飛撲而來的灰狼,接著說道:「你不就是……希望他幸福嗎?」
  「是這樣嗎……只要哥哥幸福就夠了……」
  御風像是在對我說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我是……真的這么希望的沒錯……可是……可是……」
  御風喃喃低語著,「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嘛!」
  然后,他就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嗚嗚……我好不甘心啊!」
  御風這一哭,狼群們全都停下了攻擊,轉身磨蹭著御風,低鳴著安慰他。
  「哥哥走了,以后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啦!」御風哭得好不傷心。
  「誰說的?」沙利葉指著狼群,說道:「你還有這些狼陪你啊!」
  雖然她現在恨透這些該死的狼了,「而且就算沒有在一起,他依然是你的哥哥。你又不是再也見不到他。」
  「是嗎?」御風看著我,問道:「不是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還可以見得到哥哥?」
  「哥哥不會不幸,他會過得很好?」他的語氣越來越激動。
  害怕孤單……所以緊抓著,不讓他唯一的親人離去。
  拼命、拼命的……用盡一切辦法……
  這種心情,我能夠體會。
  我大力的點頭,真誠地說道:「是的,狼群們都會陪著你,你不會一個人,御雷會過得很幸福,而你,也還能再見到他。」
  御風瞬間化作人形,燦爛地笑著。
  「那就好。」
  系統提示!任務完成,請回傭兵工會領取獎勵。
  「……」無言。
  這是什么詭異的任務啊!莫名其妙地打了一場架,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完成任務。大家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
  「呵呵呵……」半生干笑,「不管怎樣,任務完成了,這樣不好嗎?」
  一點也不好!我再也不要接這種由BOSS發布的任務了(怒)!
  「我現在好想見到哥哥喔!」御風說道:「如果他能來見我就好。」
  沙利葉微笑道:「?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vywjpr.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